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68章 出现和达尔贝一模一样的镜像人…
    第2068章 出现和达尔贝一模一样的镜像人…

    达尔贝越打越心惊,因为他发现眼前的镜像人比自己还要不知疲倦,完全就是机械似得攻击自己。

    甚至好几次,达尔贝都差点被这个镜像人给打中!

    这样下去绝对不是办法,达尔贝仔细观察了下周围的地形,故意做出败退的姿态,诱使镜像人追击自己。

    突然,他假装不敌往后摔倒,镜像人立即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好一个达尔贝,他往后倾斜将近45度,居然还能及时扭转身体滚到一旁。

    而那名恶狠狠扑过来的镜像人躲闪不及,直接扎进了斜刺伸出的紫水晶里!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那根紫水晶竟然被镜像人的蛮力撞断,在力的作用下,镜像人的后脑勺被扎进半根紫水晶,重重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达尔贝立即抓起镜像人的脚腕,把他往山洞外面拖。

    他想要证实自己的猜测,镜像人遇到太阳到底会不会消融。

    达尔贝力大无穷,很快拖着镜像人来到山洞外,才发现自己一路只顾着快走,居然将那名镜像人撞得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外面依旧黑沉沉的,并没有太阳,达尔贝才想到自己居然忘了时间,直接将镜像人给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在山洞里跟镜像人缠斗了那么久,又耐心等了会儿,阳光终于跃出山头,天色渐渐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那名被他绑起来的镜像人,也跟着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绑起来,是想杀了我?”镜像人低声问着,声音跟达尔贝一样清冷。

    听到这再熟悉不过的声音,达尔贝只觉得头皮直发麻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逐渐升起的太阳,发现那名镜像人根本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难道,是要等死了之后,才会被太阳给晒化?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?为什么要不停看太阳?”镜像人逼视着达尔贝,“我看到了你眼里的杀机,你想杀了我?”

    达尔贝步步朝那名镜像人走去,大手直接掐住他的咽喉,“你说对了!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落下,达尔贝已经狠戾扭断了镜像人的脖颈,然后后退半步,静静看着他的变化。

    果然没过多久,那名镜像人就再次像肥皂似得,在阳光下逐渐融化。

    达尔贝恍然大悟,看来自己猜得没错,镜像人没死之前是不怕阳光的。只有失去所谓的生命后,才会被太阳晒得消融,就像不能见光的孢子。

    虽然他搞不懂那些紫水晶为什么能变成镜像人,不过可以肯定,它们应该是感受到了本体的思想,才变得有智慧。

    或者说它们能够感受到邪恶或者正直的思想,跟着变成相似的本体,可以独立思考。

    这实在是匪夷所思,却令达尔贝不得不接受!

    看来那个山洞不能继续留在世间,达尔贝立即转身朝山洞走去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他绝对不会允许有拷贝自己的镜像人存在!

    看来所谓的宝藏,最吸引人的就是那块能孕育出镜像人的紫水晶吧!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害人的存在,多少人为了寻找宝藏葬身深山,达尔贝决定要彻底毁掉那个山洞。

    他打定主意朝山洞走去,却惊愕的发现,自己居然已经找不到洞口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陡峭的山壁,达尔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刚才明明就是拖着那名镜像人从里面走出来的,可是现在洞口却惊奇的不见了!

    洞口到底去了哪儿?

    达尔贝惊讶地寻找起来,可是他绕着那座山壁走了三圈,之前的洞口却像人间蒸发了似得,再也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直到日上三竿,达尔贝找遍这座峭壁的每一处,甚至连草茎都扒开开过,那个神秘的洞口却像消失了似得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久久找不到洞口,达尔贝百思不得其解,难道那个洞口随着镜像人的覆灭,奇异地闭合起来了?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离开这座山,心里已经打定主意,等回去后就派查玛过来,将这座怪异的山头给炸毁掉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达尔贝走向直升机,跳进去操纵着徐徐升空,渐渐飞离了神女峰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早在他从山洞里拖出那个跟他一模一样的镜像人时,有人正躲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直到达尔贝离开后,那人才从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上跳下来,走到那滩融化了的镜像人身边,眼里写满了悲悯。

    这是个女人,全身都被笼罩在黑色的细纱里,就连半张脸都蒙了起来,只露出那双细长的狐狸眼睛。

    她身形过于高挑,再加上消瘦的身形,整个人看上去格外挺拔,猛地看上去还以为是传说中的黑无常。

    在这个黑衣女人怀里,乖乖盘踞着一只幼豹,赫然就是陆卉儿上次跑丢那只。

    神秘黑衣女低声喃喃念着什么,好像是超度亡灵的佛经,那只幼豹始终窝在她纤细的臂弯里,一动也没有动。

    等念完佛经,黑衣女犀利的眼眸抬头看向天空,眼里若有所思,久久低喃了声:“看来,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。”

    盘窝在她怀里的幼豹似乎听懂了似得,居然不轻不重点了下头,将身子偎依黑衣女偎依的更紧了些。

    黑衣女单手揉了下幼豹毛茸茸的头,抱着她走向达尔贝找了半天的那道山壁,看也不看地迎了上去,居然直接走进了进去,整个人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一幕如果被达尔贝看来的话,他肯定会明白过来,刚才那个山洞并没有消失,而是被黑衣女用奇门遁甲遮住了存在。

    其实山洞一直都在那儿,静静矗立了很多年,然而能有机缘走进去的,千百年来唯有达尔贝陆卉儿和铁一而已,再没有别人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神秘黑衣女的身份,大概没有谁知道她的身份,她甚至远比宝藏还要神秘某测。

    神女峰暂时恢复了宁静,就像黑衣女说的,这是暴风雨前夕的短暂平和。不久之后,这里即将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达尔贝乘着直升机径直离开,回到P国皇宫时,已经到了午后。

    陆卉儿正焦急的在皇宫里踱步,她一觉醒来就发现不见了达尔贝,心里担心的厉害,生怕他遇到了什么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