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尔贝站在门口听得清楚,皱眉走进去,“刚才你们在说铁一?他居然还敢出现?”

    之前铁一掳走了陆卉儿,所以当达尔贝看到他被毒蛇咬伤时,才气恼地不愿意救他,任由他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后来达尔贝带着陆卉儿重走那条小溪时,知道铁一不见,也没放在心上,觉得经过这次的教训,铁一大概再也不敢抛头露面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可恶的家伙,居然还敢大摇大摆的回来!

    看着达尔贝瞬间冷凝的脸色,大臣们都识趣地闭嘴不敢多说,“国王,小臣也不清楚,是听手下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小臣也是听下人说的,好像确实是铁一出现,而且他现在的样子变得有些吓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用再提起铁一,你们还是说下今天有没有别的事要上奏的。”达尔贝挥手制止了大臣们的议论。

    他并不想听到有关铁一的消息,如果铁一不作死就罢了,要是再敢打陆卉儿的主意,他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!

    大臣们立即遵从达尔贝的旨意,不敢再议论铁一,认真上奏着各地需要处理的事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负责看守宫门的侍卫匆忙跑进来,人还没跪倒就连声说道,“国……国王,铁一……铁一他来了!”

    达尔贝眉头皱起,不悦叱责道,“他来有什么可怕的,至于慌张成这样!”

    侍卫脸上身上都满是累出的汗,气喘吁吁道,“不是……国王……铁一他……反正你看到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达尔贝重重拍了下手边的椅子扶手,“他就算变成魔鬼,你们是皇家的守卫,也不能惧怕成这样!”

    说着,达尔贝就迈开长腿朝宫门走去,“可恶,我倒要看看,他有什么本事!”

    达尔贝虎步生风走在前面,后面跟着一众官员,还有那名明显被吓破胆的侍卫。

    他们很快走到皇宫正门口,达尔贝目力极好,远远就看到铁一黑沉着脸遥遥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在铁一身后,站着四名彪形大汉,一看就是那种无脑的打手,身上的肌肉就像铁疙瘩似得拧着。

    达尔贝隔着老远,就高高皱起眉头,因为即便隔那么远,他还是嗅到了铁一身上那种死气沉沉的味道。

    没等他仔细确认,铁一已经狂傲的冲达尔贝冷哼起来,“哼,尊敬的国王,铁一今天过来时专门请求的,请你让我父亲和妹妹回国。”

    虽然铁一话里带着请字,可是他的语气却半点都不带尊敬,脸上的笑容更是带着满满的讥讽。

    眼前的铁一简直跟以前的他有着天壤之别,浑身上下都透着刻薄的尖酸,没有半点温文尔雅,再不是当年那个翩然有礼的少年。

    更确切点说,如今的铁一就像换了个人似得,从头到尾都透着邪恶和阴冷,宛如披着人皮的恶魔。

    面对邪气满满的铁一,达尔贝丝毫没有退让,而是怒目而视叱责道,“这不可能,根本办不到!”

    “国王,我父亲和妹妹已经被驱逐出境那么久,现在是时候让他们回来了。”铁一目光变得阴狠起来,“我诚心实意过来找你商量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威胁我?”达尔贝凛然瞪视着铁一,不怒自威,“你觉得自己有实力对我构成威胁?”

    这句话达尔贝说得格外轻蔑,就是想探探铁一的底,看他到底有什么依仗居然变得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没有实力?!达尔贝,你以为我还像以前那样没用吗!”

    铁一果然被激怒,猛然抬手,一道看不见的气流居然像旋风似得,居然直接将正门的殿顶给掀了起来。

    达尔贝怎么都没想到铁一居然有这样的本事,很是吃惊:这个铁一肯定是入魔了,他现在这样的癫狂模样,跟自己当时真的有点像!

    不过眼下明显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,达尔贝顿足拔地而起,冲着铁一就冲了过来,“住手!”

    他的手像铁钳子般牢牢攥住那股无形的气流,居然硬生生令它僵在原地,原本被掀起半米高的宫殿顶重新跌落回去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,快到周围的那些大臣们甚至都毫无觉察,只看到达尔贝和铁一两人虎视眈眈对峙着,根本看不到那股透明到无形的气流对抗。

    铁一面庞有些扭曲,原本的黑眸泛起了红褐色,语气冰冷阴森,“达尔贝,不要挑战我的底线!”

    “是你来挑战我的底线!”达尔贝正色瞪视着铁一,“铁一,不要自取灭亡!”

    这句话达尔贝并不是在威胁铁一,而是切切实实准备这么做!

    面对杀机四起的达尔贝,铁一却伸出手指,用泛紫的指甲尖指向达尔贝,“是你自取灭亡才对!”

    “痴心妄想!”达尔贝冷哼嗤笑,“你确定自己真有这个能力?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哈!”铁一仰头狂笑起来,狰狞的面容犹如嗜血恶魔,撂下两句话转身离开,“有没有这个能力,你完全可以拭目以待!”

    看着铁一远去的背影,达尔贝的眉头越皱越高,心中警铃大作。

    如今的铁一明显疯魔,身上那种邪气堪比之前的古德公爵,难道……

    达尔贝立即摇头甩开心头的猜测,转身看向身后站着的查玛,沉声叮嘱道,“查玛,你仔细去查查铁一,看他这段时间究竟都遇到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查玛应声点头,大步朝着铁一离去的方向跟去。

    洛克两步来到达尔贝跟前,认真说道,“国王,请允许小臣一同协助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嗯,准了。”达尔贝轻轻点头,“查玛有些冲动易怒,有你的协助一定可以圆满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得到许可的洛克弯腰拜别达尔贝,快步朝着查玛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查玛步子迈得飞快,洛克走了很长一段才终于追上,有些微喘道,“喂,国王让我协助你一起调查!”

    听到洛克的声音,查玛驻步回头,恶狠狠瞪了洛克一眼,“那是国王的意思,我不需要!”

    “不,你需要。”洛克丝毫不在意查玛恶劣的态度,信步走到他面前,“这是国王的执意,我必须执行,你不能拒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