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69章 洞口被神秘女人隐藏…
    这会儿看到达尔贝从直升机里下来,立即紧张迎了上去,“你去了哪儿?我一上午都没看到你,打你电话也没接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是故意把手机放在皇宫的,因为他是连夜进山,不想让自己的行踪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担忧的陆卉儿,达尔贝笑着走过来,将她揽入怀里,“傻瓜,我能去哪儿?突然想起有件事要做,临走的匆忙,没有来得及告诉你而已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看达尔贝笑得云淡风轻,心里却根本不信,知道他是在敷衍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去了那座山里?连夜去的?”陆卉儿脸上满是担心,“我最近有些心神不宁,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似得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拥着陆卉儿朝湖边走去,“傻瓜,怎么会心神不宁呢?一切有我在,你完全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看着眼前波光粼粼的湖面,心却无论如何都安定不下来。

    她眼神黯淡眺望远方,总觉得似乎有场暴风雨即将袭来一样,令她坐卧难安。

    之前陆卉儿还为达尔贝杀了铁一而内疚,后来知道铁一的尸体居然诡异的被晒融化,心里就变得格外烦躁起来。

    她甚至设想过自己跟达尔贝没有来到P国就好了,这样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是是非非,要面对各种匪夷所思的怪事。

    之前是吸血鬼古德公爵,好不容易解决了他,现在又跳出个铁一,而且到现在还不敢确定铁一究竟是死是活!

    陆卉儿淡淡吐了口气,想要将心中的幽怨和愤懑一并吐出来。

    达尔贝静静站在她身旁,心情并不比陆卉儿轻松多少。

    今天的神女峰一行简直颠覆了达尔贝的世界观,他到现在还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山里的瘴气,才会看到那怪诞的一幕。

    那些耀眼发光的水晶石,居然能够变成、人类的模样,甚至还有着自己的思想,这简直令人细极思恐!

    达尔贝眉头越皱越紧,想到山洞里那些密麻的水晶石,如果它们都变成镜像人,岂不是要天下大乱?

    不行,他一定要再去寻找那个突然消失的山洞,将整个地方都彻底从世上抹去!

    “爹地,妈咪,你们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小平顺清脆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他的出现暂时打破了达尔贝和陆卉儿脸上的愁云惨淡。

    达尔贝转过身,伸手摸了下平顺的小脑袋,笑呵呵道,“你怎么跑来这里,没有跟着查玛学武艺?”

    平顺摇头晃脑笑了起来,“查玛师父今天病了,洛克师父特意放我一天假,让我放开了玩。”

    “查玛病了?什么病?”达尔贝奇怪的不行,明明他昨天看到查玛时还生龙活虎的,怎么突然就生病了?

    “哈哈,我知道,”平顺笑得更加开心,口无遮拦道,“因为昨天洛克师父搂着查玛师父在湖里,还啃他的嘴,所以查玛师父今天就病了,发烧的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平顺的童言童语令陆卉儿差点喷笑出声,她连忙捂住了嘴巴,免得试了失态。

    “咳咳,”陆卉儿清了下嗓子缓和思绪,然后蹲下来看着平顺的眼睛,“宝贝,这些话不要说给别人听,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平顺有些不明白,“妈咪,我说的都是真的,昨晚我亲眼看到洛克师父他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,”陆卉儿连忙制止平顺继续说下去,“呃,宝贝,这是你洛克师父的隐私,我想你在说之前,应该征询下他的意见。对了,既然今天你不用做课业,就跟妈咪去花房拔草浇水吧?”

    “好耶!”平顺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,跟着陆卉儿朝花房走去。

    达尔贝目送母子俩离去,转身问向身旁的侍卫,“咳咳,那个,查玛将军真的生病了?”

    这名侍卫似乎想到了什么,憋笑答道,“是的,听说他昨晚高烧到四十度,洛克书记官差点拆掉半个医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达尔贝意味深长哦了声,大踏步朝医馆走去,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医馆里,查玛正板着脸破口大骂,“洛克,你他妈混蛋,赶紧把我给松开!”

    洛克身上依旧绑着绷带,不过已经可以蹒跚走路了,手里端着个碗缓缓摇头,“不,你不想被松开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你这个混球,等老子挣开,一定要弄死你!”查玛气得脸都红了,坐在靠背椅上不停挣扎着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双手双脚都被绑在椅子上,根本就无法动弹半分。

    洛克端着碗在查玛面前晃悠着,脸上的表情格外欠揍,压低声音说道,“弄死我?如果是那种方式的话,我绝不反对。”

    “草!”查玛暴起粗口,被气得脸红脖子粗,“洛克,你他妈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狗屎!为什么每句话你都能想到那里去?真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脸?”洛克的狐狸眼笑得越发得意起来,“可是我好想什么都没有说,倒是想问问大将军,你说的那方面究竟是哪方面呢?”

    看着洛克满脸欠揍的笑脸,查玛气得咬牙切齿,“混蛋!我真的要弄死你!有本事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达尔贝恰好在这时走进来,看到这副场景奇怪的不行,低声问道,“你们俩是在唱对台戏么?这是演的什么节目?”

    看到达尔贝过来,查玛顿时来了精神,就像见到了救星似得,大声求援道,“国王,我被洛克那个混蛋绑在了这里,你快让他把我松开!”

    没等达尔贝回答,洛克已经轻飘飘摇头,回答地格外轻松,“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,除非你愿你喝光我手里这碗药,否则一切免谈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查玛真的想要大脚踹死眼前这只狐狸,粗声粗气喝骂道,“臭狐狸,死狐狸,我的病已经好了,根本就不用吃药!你赶紧把本将军给放开,我考虑留你全尸!”

    达尔贝听得嘴角直抽搐,他并没有感受到查玛和洛克间的杀气,反而有几分打情骂俏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,你们继续,再见。”达尔贝说完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