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51章 相爱厮杀…

    查玛再次狠瞪了洛克一眼,转身继续大步向前。

    洛克没趣地摸了下鼻子,嘴角扬起抹自嘲的笑,知道自己惹恼了查玛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洛克控制不住硬上了查玛后,醒来两人就狠狠打了一场。

    最后的结局自然是两败俱伤,查玛最近见到洛克更是没什么好奇,每次视线对撞都会狠狠瞪洛克一眼。

    如果眼神能夹带刀子的话,洛克相信自己已经被查玛给刺得千疮百孔了。

    洛克对这样的局面十分不满,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在自己身上,认为是自己没把查玛给睡服的缘故。

    他有尝试去缓和下和查玛的关系,却总是被查玛拒之于千里之外,懊恼了许多天。

    这次看到查玛被达尔贝派去调查铁一,洛克立即聪明的自请任务,说什么都要跟查玛捆绑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就不信了,凭着自己的手段,掰不弯查玛那头倔驴!

    查玛虎步生风走得飞快,恨不得下一秒就甩开身后的洛克。

    然而他速度飙起,洛克也不落人后,始终跟查玛保持着半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查玛对此十分不满,总觉得洛克的呼吸喷在了自己的脖颈上,令他浑身不舒服,后背悄然沁出一串冷汗。

    然而不管他如何卖力前行,都无法甩掉洛克这个可恶的家伙,甚至还被他越逼越近!

    “你在怕我?”洛克一个健步越过查玛,直接拦住他的步伐,狐狸眼灼灼闪光。

    查玛皱眉瞪着洛克,“你想多了,让开!”

    “不让,除非你肯正眼看我。”洛克笑得像只狐狸,“我们都已经有了关系,你想否认都否认不掉的。我承认那晚有点粗暴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洛克的话还没说完,查玛已经气恼的挥拳砸向他的脸,“滚!”

    查玛的拳风格外凌厉,洛克连忙偏头避过,“想打架我随时奉陪,就是别打脸!”

    原本这些天查玛就蓄着火气,这会儿洛克又不怕死缠过来,本来脾气就暴躁的查玛忍无可忍,狠狠朝洛克攻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在僻静的街道上缠斗起来,甚至都忘了继续追踪铁一。

    查玛的眼睛气得通红,狠不得一拳将可恶的洛克砸得远远的。尤其是洛克脸上的笑容,在他看来更是格外的刺眼!

    他是个征战沙场几年的将军,保卫着P国子民不让其他国家侵害,手下强将良兵无数,根本想不到有一天会被人压在身下肆意凌、辱!

    这对查玛来说,简直是奇耻大辱,比杀了他还要严重!

    而且令查玛无法忍受的是,自己居然,居然……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查玛心神大乱,挥出去的拳脚已经乱了章法,冲洛克大吼道,“我警告你,离我远一点,不然那我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洛克看出查玛眼里的狼狈,知道自己可能把他逼得太紧,后退半步撤出查玛的拳脚范围,朗声说道,“我真的是情不自禁,如果你认为无法接受,我会尽量克制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赶紧滚,滚得越远越好,不要在我眼前出现!”查玛气恼丢下这句话,转身就走,看都不多看洛克一眼。

    洛克伸手弹了下身上的灰尘,苦笑着摇头跟上。

    不管男女,在情爱这件事上,先动心的那个总是相对吃亏的。

    洛克耸肩轻笑了下,无所谓,只要最后能得偿所愿,这个亏他愿意吃。

    眼下查玛排斥自己排斥的厉害,洛克决定暂时不逼迫那么紧,多少给查玛些适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耐性向来有限,尤其之前又尝到了心头挚爱的甜美滋味,洛克并不确定自己的耐性能维持多久。

    他也懒得去想这个,巴巴跟着查玛继续往前走,心里寻思能坚持一天算一天,实在坚持不下去,大不了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查玛大步流星走得飞快,洛克始终紧随其后,令查玛心头恼火不已。

    这个讨厌的家伙像跗骨之蛆般赶不走,查玛索性当洛克不存在,专心追踪铁一,尽快完成达尔贝交代的任务。

    武艺高强的查玛果然有两把刷子,很快追踪到了铁一的行迹,发现他居然住在一栋民宅内。

    这处民宅地处偏僻,不过却很是气派,青砖蓝瓦很是气派,明显是新建不久,门外还挂着两个大红灯笼,正随风摇曳。

    查玛听到院子里人声鼎沸,看了眼天色,决定等晚上再溜进去打探情况。

    洛克如影随形跟着查玛后面,已经猜出了他心中的打算,“既然你想等天黑再进去打探,现在应该去吃点东西填饱肚子。”

    查玛根本懒得理会洛克,甚至连眼神都不愿意多给他一个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绕了两道街,随意找了家小店坐下,洛克已经跟过来坐在对面,“老板,半只白切鸡要辣,再来一碟醋。另外拿手的下酒小菜弄两道。”

    等洛克话音落下,查玛已经不爽地瞪了过来,“店里桌子很多,不要坐在我对面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桌上都有人,我不愿意跟别人对坐,只想跟你将就。”洛克说得格外欠揍,单手托着下巴凑近查玛,“怕什么,大庭广众的,我又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。”

    查玛又气又恼,想发作又觉得自己这样容易被激怒像个女人,狠狠吸了口气低头看向桌面,决定不再理会洛克半句。

    不过他心里有些奇怪,不明白洛克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的喜好的,整个P国大概只有他自己喜欢吃白切鸡蘸醋吧!

    饭店老板很快端来半分白切鸡,捎带着两份小菜和醋也送了上来。

    查玛埋头只顾着扒饭,全程当洛克是空气,根本就不存在。

    洛克也不觉得没趣,反而悠闲晃起二郎腿,脸上始终带着喜滋滋的笑。

    查玛三两下扒光眼前的饭,站起来就走。洛克也不着急,给钱跟上,简直默契到不行。

    身后跟了这么个笑嘻嘻的家伙,查玛心里堵得不行,如果不是明知打不过,他真的会毫不犹豫敲昏洛克。

    夜色一点点暗下来,查玛瞅准时机,快步冲着墙壁跑过来,一个纵身就蹿了上去。

    等他站稳,发现洛克早已经悠然站在前方不远等着,查玛翻了个白眼,猫腰走向房顶,小心揭开几片砖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