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47章 我从来只喜欢简单粗暴…
    既然爹地非要他跟君家联姻,那么吃了君梦云只是早晚的问题,他不介意今晚就付诸行动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飞驰,很快来到慕容怀自己住的别墅前。

    慕容怀停下车,帮君梦云打开车门,优雅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云儿,欢迎来我死人空间参观。”

    说着,慕容怀又帅气笑了下,嗯,确切地说,应该是欢迎你来未来的家坐坐。”

    君梦云娇羞的从车里下来,看着眼前的别墅,有些摸不准慕容怀的心思。

    难道,他是想带自己过来同居?

    虽说两人是久别后的第一面,君梦云却并没有反对,反而欣然而望。

    毕竟迷恋美好皮相的不独独是男人的专利,女人反而更甚。

    君梦云虽然心里这么想着,慧黠的眼睛却笑着看向慕容怀,“怀哥哥,这么晚跟你回别墅,是不是有些不太好?”

    哪怕君梦云心里有些期待慕容怀对自己做些什么,但是表面上,她依旧维持着该有的矜持。

    毕竟两人还没有正式订婚,她不想让慕容怀以为自己是个肤浅的女孩。

    慕容怀朗声笑了起来,英俊的笑容人畜无害,“哈哈哈,云儿怎么这样说?这是我的家,也是你未来的家,怎么会有不妥呢?走吧,随便坐坐。”

    说着,慕容怀就拽起君梦云的手,大步朝别墅内走进去。

    混迹风月多年的慕容怀知道,当一个女人不拒绝时,男欢女爱的事就已经成了大半。剩下的,只是水到渠成的借口罢了。

    果然,君梦云并没有反对,任由慕容怀拉着自己,跟着走进别墅内。

    慕容怀嘴角的笑容更浓,领着君梦云坐在别墅前的凉亭内,帅气打了个响指,“月色这么好,又有佳人在侧,怎么能少得了美酒呢?我去拿酒。”

    “别,怀哥哥,我酒量很浅的,一喝就醉。”君梦云连忙阻止。

    其实她酒量还好,但是想着初跟慕容怀单独相处,还是矜持些更好,毕竟男人都喜欢宜家宜室的依人小鸟。

    “只是红酒而已,喝不醉的。”慕容怀说完,就迈开长腿走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君梦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无声轻叹了声,这个男人,就连背影都那么的完美呢。

    很快,慕容怀拿了两瓶红酒过来,手里拎着两只高脚水晶杯。

    他倒好酒端给君梦云一杯,“来,为我们的久别重逢,干杯。”

    君梦云浅笑着点头,然后稍微抿了口,醇香的甘霖瞬间滋润心田,令她脸上挂满了笑。

    两人又喝了几杯,气氛变得越来越融洽,慕容怀直接朝凉亭旁的露天泳池走去。

    “看来真的是老了,这才几杯酒而已,就有点上头,我去凉快下!”说着,慕容怀就脱下衣服,直接跳了进了露天泳池。

    君梦云坐在凉亭里,看着在泳池里肆意游泳的男人,眼里的赞赏更浓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果然像她想的那样,有着完美健硕的躯体,每一处线条都是如此完美,勾勒出宛如古希腊雕像般雄伟的轮廓,令人神往不已。

    慕容怀肆意在池水中游弋着,每一次挥动手臂都彰显着爆发力,尤其是仰游时那随着呼吸收缩的连排腹肌,更是看得君梦云心头小鹿乱撞。

    她从未像此刻这么深刻体验过,男、色原来是这么诱人的词汇。

    慕容怀在水中游得尽兴,半个小时后就踩着台阶走了上来,古铜色的肌肤上满是滚动的水珠,看得君梦云无意识跟着吞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她很快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,连忙拎起一旁备着的浴巾,递到慕容怀手里,“怀哥哥,小心着凉。”

    风月老手的慕容怀顺势握住君梦云的手,左手挑起她的下巴,“云儿,怎么脸红成这样?难道是因为我们十年没见,你在害羞?”

    君梦云局促的别开视线,根本不敢跟这样的慕容怀对视。

    他的眼眸漆黑深邃,宛如黑洞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,君梦云生怕自己会掉进去。

    慕容怀笑得更加肆意,一把将君梦云拽入自己怀里,“哈哈,果然云儿是害羞了呢。傻丫头,我们下个月就要订婚了,满不满意你刚才看到的?嗯?”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身材格外自信,就不信刚才那幕游水没有撩动眼前的君梦云。

    毫无准备的君梦云心狂跳不已,尤其是慕容怀那尽在咫尺的胸膛,令她几乎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她磕磕巴巴试图转移话题,“怀哥哥,如果……如果你决定订婚太仓促,我们可以往后缓一缓……或者……或者取消订婚……”

    “取消订婚?”慕容怀贴近脸色潮、红的君梦云,手指摩挲着她嫩滑的脸颊,“不不不,我对你很满意,是不会取消订婚的。今晚你就可以留下,成为我慕容怀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慕容怀直接将君梦云打横抱起,几步来到泳池旁的躺椅上,把她放了上去。

    君梦云瞬间紧张起来,“怀哥哥,我们这样……这样是不是太快了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怀笑得邪气,扯开围在腰间的浴巾欺身而上,大手用力撕开君梦云身上的衣裙,“快?还可以更快些!”

    君梦云被慕容怀突然变得冰冷的眼神惊惧不已,试图想要推开压在身上的慕容怀,“不,我们不可以这样,怀哥哥,你不能这样对我!”

    她的反抗令慕容怀耗光了最后一丝耐心,他不再伪装温柔,大手狠狠掐住君梦云的下巴,邪气凶狠道,“君梦云,你装什么装?肯跟我半夜回来不就是想让我干—你的么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这样的,怀哥哥,你误会了……”君梦云吓得精致的小脸都白了,“我只是……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希望我温柔些对吧?”慕容怀笑得阴森,帅气的脸上蒙着层嗜血的残忍,“呵呵,可惜我做这种事,从来都喜欢简单粗暴!”

    说完,慕容怀冷哼着,三两下就将身下的君梦云给扒了个精、光。

    夜晚的微风有些凉意,君梦云从没有像此刻这么狼狈过。

    她从来都是优雅端庄的,如今却毫无遮拦被自己心意的男人这么粗暴对待,简直像跌入了地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