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70章 相爱厮杀,洛克VS查玛…
    需要他做的事还有很多,他确实没时间看这对冤家斗嘴拌气。

    “国王,你不要走,你先让洛克把我给放开啊!”查玛顿时嚎啕大喊起来,“我的病真的已经好了,不需要喝这些苦死人的药啊!国王!不要走啊!”

    达尔贝轻轻摇了下头,任凭查玛喊破嗓子呼唤自己,全都当没有听到,几步走得没了人影。

    洛克端着药碗,一步步朝查玛逼近,“所以,现在可以喝药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查玛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多说,已经被洛克稳稳捏住下巴,将碗里的药灌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可是今天上午洛克差点砸掉半个医馆,让医官特意熬了一个小时的药,一滴都不能浪费!

    查玛虽然长得人高马大,却有个反差很大的坏毛病,害怕喝中药!

    那苦苦涩涩的味道,他这辈子都不愿意喝半口,这会儿却被洛克强迫着灌了大半碗!

    洛克耐心极好,缓缓将那碗药送进查玛嘴里,这才满意的松开钳制查玛下巴的手,“乖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细长的手指已经划过查玛的嘴角,抹掉沾染在上面的药汁。

    “妈的,洛克你这个狗娘养的,赶紧放开老子,老子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查玛口不择言骂了起来,这次洛克却没有拒绝,伸手划开绑住查玛的束缚,眼神变得格外冰冷,“来吧,打一架!”

    他直挺挺站在原地,眼里再没有之前的狂热,反而写满了疏离,令刚才还愤怒到想要爆炸的查玛直接楞在原地。

    洛克似乎有些什么不一样,可是具体哪里不一样,查玛又有些说不上来,就好像两人突然变成了陌生人似得。

    “刚才不还在叫嚣着想要杀了我么?来呀!”洛克长身玉立,摊开手看向查玛,身上的白色衬衣被风吹得飘然,颇有些白衣少年的不羁。

    查玛并没有像自己想的那样挥拳砸断洛克的鼻梁,而是有几分尴尬地别开视线,“你是吃错药了吧?”

    说完,查玛转身准备走开,刚走两步却被洛克给一把拽回来,直接压在靠背椅上。

    “唔,”洛克闷哼一声,估计是碰到了肋骨的伤,脸色都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正准备推开洛克的查玛这才没了注意,坐在椅子上不敢动,明显有些忌惮。

    洛克眼睛有些猩红,单手捏住查玛的下巴,恶狠狠贴在他耳畔警告道,“这句话我只说最后一次,永远不要侮辱我的母亲,就算是你也不行!”

    查玛震惊地看着洛克满带杀机的眼,想到自己刚才好像脱口骂了句狗娘养的,确实很不地道,立即愧疚道歉,“对不起,我是无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第二次,这一次你要补偿我才行!”洛克说着,狠狠咬了下查玛的耳朵,这才肯放开他的下巴,慢慢直起腰身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是不是属狗的?老子耳朵都要被你啃掉了!”查玛破口大骂,视线在看到洛克泛红的绷带时愣住,下一秒再次大骂起来 ,“洛克,你他妈根本就是个疯子!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疯子!”洛克眼眸深沉起来,“怕了吧?这辈子我都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查玛根本懒得理会洛克,直接将他摁坐在不远处的轮椅上,推着去找医官,“老子懒得理你,带你去包扎伤口,我看你这点伤一个月也别想好!”

    洛克根本不在乎身上碰到的伤口,淡淡垂下眼眸,思绪回到幼年时,似乎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奋不顾身保护自己的纤弱身影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妈咪,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仍在为他的成长忧心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他知道刚才那句话是查玛被逼急了骂得,如果换了别的人,早就被他以最惨烈的方式弄死了!

    查玛根本不知道洛克内心的翻涌,推着他大步走进医馆,高声喊道,“医官,洛克的旧伤又碰到了,需要你重新包扎。”

    医官揉着眉心走出来,几乎央求地看向查玛和洛克,“将军,书记官,算我怕了你们了,放过我吧!你们是不是比着生病,想彻底拆掉我这个医馆啊!”

    查玛这才想到自己发烧的事,歉意冲医官道,“昨天我是不小心失足跌落湖中,麻烦医官诊治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失足跌落就好咯,”医官低喃着摇头,转身走进药房去拿绷带,“惹不起惹不起,我还是赶紧医好,送走这两尊大神吧!”

    等医生帮洛克重新包扎好伤口,他的情绪已经缓和了过来,脸上又恢复之前风轻云淡的笑,比星辉还要耀眼。

    查玛有心想走开,想到之前是洛克在照顾自己,虽然一百个不情愿,还是推着洛克走出药房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午后,阳光格外的好,洛克可能是想到自己刚才情绪有些失控,这会儿主动跟查玛套起近乎,“我想去看花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到处都是花,随便看!”查玛没好气地说了声,想到洛克是病号,叹了口气道,“想去哪儿看,说!“

    “就去王后的花房吧,她之前栽种的几盆蝴蝶兰应该快开了,我想去看看。”洛克随意说着,知道自己到底是有些想念逝去多年的母亲,因为她最喜欢的就是蝴蝶兰。

    查玛本能想要拒绝,并不想推着洛克去王后的花房,犹豫了片刻道,“我可以让侍卫推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洛克以退为进,淡淡说了句,“其实不去也可以的,我只是有些想念母亲,早亡的她生前很喜欢蝴蝶兰。”

    他把查玛的性格拿捏的十分准,果然查玛听到后想到自己刚才无心的辱骂,“抱歉,我并不知道她已经过世。”

    说着,查玛就推着洛克,朝王后陆卉儿的花房走去。

    洛克嘴角微微上扬,他知道自己刚才利用了查玛愧疚的心理有些不厚道。

    不过无所谓,反正从他认定查玛的那一刻,已经决定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把他给拐到手了!

    无耻也好,算计也罢,只要能把查玛顺利拐回家,这些他都可以认下的。

    两人走在皇宫里,周围格外安静,再加上夕阳下的余晖,令人颇有几分岁月静好的感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