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59章 铁木回来讨公道…

    面对下面再次吵嚷成一团的大臣们,达尔贝再次厌恶起自己身为国王的身份来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挥了下,示意这些大臣安静,这才缓声说道,“这件事确实必须严查,查玛,你派人去将铁一的尸体收回来,交给医官仔细检验。尹天,你负责追查视频发布的IP,尽快找到上传者。其余人严密注意舆论动向,一旦发现有蓄意煽动者,立即捉拿上报。“

    达尔贝有条不紊地吩咐着,帝王威严尽在举手投足间,令人心悦诚服,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查玛立即带人朝着那处高高的宅院赶去,尹天跟着去追查上传者IP地址。

    两人走了没多久,剩下的大臣们又留下来上奏当日需要处理的国事,等达尔贝答复后一一记下。

    达尔贝总结了下需要重点注意的事情,这才随意挥了下手,“好了,今天的议政到此结束,你们都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大臣们恭敬朝殿外走去,刚走几步外面就传来声怒吼,“谁也不准走!今天我要找国王讨个说法!”

    大臣们愕然站在原地,怎么都没想到会见到早被驱逐出P国的铁木,“铁木大人,你不是已经被驱逐了么?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突然回来,该不会是为了……”

    下面的话这名大臣不敢多说,只是下意识看了眼坐在高位上的达尔贝。

    铁木满脸悲痛地点头,“没错!我这次拼了命的回来,就是想要为小儿讨回公道!”

    说着,悲愤到几乎走不动路的铁木在铁鸢的搀扶下,一步步走进议政殿,伸出手指控诉着达尔贝的恶行,“国王,请你告诉我,为什么要杀了铁一?他做错了什么!身为堂堂一国之君,你居然肆意滥杀无辜,你的良心不会痛么!”

    面对头发花白的铁木的指责,达尔贝巍然不动,冷漠看着铁木道,“铁一他觊觎王后,几次以下犯上把她劫走,本来就是罪不容诛的死罪!本王看在他年幼无知的份上,原本不准备追究的。谁知道他不但恶习不改,反而变本加厉,想要找到宝藏推翻本王!”

    铁木哑然了两秒,噙着泪悲伤地苦笑起来,“国王,这些都只是你片面的指责。反正我唯一的儿子已经死了,你想怎么泼脏水都无所谓。你说他找到了宝藏,证据呢?我看到的却是你残忍杀害了他,你的残暴不仁已经传遍了整个P国,多行不义必自毙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句话应该由我送给你才对!”达尔贝冷哼了声,眼光犀利瞪视着铁木,“铁一他痴迷宝藏变得疯魔,居然半夜潜入皇宫劫走太子妄图加害,这桩桩件件都足够他掉脑袋,简直是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是承认杀害了我的铁一?”铁木立即踉跄了两步,似乎随时都会摔倒似得,大声痛哭起来,“我的儿啊,你怎么那么的命苦啊!你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国王肆意泼脏水,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铁木哭得悲痛欲绝,看得几名大臣跟着心有戚戚起来,有些兔死狐悲的伤感。

    达尔贝冷眼看着铁木唱戏,根本就不屑于揭穿铁木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铁一是昨晚死的,就算视频立刻上传,被驱逐出P国的铁木也来不那么快,除非他早就等候在皇宫附近,就等着大臣们多时跳出来指责。

    达尔贝对昨晚铁一的事更加怀疑起来,觉得事情肯定不是那么的简单。

    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昨晚抱着平顺走得飞快,应该留下来仔细检查下真伪的,说不定这一切都只是铁一自编自导自演的呢?

    这个想法刚从达尔贝脑海里跳出来,就令他笼罩在他心头的迷雾瞬间拨开,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没错,一定就是这样,这所有的事情,根本就是铁一早就安排好的!

    就算平顺的力气再大,也不可能将突然变得强悍的铁一给推在树杈上戳死!

    而自己走向铁一的那段视频,分明是早就有预谋拍摄,只等他就位而已。

    达尔贝立即想通了所有的疑点,现在缺少的,只是令人信服的证据。

    “我的儿啊,你死得好惨啊!害得我白发人送黑发人,却连个你怎么死得原因都找不到啊,呜呜呜,我的儿啊!”

    铁木还在声情并茂嚎啕大哭着,铁鸢跟着抹着眼泪,希冀能够得到更多的同情,“我的哥哥啊,你死得真是好惨啊,呜呜呜,妹妹就算拼了命,也要为你讨回公道啊!”

    “够了,不要再在我面前进行你们拙劣的表演了!”达尔贝厌恶地冲铁木和铁鸢挥手,“聪明的立即从这里滚出去,免得我改变主意,你们再想走可就走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铁木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,红肿着眼睛瞪向达尔贝,“你这个昏君!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昏君,我儿子才会含冤惨死!先皇啊,你睁开眼睛看看,看看P国被这个昏君折腾成什么样子了!”

    达尔贝大步从高位上走下来,怒目瞪视着铁木,“不要再在我面前表演你拙劣的悲伤,立即从我的宫殿里滚出去!”

    铁木被达尔贝满身的杀气吓得后退两步,仍想抵死抗衡,“昏君!我……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查玛领着一队人从外面走进来,高声呵斥着铁木,“住手!这里什么时候成了你能撒野的地方!”

    铁木回头看向身形巍峨的查玛,吓得立即挽住铁鸢的胳膊。

    想当时铁木纵横官场,最怕的就是刚正不阿的查玛,这会儿见查玛凶神恶煞,瞬间就没了底气。

    查玛见震慑住了铁木,这才转身向达尔贝禀告着,“国王,铁一的尸体已经带回,就在殿外的担架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达尔贝轻声点头,“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铁一,铁一他在哪儿?”头发花白的铁木立即快步朝殿外奔去,踉跄的身形看得在场的大臣们暗自唏嘘。

    达尔贝也没让人阻拦,任由铁木冲向蒙着白布的尸体,反倒是铁鸢的神情有些不自然,似乎很是抗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