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62章 那具假的尸体遇见阳光自动腐化…
    第2062章 那具假的尸体遇见阳光自动腐化…

    洛克是被铁一打断了肋骨,如果不把堆积起来的坏血放出来,情况会更糟,医官特意引出了几道口子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!你这明显是牵动了伤口,再走下去肯定会出血更厉害。”查玛立即停住脚,“你好好待在这儿不要动,我去找几名侍卫弄张担架过来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我真的可以走,不信你看。”洛克生怕查玛去喊侍卫过来,他一向清高,只是受了点小伤,如果被侍卫抬着简直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查玛却不理会,再次瞪了洛克一眼,快步走去找侍卫。

    看着他紧张离去的背影,洛克修长的手指摩挲了下自己单薄的唇,冲查玛弹去枚飞吻,“还说不紧张我,口是心非。”

    这声低语洛克说的分外轻,并没有被查玛听到,等查玛走回来时,身后已经跟了两名孔武有力的侍卫,手里还抬着个轻便的担架。

    “就他,把他弄上去。”查玛冷声吩咐着,根本都不给洛克否定的机会,就硬是带人把他给摁在了担架上。

    洛克觉得十分丢脸,“咳咳,我真的可以走,你们不用抬着我这么夸张。”

    “快拉倒吧!赶紧收起你的苦瓜脸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受刑呢!”查玛刚才还郁闷的心情突然豁然开朗,催着两名侍卫快走,“走吧,把他给抬过去!”

    两名侍卫轻松抬着担架上的洛克,跟查玛一道儿朝宫外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阳光正好,暖暖的光线落在洛克的脸上,令他恍然有种做梦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侧头看着走在担架前方不时回头的查玛,嘴角怎么都藏不住笑,突然想到古老的东方有部经典的剧目-《梁祝》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如果换上古风的音乐,他们还真有点十八里相送的感觉呢。

    洛克惬意半眯上眼睛,悠悠看着查玛宽厚的背影,觉得周围的世界都变得美好起来。

    查玛信步走在前面,很快来到皇宫正门,远远就看到围了一堆的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附近的居民,听说别驱逐的铁木和铁鸢被关了起来,特意跑过来看热闹的。

    “瞧见了么?那就是被赶走的前太尉,旁边是他的女儿,啧啧,好惨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听说儿子被国王给杀了,他们冒死回来想讨个公道,却被关了起来,唉!现在这世道,真是令人嗟叹啊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真怀念老国王在的时候,那时候咱们过着太平日子,悠哉惬意,哪像现在还要提心吊胆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有几个正扬高了声音抱怨,生怕别人听不到似得,明显在带节奏。

    达尔贝负手站在宫门口,用手指点了下那几个人,对身后的侍卫命令道,“他们几个,押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几名侍卫领命,立即走向人群,将这几个人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抓我?难道言论自由都没有了么?我们偷偷议论几声就得被抓?还有没有王法了!”

    “这简直是暴、政,百姓连发声的权利都没有了么!”

    “水能载舟亦能覆舟,不要以为你们代表着皇权就可以为所欲为!这是苛政,会被民心抛弃的!”

    被抓的三人梗着脖子嘶吼着,挣扎了几下就被侍卫们带到达尔贝面前。

    面对黑沉着脸的达尔贝,刚才还叫嚣不已的三人畏惧地缩起肩膀,不过仍在小声辩解着,“我们没犯法,就算把我们给关起来,我们也不服!”

    “不服,就算你是国王我们也不服气!”

    达尔贝冷眼看向他们,表情格外冷肃,“我不需要你们服气,先关起来,好好核查他们的身份。看看到底是不是我们P国的百姓。”

    这三人瞬间慌了神,“这……这话说的,我们怎么不是P国的百姓呢?我们……我们就住在这儿啊!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们就住在这附近,看到太尉大人受了委屈才忍不住抱打不平,谁知道会被关起来呢!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住这附近的,就让侍卫跟你们回去,跟家人核实后自然会放了你们。”达尔贝目光犀利,语气威严不容反驳。

    刚才还叫嚣着的三人瞬间偃旗息鼓,一个个耷拉下头,藏起发虚的眼神。

    达尔贝冷哼了声,“今天是朝会日,凡是我国居民都穿着紫色的上衣,踩着白底的鞋子。唯独你们穿的跟别人不同,还故意说着挑起争论的话,到底居心何在?”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被问住的三人对视一眼,用眼神推举其中一人出来狡辩,“我们只是忘了,这并不能代表我们不是这里的居民吧!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,”达尔贝蔑视地别开视线,“所以我刚才才会给你们机会去证明,你们就住在附近。说吧,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,是不是铁一!”

    达尔贝炯炯目光逼视的三人无所遁形,纷纷低下头不敢再多说。

    被关在栅栏里的铁木却歇斯底里吼起来,“国王!你这个黄口小儿,不要欺人太甚!我的儿子明明已经被你杀死,你居然还将脏水泼在他身上!你这样的昏君,根本就不配当P国的国王!”

    “没错!我哥哥都被你害死了,你居然还想往他头上扣恶名,简直过分!”铁鸢跟着高喊起来,“你这样的昏君不要也罢,我们不服,就算被你杀了也不服!”

    周围围观的居民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根本没弄清楚眼前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达尔贝确实关起了铁木,但是他们坚信一定有达尔贝的道理,因为在达尔贝执政这些年来,P国的国力简直飞跃般提升。

    对百姓来说,只要能让他们安居乐业,其它的小事都根本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铁鸢挥着手臂喊了一会儿,发现围观的百姓并没有人回应自己,失望地垮下脸,“反正我们不服气,这是暴、政,一定要被推翻!”

    达尔贝冷眼看着铁鸢表演,指了下被关在另一处栅栏里的铁一尸体,“你们口口声声说他是铁一,现在仔细看清楚,他真的是铁一吗!”

    这声质问格外威严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镂空的栅栏,惊讶发现之前的那具尸体,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