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这种民间传言,达尔贝要求手下不要去理会和谈论,因为堵民之口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。

    宝藏的存在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,官方越是跳出来阻止,就会有更多的人去试着寻找。

    真正能令谣言不攻自破的,是百分百的漠视。

    等那些野心勃勃想要暴富的人失败后,流言才会慢慢停止。

    果然,神女峰有宝藏的事情渐渐平息了许多,半个月后,已经基本听不到有寻宝人失踪或死去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达尔贝依旧和陆卉儿过着平静的生活,小平顺则是对那颗拿回来的紫水晶格外喜爱,每晚都要搂着睡觉。

    这天,达尔贝像往常一样陪着陆卉儿在湖边漫步,远远就看到小平顺蹦跳着过来。

    “妈咪,妈咪!你看我捡到什么好玩的!”平顺高声喊着陆卉儿,想要给她看自己手里攥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然而他站在湖面边,想要过来必须绕过宽广的湖面。

    陆卉儿连忙冲平顺招手,“不着急,慢慢跑过来,妈咪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平顺心急想让陆卉儿看自己手里的东西,索性顿足拔地而起,“没事,妈咪,我可以跳过去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小小的身形就猛地蹿起来,跳跃着想从湖面跃过来。

    这下可把陆卉儿给吓坏了,连忙看向身旁的达尔贝,“湖面有几十米宽,平顺有危险!”

    达尔贝也着急起来,这么宽的湖面别说是平顺,就连他自己也不见得能跳过来。

    他立即跟着拔地而起,朝着平顺的小身影扑去。

    而事实也像达尔贝担心的那样,平顺虽然跳得又高又远,但是张力明显不足,刚跃过湖中心不远身形就朝下坠去。

    好在达尔贝来的及时,稳稳接住平顺,抱着他拧身跳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一幕快如电光火石,看得站在湖边的陆卉儿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她连忙过来上下检查小平顺,生怕他受伤或惊吓到,“平顺,要不要紧?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妈咪!”平顺笑得给格外开心,从达尔贝手臂里滑下来,摊开小手给陆卉儿看,“妈咪,你看,我发现一只不会飞的小鸟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低头看去,只见小平顺柔、软的掌心里,躺着只黄嘴绿色羽毛的小鸟,小小的站都站不稳。

    “啊,这肯定是刚学飞不久,你从哪儿捡到的?”陆卉儿温柔问着。

    平顺指了下湖那边,“妈咪,就在那颗开满木棉花的大树下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陆卉儿握着平顺的手朝大叔走去,边走边轻声叮嘱着,“以后不要再这么莽撞了,幸好有你爹地在,不然你可真就掉进湖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妈咪,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母子俩低声说着走远,达尔贝的脸色却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他看着平顺的身形,眉头缓缓皱了起来,心头笼上层淡淡的阴云。

    平顺虽然年龄小,一向都十分懂事稳重,最近却变得有些冒冒失失,急躁的不行。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好苗头,达尔贝认为自己改天应该给平顺好好聊聊,问下他最近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达尔贝十分开明,从来不因为平顺是小孩子就颐指气使,而是给他足够的尊重和平等,聊天也是格外平等,完全哥们似得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一家三口吃过晚饭,在皇宫内随意漫步。

    达尔贝单手放在平顺肩头,轻声问道,“平顺,最近看你有些心浮气躁,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”平顺轻轻摇头,仰头看向达尔贝,“爹地,你也觉得我心浮气躁?”

    “嗯,是不是你自己也有这种感觉呢?”达尔贝轻声问道,看向平顺的目光里全是鼓励。

    平顺想了下,缓缓点头,“是的,爹地,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总觉得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,用不完的精力,闲着一会儿就浑身不舒服,想要嘶吼大叫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我让医官给你看看,可能是因为你正在快速成长,不要太过担心。”达尔贝安抚了两句,眼眸投向幽深的夜色,心情却有些阴郁。

    因为平顺的这种感觉,他之前也曾有过。现在他之所以没说出来,是生怕陆卉儿会担心。

    达尔贝的猜测是对的,因为哪怕他还没多说什么,陆卉儿已经神情紧张蹲在了平顺跟前,连声问着,“平顺,你告诉妈咪,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?”

    平顺摇摇头,“没有,妈咪,我很好啊,觉得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。“

    陆卉儿却并没有放松下来,神情反而更加紧张起来,“你确定没有别的不舒服的地方?”

    她一连问了好几遍,都被平顺摇头否认了。

    陆卉儿苍白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,转身看向达尔贝,语气仍是带着几分担心,“老公,我有些担心平顺,怕他……”

    剩下的话陆卉儿没再继续说,达尔贝心里却知道的清楚,陆卉儿这是怕平顺变得像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他单手将她拥入怀里,低声安抚道,“不用担心,平顺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一切都有他在,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,他都不会让平顺重蹈自己的覆辙。

    夜色依旧朦胧,陆卉儿的情绪再也高涨不起来,整个人郁郁寡欢,直到睡觉时仍不由地轻叹了几声。

    达尔贝知道她是在担心平顺,搂着她轻声安抚了好久,才哄得陆卉儿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听着枕边人均匀的呼吸声,达尔贝在夜色中凝视着她完美的睡颜,愈发坚定要保护他们母子的决心。

    这辈子他达尔贝注定是为他们母子而活,无论未来遇到什么,他都绝对会牢牢把他们护在身后,不允许任何人伤害!

    次日一大早,达尔贝还没走到议政殿,就听到大臣们在交头接耳,声音大的像吵架似得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说了么?那个铁一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也听人说了,听说他好像发迹了,身后还带着四名保镖,整个人看上去也跟以前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真的找到了宝藏?听说他上次可是去找宝藏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只听说他整个人变得冷漠阴沉,一双眼睛简直就像死人般冰冷,令人望而生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