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3章 铁一贪念越陷越深…

    兄妹俩一拍即合,没有敢惊动睡下的铁木,趁着夜色翻出铁府,走过几道街弄了辆车子,朝神女峰开去。

    等他们来到神女峰,已经到了中午,阳光晃得格外灼眼。

    铁鸢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荒山,艰难跟在铁一身后跋涉,足足用了好几个小时,下午的时候才终于来到铁一说的那座山头。

    “呐,就是这里,跟我来!”铁一欣喜地指着前面的一座山壁,挥手让铁鸢跟上。

    累得脚都快要断了的铁鸢擦了把脸上的汗,欣喜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然而兄妹俩走到那处山壁前,却根本没见到任何山洞。

    别说山洞,眼前的石壁浑然天成,连道石缝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铁一领着铁鸢围着这块山体足足转了三圈,还是什么都没找到,反而弄得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铁鸢又累又饿,再加上来之前满满的期待落空,气得转身就走,“哥,你根本就是在骗人!”

    铁一也累得不轻,并没有阻拦铁鸢,等她走后直接坐在了块低矮石头上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是哪个环节不对,为什么找不到上次那个山洞,明明上次他就是从这里进来的。

    铁一弯腰捡起块石头,朝着那块石壁砸了过去,很快被反弹过来,气得他狠狠跺了下脚。

    原本铁一已经筹谋好一切,再复制个跟自己一样的东西出来,甚至多几个更好。

    这样他就可以躲在后,看他们跟达尔贝开战争斗,然后等达尔贝死后,他再跳出来杀死这个说不出是什么玩意的东西,赢得陆卉儿的芳心。

    对了,还有平顺……

    铁一想到那晚看到的力大无穷的平顺,心里有些发寒,他没想到一个只有几岁的小孩子,居然有那么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难道,那个小东西也是被复制的?不然怎么会那么强悍?

    铁一脑海里跳出这个想法,很快就被自己否定。

    他记得平顺就没有来过神女峰,这种可能性应该很小。

    不管他那恐怖的力量是哪儿来的,铁一认为这些都不是大问题。他需要的只是弄死达尔贝,然后再接管达尔贝的女人和孩子。

    平顺就算力气再大,也终究只是个孩子,等他顺利娶了陆卉儿,再耐心哄哄平顺,问题应该不大。

    铁一想着这些,低落的心情振奋起来,起身又开始寻找起那个山洞来。

    他相信那个山洞就在这里没错,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暂时找不到而已。

    就像那块能幻化人形的水晶石,铁一之前听都没听过,却亲见那张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。

    所以他认定这座山十分诡异,山洞口会突然找不到也没什么不可能的,或许只是时机没到,就像虫洞般没有跳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铁一继续忙碌起来,并不知道自己刚才丢出去的那块小石子并没有砸倒山体上,遇到了层透明的阻隔被弹了回来。

    那层阻隔十分的薄,如果不是贴近看根本就看不到,却异常坚固,用石头砸都砸不开。

    神女峰的天色逐渐暗下来,铁一却仍执着搜寻着不肯离去。

    他已经绕着这道山壁走了十多圈,却始终一无所获,根本找不到之前的那道狭窄的洞口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从铁一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,他立即转过身,惊愕看到一名全身被裹在黑纱里的女人。

    虽然她只露出双眼睛,但是曼妙的身材透露了她是女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有着这样漂亮眼眸的女人,绝对不是丑女人。

    铁一打量了下这个女人,总觉得她有点眼熟,却想不起在哪里见到过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黑纱女人眼神冰冷盯着铁一,眉头微皱起来,“之前我不是说过让你放下贪念好好生活么,你怎么又来了?”

    铁一本来找不到山洞就窝了一肚子的火,这会儿又被眼前的女人教训,气得狠狠瞪了她一眼,“你懂什么!我是来取回本就应该属于我的宝藏!它命中注定就是为我预备的,我要拿到它们,改变我现在潦倒的命运!”

    黑衣女人冷眼看着铁一,眼里露出抹嘲讽,“你想找到那笔宝藏,杀死P国国王取而代之?”

    她的话直戳铁一内心,令他惊奇瞪大了眼睛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的眼睛出卖了你的心灵,里面写满了贪婪的欲念。”黑衣女人缓缓摇头,“带着你的这些邪念离开吧,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P国的国运昌盛,还有几百年时运,不是你可以更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女人家懂什么!”铁一气得眼睛都红了,“达尔贝残暴不仁,根本就不配当国王!你以为自己是谁?你说国力昌盛就昌盛,但是国王以后肯定是我?!”

    “你被贪念遮住了眼蒙住了心,P国国王百年内不会更改变动,我好心劝你一句,不要再贪恋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否则你将会失去最宝贵的东西,后悔莫及。”黑衣女人一脸高深莫测,“走吧,别再回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铁一觉得这个女人根本就是在故弄玄虚,气恼瞪了她一眼,“你懂什么?!我有着宏伟的抱负,而且有预感一定能够成功!你什么都不懂,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,你以为自己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言尽于此,你命里并没有帝王之相,如果你非要勉强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黑纱女人说了句,似乎怕铁一不信,又补了句,“我会看星象和命盘,很多东西从出生就已经注定的。就算有时候能改变命运,那也是早就注定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在这里装神弄鬼,你以为自己穿得一身黑,就会巫术了?”铁一不满地瞪着黑纱女人,“赶紧走开,别在这里碍眼,惹急了我小心性命不保!”

    黑纱女人还没出声,从她臂弯里却钻出只毛茸茸的小豹子,虎视眈眈冲着铁一怒吼了声,声音不大,气势却格外惊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是上次那只小豹子吗?”铁一楞在原地,他绝对没有看错,那只豹子根本就是带他进山洞的那只,“快把它给我,我要它带着我再去找那个山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