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鸢静静听着,知道那具诡异的尸体肯定跟山洞有关。

    “确切地说,那应该都不能算是山洞,因为只有道狭窄的缝隙,勉强能让一个人通过。”铁一神情有些恍惚,陷入到那天的回忆中,“我又饿又累,跟着钻了进去,却找不到那只幼豹,发现山洞里遍布着璀璨的紫水晶。”

    “水晶?”铁鸢瞬间心动起来,身为女人,她最爱的就是那些闪亮发光的东西。

    铁一的眼神却变得复杂起来,“那些水晶比我之前见过的都要纯粹晶亮,我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撼,不自觉往里走,在山洞最深处看到了一块浑然天成的水晶,足足有半间房子那么大。”

    铁鸢眼里闪烁着贪婪的光,“那么大的水晶?那肯定值不少钱!哥,我们去把它给弄回来!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不懂,”铁一的眼神再次恍惚起来,“那座硕、大的水晶晃得我眼花缭乱,忍不住就伸手摸过去,就觉得头晕眼花,直接昏了过去。等我醒来的时候,对上的是一双熟悉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铁鸢有些害怕地咽了下口水,“哥,你别吓我,我怎么听你的声音这么缥缈,就像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。”

    铁一抓了下自己的短发,叹气道,“好不好我也不清楚,因为那双眼睛是我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铁一有些神经兮兮看向铁鸢,“你有没有跟自己的眼睛对视过?比如洗手时看向镜面,会不会发现那双眼眸里藏着邪恶?”

    铁鸢瞬间不寒而栗,被铁一说的毛骨悚然,“哥,大晚上的,你能不能不说的那么渗人?”

    谁洗脸时没有照过镜子,可是铁一说的那种邪恶,铁鸢是真的没注意过。

    “真的,当你近距离对上自己的眼睛时,你会清清楚楚看到里面的邪恶,”铁一的眼睛在黑暗里变得格外晶亮,闪烁着诡异的光芒,“那双眼睛确实就是我自己的,就连那张脸,都跟我一般无二。他阴森冲我笑,手里握着把匕首,明显跟我身上带着的那把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铁鸢听得后背一阵发寒,拎起床上的被子裹在身上,动都不敢多动,生怕那诡异的画面会跳到自己眼前。

    铁一的讲述还在继续着,“我瞬间清醒过来,害怕他会杀我,警惕看着他。他打量了我几眼,带着那把匕首转身离开。我却突然明白他的心思,知道他离去是为了去杀达尔贝。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,我却知道的一清二楚。再没有谁能比自己更了解自己了,虽然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铁鸢听得喉咙发紧,将身上的被子裹紧,“哥,你确定他跟你长得一模一样?”

    “嗯,没错。等他走后我才发现,自己身上的匕首还在,那他刚才拎着的那把呢?我百思不得其解。”铁一脸上的表情格外认真,“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我突然意识到,他应该并不是人,应该是妖怪还是什么东西,立即跟了上去。后来我看到他收了几名手下,甚至强悍地来到皇宫挑战达尔贝,心里更是惊奇的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躲在角落里监视过自己?那种感觉简直令人毛骨悚然,你看着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,做着你内心强烈想要做的事,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根本就不存在。”铁一神经质再看了眼窗外,心里压着的那口气终于吐了出来,“后来我终于发现,他是我又不是我,因为他的言行举止远比我更加邪恶阴鹜!”

    铁鸢听得遍体生寒,惊奇问道,“所以死去的那个人,就是你在山洞里看到的妖怪?它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先听我说完,我看到他抓来平顺,知道达尔贝肯定会追来,就在隐蔽的地方布置好摄像机,准备拍下达尔贝死亡的画面。”铁一说着恼恨起来,“谁知道最后死的却是他!那个妖邪的东西虽然强大,却还是死了,最后更是以那种诡异的方式被太阳给晒化。”

    “哥,那现在该怎么办?我们需要做什么?”铁鸢跟着松了口气,不管那个东西是什么,反正都已经死的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“我要再去趟那个山洞,”铁一眼神异常坚决,“我怀疑那个东西根本就是山洞里的那块晶石幻化出来的,因为它出现后,那块大晶石就缺了一角。我要再弄出几个自己,让他们跟达尔贝作对,而我只需要坐山观虎斗就好。”

    铁鸢想要劝铁一改变主意,“可是你也说了,它是邪恶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?等他们缠死达尔贝,而我只需要杀了这些赝品就好,这样也不会令卉儿伤心。”铁一仍对陆卉儿念念不忘,“如果不是顾忌她,我早就有一百种办法杀了达尔贝的。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虽然有吹嘘的成分在里面,但是初衷却是真的。

    聪明的铁一知道,如果自己亲手杀了达尔贝,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陆卉儿的心。

    如果他弄出那些肖像自己的假人,等他们杀了达尔贝,自己再出来揭穿一切,伤心欲绝的陆卉儿最后肯定会投入自己的怀抱。

    想到这样美好的未来,铁一笑得很是得意,“没错,就是这样,我要立即去那个山洞,看看能不能多弄出几个像我的东西出来。”

    铁鸢突然有些心动,如果真的能复制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东西出来,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哥,带上我,我也想去,弄个跟我一样的假人出来,这样我就可以……”后面的话铁鸢没再继续说下去,她心里对达尔贝仍恋恋不舍,做梦都想跟他共度春、梦。

    如果能在达尔贝死前满足这个心愿,那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“不行,那里十分诡异,我并不确定还有没有可能再弄出假人出来,你去会有危险。”铁一严词拒绝。

    铁鸢却不依不饶,“哥,要么你带上我一起,要么就当从来没有过这个妹妹好了。”

    铁一犹豫了下,“好,我们兄妹俩一起去,真遇到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