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54章 达尔贝:必要时杀了铁一…
    第2054章 达尔贝:必要时杀了铁一…

    医官无奈抬头,“将军,我刚才正在察看伤口,没有功夫放屁。书记官洛克的肋骨被震断了五根,能撑着一口气回到这儿,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。再晚来一会儿,他很可能就会没命。”

    “少给我废话,你就告诉我,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!”查玛担心的不行,恨不得冲过去揪住医官的衣领来回晃。

    医官不紧不慢帮洛克擦拭着后背,那里有道青紫的手掌印,“这是内伤,反而没有外伤容易恢复。具体他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,就得看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你是医生,不知道病人什么时候醒,居然告诉我要看造化!”查玛这次真的被气到火大,迈步走到医官面前,拳头攥得咯吱作响。

    医官却仍旧一副淡然的神态,“将军,我的专长是治病救人,不是胡乱放屁,请尊重我的职业。还有,你这样的态度很影响我发挥精湛的医术,所以,请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查玛被怼的咬牙切齿,拳头扬起到医官头上,又气恼地收了回去,狠狠砸在身后的墙壁上。

    随着“咔嚓”一声,实木隔墙立即被查玛的重拳砸了个窟窿。

    医院眼神波澜不惊,继续忙碌为洛克诊治着,嘴里却毒舌道,“这道隔墙是宫里的财产,等下大将军不要忘了修补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查玛气得快要背过气,达尔贝连忙将他拽了出去,宽声安抚起来,“你不要太担心,医官神情轻松还有空调侃你,证明洛克问题并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到现在还没醒过来。”查玛还有些担心,“我背着他跑回来喊了一路,他都醒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被拍断几根肋骨,你也醒不过来。”达尔贝反而放宽了心,因为他了解医官,如果洛克病情严重,医官根本没有心情去调侃查玛。

    听到达尔贝这么说,查玛担忧的心终于放缓了些,“嗯,那我在这里守着,看他什么时候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轻轻点头,“也好,你担心他就证明你终于能正式你们俩之间的事,这是个好苗头。”

    查玛立即像被炸了尾巴的猫似得跳起来,“什么乱七八糟的!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,洛克受伤是因为替了挡了一掌,我是因为内疚才担心他,才不是因为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因为什么,你能担心他就是个好苗头。”达尔贝笑着看着神情格外紧张的查玛,缓缓道,“有时间静下来好好想想,不要被世俗所拘束,影响了你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又询问了洛克受伤的细节,这才转身准备离开,“洛克暂时没什么事,这里就交给你了,我跟卉儿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我……”查玛极力想要辩解些什么,可是张开嘴脑海里却一片空白,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达尔贝带着惊魂未定的陆卉儿离开,医官帮仍在昏迷着的洛克处理好伤口,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医馆里很快静悄悄的,只剩下垂头不语的查玛和躺在床上的洛克。

    夜色渐渐浓重,查玛坐在远处看向人事不省的洛克,无声叹了口气,心头沉甸甸的,脑海里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查玛留在医馆内照顾洛克,达尔贝拥着陆卉儿朝他们住着的宫殿走去。

    路上两人都因为洛克的伤势沉默不语,良久陆卉儿才轻声问道,“洛克他是被铁一给打伤的,对吗?”

    虽然陆卉儿并没有听到达尔贝和查玛的对话,但是她却已经从达尔贝的脸色中猜出了大概。

    “是的,”达尔贝将查玛晚上的遭遇跟陆卉儿复述了遍,低声道,“铁一已经找到了宝藏,至于他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厉害,我想是因为他在里面待得太久,瘴气入体,才会变得那么凶残狠戾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的眉头紧锁着,想到白天里铁一几乎将宫殿顶给掀起来的事,觉得十分头疼,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铁一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个嗜杀的人,可是铁一的出现却令达尔贝格外心神不宁,总觉得还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想好了,干脆杀了铁一,以绝后患。”达尔贝认真说道,眉宇间已经蓄满了杀机,“这样我就不用担心他突然使出什么可恶的手段,会伤害到你和平顺了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却不支持达尔贝的做法,善良的她不想伤害任何人的性命,柔声跟达尔贝商量着,“达尔贝,不要这样。铁一并不是那么十恶不赦,他只是思想过于偏激。就算他真的变成怪物,我也有自信可以让他恢复到正常的。我的专业就是这个啊,你相信我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达尔贝毫不犹豫拒绝,“我是绝对不允许你再去涉险的,铁一留不得,必须得杀!”

    “达尔贝,你听我说,铁一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偏激?是因为你放逐了他的父亲和妹妹。”陆卉儿努力在脑海里搜刮着想要救铁一的说辞,“之前的事确实是铁鸢的错,但是铁一毕竟跟他们是一家人,所以才会处处跟你作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们咎由自取!”达尔贝斩钉截铁道,“所有胆敢伤害你的,我都绝对不会放过!”

    “如果,如果你现在杀了他,整个P国会不会觉得你残暴不仁呢?”

    陆卉儿知道达尔贝是铁了心想杀铁一,只好尽力劝着,“你看,铁木毕竟是跟了你父王多年的,最后因为犯错被驱逐。如果儿子再被杀,是不是有点太凄惨了?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他们自找的。”达尔贝根本没动摇想杀了铁一的念头,拥着陆卉儿轻声道,“卉儿,我知道你心底善良。但是对敌人善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。他们不值得你仁慈,这个话题就此打住,铁一不能再留了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还想劝几句,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达尔贝直接打断了她的话,“没有可是,卉儿,我必须要把所有的罪恶扼杀在萌芽中,才能确保你和平顺的安全。哪怕这样会冒天下之大不韪,我也在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见达尔贝执意如此,陆卉儿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,深深叹了口气,“我只是觉得杀戮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,如果我见到铁一,会劝他离开这里,再也不要回来。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