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6章 真正的铁一还活着…

    他恋恋不舍松开唇边的甜美,奋力划水朝上方游去。

    洛克向来诡诈,他曾经跟查玛说过,自己不怎么会水,根本就是故意骗查玛的。

    就是为了防备有一天出现这种情况,看查玛会不会奋不顾身来救自己。

    就连今天的跌入湖中,如果不是洛克自行改变方向,那辆轮椅怎么可能会朝湖泊冲来。

    算无遗漏的洛克果然如愿跌入湖水中,就这么任性一动不动,他在赌,赌查玛一定会来救自己。

    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洛克赢了,还幸运得到了最大的赌资——反客为主一亲芳泽!

    这个赌资对洛克来说简直是完美,如果不是查玛被自己吸干了肺里的空气,他真想让时间就这么停留下去。

    天知道刚才的意乱、情迷,他的身体早已经蠢蠢欲动,诉说着如饥似渴的肖想。

    洛克很是懊恼自己断了几根肋骨,不然早就把查玛给吃干抹净,在湖水中就地正法了!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满腹怨念的洛克拽着查玛游出湖面,头顶的月光恰好洒在两人脸上,就像给他们镀上层银光。

    洛克踩着水却不肯上岸,低头看了眼臂弯里昏迷过去的查玛,决定趁机再占些便宜。

    他向来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有便宜不占王八蛋!

    洛克的初衷只是浅吻即止,可是真的身体力行,却怎么都止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,由浅吻变成投入肆意地啃咬,大手更是不老实地四处摸索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身上打着夹板绑着绷带不能用腰力,洛克早就彻底吃掉昏迷的查玛了!

    欲、火焚身的滋味着实难熬,洛克恼恨地啃着查玛的唇,直到它充血变肿,仍是不舍得停下分毫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是想要杀了查玛师父么?”

    湖泊边上传来道煞风景的稚嫩童音,唤回了洛克迫切想要放飞自我的思绪。

    他只好放下嘴边的美食,扭头看去,这才发现小平顺正蹲在岸边,托着腮帮子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洛克额角飞出两道黑线,无奈地带着查玛朝湖边游去,顺便使唤小平顺,“我们不小心掉进湖里,你最好过来帮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小平顺开心走过来,伸手去拽已经来到岸边的洛克。

    如果换了别的小孩,肯定做不到帮大人上岸。

    不过眼前的可是力大无穷的小平顺,他轻松就帮助洛克和查玛上了岸,好奇地看着查玛肿、胀的嘴唇,“洛克师父,嘴唇是不是很好吃?我可以试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小孩子半夜不睡觉,东逛西晃的,赶快回去,否则我告诉你父王!”洛克恼羞成怒,随意找了个理由赶平顺走。

    “唉,费心救人半句谢都听不到,还要被人赶,做人可真失败。”平顺摇头叹息着离开,湖边剩下浑身湿漉漉的查玛和洛克。

    洛克被平顺这么一闹,满身的欲念终于彻底平息。

    他定了定神,看到经过湖边的侍卫立即招手,让他们把自己和查玛送去医馆。

    夜里四下静寂,铁木和铁鸢站在原先的院子里,正神秘兮兮商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铁鸢,你老实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铁木指着桶里装着的那滩尸体,它早已经被太阳融成了烂泥,硬是被铲子给铲起来的。

    铁鸢鄙视瞅了眼那个铁桶,不怎么情愿道,“爹地,你别伤心了,这根本就不是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铁木震惊到眼睛瞪成了铜铃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可是亲眼看到了铁一的尸体的。

    自己养的儿子自然不会弄错,铁木虽然无法接受铁鸢的话,却满心期望这就是真的。

    只要铁一没死就好,其他对铁木来说都不重要!

    “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之前你就极力催我回来,谁知道刚回来就听到铁一被达尔贝给害死的噩耗。现在你又告诉我这不是铁一,那他……”铁木愤恨指着那铁桶里的浆糊,“那这是什么东西?!”

    铁鸢却摇摇头,“我也不清楚爹地,之前我接到了哥哥的简讯,他只让我带你回来去王宫大闹一场。然后告诉我看到他的尸体不要相信,因为那根本就是假的。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,估计这是个克隆人吧!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当我是个傻子么!”铁木气得吹胡子瞪眼,“爹地不是不知道克隆人,你告诉我,谁家的克隆人是蜡做的,被太阳一晒就化?!”

    铁鸢也正搞不懂这点,低头又瞅了眼那东西,“可能是……呃……科技进步了?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铁木气得狠瞪铁鸢一眼,“赶紧给你哥打电话,让他给我说清楚,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!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打。”铁鸢连忙掏出电话,她也想解开这个疑惑。

    谁知道电话拨出去对方却直接停机,铁鸢这才发现手机上又来了条简讯,是铁一发来的:你们正被查玛的手下监视,一切照旧,不要与我联络。等我做成大事,就会过来救你们离开。

    这条简讯令铁鸢不寒而栗,立即缩着肩膀打量下四周,总觉得那些暗影憧憧里藏着查玛的手下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给他打电话,你在东瞅西看什么东西!”铁木气冲冲等着铁鸢,“赶紧打!”

    铁鸢没有做声,直接将铁一发来的简讯拿给铁木看,“爹地,你看。”

    铁木低头看了眼,老江湖的他立即收起满脸的烦躁,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看来铁一正在筹谋一件大事,难道真的像达尔贝说的那样,铁一是想推翻达尔贝的皇位,自己当P国的国王?

    呵呵,一抹冷笑浮上铁木苍老的脸,眼里写满了算计。

    看来他儿子铁一真的是长大了,居然有了枭雄的霸气,好!很好!

    老谋深算的铁木收起铁鸢的手机,转身看向满脸惊惧的铁鸢,“不用怕,这些人只是躲在远处监视,不会跑到我们跟前的。很晚了,你回房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铁鸢点点头,“好的爹地,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还要在院子里坐一会儿,既然他们想要监视,我自然要给他们找点事做才行。”铁木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狠戾过了,如今得知铁一的计划有了斗志,自然不会再继续谦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