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56章 平顺失手杀了铁一…

    “就在皇宫外东南方向,大概十多里的僻静处,那座宅院高大巍峨,明显是刚盖成不久的,门外还有两个大红灯笼。”查玛立即迎过来,不解问道,“国王,这么晚了,你怎么想到要问铁一的住处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劫走了平顺,”达尔贝眼里的杀机几乎要溢出来,“这个铁一,绝对不能再留!”

    查玛听到吓了一跳,没想到铁一居然这么嚣张,敢深夜闯到皇宫拐走小王子,简直太猖狂!

    “国王,我跟你一起去!”查玛自动请缨,想要跟达尔贝一起抓住无法无天的铁一。

    达尔贝却断然拒绝,“不用,你不是他的对手,去了反而会添乱。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留下来照顾好洛克,还有整个皇宫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并不是为了安抚查玛才这么说,他是切切实实担心自己贸然离开皇宫,会被铁一派人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查玛显然也想到了这点,立即点头答应下来,“放心吧国王,只有我查玛还有一口气在,就绝对不会让人来皇宫里捣乱!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其它都不重要,你一定要保护好王后的安危!”达尔贝这才算彻底放心下来,再次跃起消失在幽森的夜色中,朝着铁一藏身的地方追去。

    话说这边铁一将平顺打昏带走,果然回到了那处新建不久的宅院里。

    他直接将平顺放在院内的石桌上,转身走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冰冷的桌面将平顺从昏迷中冻醒,他有些困惑地睁开眼睛,立即发现眼前的环境根本就不熟悉。

    眼前分明是刚建好不久的民宅,周围的空气中飘着淡淡的山茶香,而身下躺着的,则是粗糙简陋的石桌。

    平顺瞬间明白过来,眼前这里并不是皇宫,看来他已经被铁一给带了出来!

    年幼的平顺并没有慌乱,而是继续侧卧在石桌上,用耳朵聆听着周围的动静。

    很快,他身后就传来不紧不慢地脚步声,正准备朝石桌靠过来。

    平顺一个鲤鱼打挺,猛地从石桌上跃起,稳稳落在地上,义正言辞看着来人,“铁一!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?!”

    快要走到石桌旁的铁一明显吓了一跳,手里握着的刀“当啷”掉落在地,结结巴巴道,“你……你醒了?”

    “你想杀我?”平顺看着掉落在地上的那把刀,眼睛顺便变得血红起来,戾气满满朝铁一逼近,“枉我之前还把你当成良师益友,现在你居然想杀我?简直是丧心病狂!”

    平顺的年纪小,个子直到铁一的腰间,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掷地有声,尤其是那不怒自威的气势,更是令铁一接连后退了两步,“你……你给我站在那儿!不许动!”

    “你拿着刀子想要夺我性命,还要让我站好被你斩杀么?”平顺最近戾气满满,如今被曾经敬重的师傅劫持出来,还差点被持刀屠戮,令平顺变得更加狂躁起来。

    他愤怒朝着铁一逼近,眼神变得凶狠起来,就连走路的动作都变得格外有攻击性。

    铁一被盯视的毛骨悚然,弯腰捡起地上掉落的匕首,咬牙朝平顺刺过来,“去死!”

    本来平顺就满身戾气,这会儿看到铁一朝自己刺来,恼怒的不去躲开反而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匕首在夜色中泛着凛然的森寒,平顺灵巧闪过锋刃,右手握住铁一的手腕,轻松桎梏住他的攻势,“想要杀我?你还没有那个本事!”

    年幼的平顺傲然低吼了声,劈手夺过铁一手里的匕首,直接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被他捏住手腕的铁一,咬牙切齿都没能摆脱平顺的掌控,仗着身高抬起右腿,打算一个鞭腿砸昏平顺。

    铁一的腿凌厉抬起,重重砸下,被年幼的平顺单掌扛住,然后用力往外一推。

    这记狠推平顺用足了力气,硬是把身形壮硕的铁一给推得飞了出去,直接撞在了身后不远的大树上。

    “嚓!”

    铁一被钉在树上,双眼猛然一睁,浑身抽搐了几下,无力垂下了头,嘴角渗出鲜血来。

    平顺还没从震怒中回过神,就看到铁一居然挂在树上不动了,奇怪地走了过去,“你这又是什么骗人的把戏?别演了,我们好好打一场!”

    然而铁一并没有回应平顺,头和手臂都无力下垂着,看上去毫无生机。

    平顺还没仔细看清楚,就听到身后传来快速移动造成的破空声,他连忙转过身,回头正对上达尔贝担心的目光,“宝贝,你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刚才的平顺完全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变得狂躁,这会儿看到达尔贝的出现,有了靠山的他立即长长松了口气,拍着胸口连呼庆幸,“没有,爹地,我把他打伤了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没听懂平顺话里的意思,眼眸四下警惕着,很快看到被挂在树上的铁一。

    “平顺,他这是?”达尔贝愣了两秒,轻声问向平顺。

    “铁一刚才要杀我,被我推了出去。”平顺说着一脸的庆幸,“爹地,我最近好像真的变得戾气满满。刚才真想夺过铁一手里的刀子,狠狠刺到他身上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伸手揉了下平顺的发顶,柔声安抚着他,“你一定是被吓到了,才会胡思乱想。不用怕,有爹地在。”

    再怎样平顺都还只是小孩子,大晚上被铁一给劫持过来,早就被吓得六神无主了,会有些乱七八糟的过激想法和行为都不算奇怪。

    达尔贝并没有往心里去,搂着平顺朝挂在树上的铁一走去,冷声呵斥道,“铁一,我一再容忍你,你却屡次挑战我的底线,让人忍无可忍!现在,你的死期到了!”

    说着,达尔贝就猛地击出一掌,朝仍挂在树干上的铁一挥去。

    他掌中带着凌厉的风,呼啸着扑向铁一,吹得枝叶乱颤,宛如群魔乱舞。

    就在掌风袭在铁一身上时,达尔贝突然将掌风偏移,大步朝着毫无反应的铁一走去。

    不对,他来了这么久,铁一却始终毫无反应,这根本不可能!

    达尔贝戒备着朝铁一走近,还没来到那棵大树前就发现了端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