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玛犹如做坏事被当场抓住似得,眼神虚虚不敢跟洛克对视,不过嘴上仍是回呛了句,“我是过来看你死了没,好给你及时收尸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就怕我死了某人会难过吧?”洛克笑得像只偷吃到蜂蜜的狐狸,冲查玛招手道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查玛心底的担忧褪去,看到洛克犹如招猫逗狗般的手势,恶狠狠瞪了洛克一眼,“少跟我套近乎,我们不熟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熟?那天晚上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洛克的话还没说完,查玛就身形如电蹿到他跟前,直接捂住他的嘴,凶狠低吼道,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身上缠着绷带的洛克一脸无辜,“难道那晚不是我俩一起去抓铁一?我知道了,你是不想对我负责吧!如果不是为了保护你,我会被铁一给打伤么?”

    查玛真想一把掐死洛克,这个该死的家伙,明明正正静静一件事,怎么从他嘴里吐出来就变了味呢?

    “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!”查玛脸上颇有些恼羞成怒,拽住洛克的衣服就往外走,“跟我过来!”

    洛克被拽得差点摔倒,“慢点,你就不能对我客气点么?我可是断了几根肋骨的伤员啊!”

    “一时半会死不了,别那么多废话,快走!”查玛凶巴巴拽着洛克走出来,身后的洛克脸上堆满委屈,就像不敢吭声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看傻了眼的医官愣了两秒,低头继续抓药,嘴里轻声吐槽起来,“这两人一冷一热,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,是什么时候看对眼的?”

    医官的嘀咕并没有被查玛听到,不然性格火爆的他很可能会折回来拆掉整间医馆。

    洛克被查玛拖到外面,摇头无奈道,“大佬,你走路慢一点会死么?我可是重病号,肋骨断了五根,走路不能这么拉风!你就不能稍微放慢些速度照顾下我?”

    查玛板着脸没理会洛克的调侃,等走到僻静的地方才正色说道,“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要告诉你,铁一他死了,国王被指控为杀人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洛克自从昨晚被铁一打伤后就一直昏迷,直到不久前才终于苏醒,这会儿听到洛克的话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这不可能!国王并不是嗜杀的人。如果他真的想要铁一的命,早就动手了,根本不用等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杀死铁一对达尔贝来说就像踩死只蚂蚁那么简单,洛克根本不相信向来清高自傲的达尔贝,会对铁一下手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信,可是事实就是这样。”查玛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洛克陈述了下,轻声叹息道,“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铁木和铁鸢回来的太过巧合。国王说尸体是假的,可是我刚才带回来尸体时仔细看过那张脸,他确实就是铁一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查玛陈述后,洛克也换上了认真的神情,“那现在尸体呢?铁木还是不准医官解剖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他宁死也不同意,哪怕现在被关在皇宫外的栅栏里,仍信誓旦旦说如果铁一的尸体受到任何损伤,就直接撞死在宫墙上,让国王很为难。”查玛越说火气越大,“他这分明就是以死要挟,想要抹黑国王!“

    “铁木现在被关在哪儿?带我过去。”洛克向来冷静内敛,细长的眼眸闪烁了两下,藏着无人知晓的晶亮。

    查玛却摇头拒绝,“不用了,我相信国王会有办法处理的。你现在是伤员,就不要瞎掺和,管好你自己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断了肋骨,又不是脑子坏掉了!”洛克却异常坚持,“你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带我过去,要么陪我睡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!”查玛忍不住爆了句粗口,“老子肯定是疯了才会过来这里看你,混蛋,别想威胁我!”

    说着查玛就转身要走,并不想多理会洛克。

    然而他刚走出半步,身后就传来洛克的痛吟声,“嘶——好痛!”

    查玛顿住脚,咬牙切齿低咒了声,转回头狠狠瞪着洛克,“你特么真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狐狸,最会的就是要挟!”

    洛克单手捂住自己断了肋骨的胸膛,脸色因为刚才蛮力快步走有几分苍白,却带着最灿烂的笑,“不,我不吃人,只想吃你。”

    “给老子闭嘴!不然我一定扭断你的脖子!”查玛恶狠狠骂了声,抓起洛克的手臂架在自己肩头,扶着他朝宫外走,边走边低咒着,“我上辈子特么肯定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人,不然怎么就惹到了你!”

    洛克的伤还没好,走起路来十分艰难,不过心里却格外开心。

    他侧头看着碎碎念的查玛,脑海里突然就跳出了“可爱”这个词。

    虽然人高马大的查玛大将军跟可爱根本不搭,可是洛克就是觉得,这个词此刻就适用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好在洛克这次识相,知道不能逗查玛太狠,免得他彻底翻脸。

    不然被查玛知道自己头上被扣了可爱的帽子,肯定会当场暴走!

    在查玛的搀扶下,胸膛仍缠着绷带的洛克一步步往前走着,清晨的阳光将两人的身影拉得好长,交织纠缠在一起,看上去就像是互相偎依。

    洛克扭头看了身侧两人交缠的身影,心情更是格外愉悦,忍不住吹了声口哨。

    查玛没好气地皱起眉,“走路就好好走路,嘚瑟个什么劲儿!”

    他真是不明白了,明明洛克肋骨都断了几根,怎么还有心情吹什么狗屁口哨呢!

    洛克细长的眼睛笑得弯弯的,“没办法,我也不想嘚瑟,可是心情实在太好,控制不住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查玛白了洛克一眼,满脸都是嫌弃,“疯子!”

    洛克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了几分,“可能我真的就是个疯子吧,不过我乐意呀!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欠揍!”查玛好不容易压下的火气腾地蹿上来,气冲冲瞪着洛克,眼神突然变得紧张起来,“混蛋!你伤口渗血了,怎么都没吱一声?”

    “吱。”洛克却根本不在意,“外面的伤是医官为了放出死血特意弄出来的,没有关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