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6章 守护人逃脱…

    那些寻宝人并不知道真正的入口在这里,只要从其他地方闯进去,最后都是落个横尸当场。

    黎珊每次看到那些丧命的人都摇头叹息,总算明白了什么叫人为财死。

    她的话令铁一想到之前来神女峰,遇到的那些死状恐怖的尸体,下意识问道,“难道那些人都是被你杀的?”

    黎珊狠狠瞪向铁一,“如果我有这个狠心,早就看着你被蛇毒浸染的肠穿肚烂,根本不会救你!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!”

    她左一个“小人”,右一个“无耻”地骂着,铁一并没有放在心上,只想知道神女峰的真相。

    更何况确实是黎珊在他毒发时出手相救,铁一虽然被利欲熏心,却并不是真正的十恶不赦之徒。不然早在刚才溜进来时,他就直接弄死黎珊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里并不是藏宝处,真正的宝藏另有玄机,而且里面机关重重。”

    铁一谨慎看了眼身旁的那块水晶石,敛眉问道,“你先告诉我,这山洞里的水晶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这么怪异?!”

    黎珊怒目而视,“哼,你根本就是为了这里的水晶而来,想要再镜像出另一个自己!”

    被黎珊戳中心事,铁一扬天大笑,“你说的没错,不过在这之前,我想弄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!”

    之前铁一还想自己摸索清楚,如今有黎珊这本活字典,他只需要逼问出来就好。

    黎珊狠狠扭头,根本不打算多说,“邪恶滋生疯狂,黑暗源自罪恶。你命里没有帝王相,就算付出所有,最后也只是落得一地鸡毛,白费力气罢了!”

    “少这么多废话!”铁一被这句话激怒,左手揪住黎珊的长发,右手握着从腿上抽出的匕首,阴恻恻威胁着,“你可以选择告诉我真相,或者,让我在你漂亮的小脸蛋上划上几道。”

    “卑鄙无耻!”黎珊气得嘴唇微颤,再次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拿蛇药喂给铁一,“我也不知道它们到底是什么,从我出生时看到的就是这些晶体,爹娘一直不让我太靠近,说它们会蛊惑人心,只有心灵纯正的人才不会被诱导,反而会得到无上的益处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蛊惑人心!”铁一眼眸紧缩,里面闪烁着戾气,“那些东西可以变成、人,变得和自己一模一样!这根本就是巫术,还有你,你刚才让那头小豹子变大,也是邪恶的巫术!”

    黎珊无语翻了个白眼,“我只会些浅显的观星和命盘,勉强能配几种蛇药,根本就不懂巫术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那刚才的幼豹怎么解释?那明明……”铁一想了下,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刚才看到的那幕,“它能骤然变大,你还不承认那是巫术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你的镜像人跳出来时,你是不是也觉得自己懂得巫术了呢!”黎珊反唇相讥了声,这才不情愿解释道,“那只幼豹是我从小抱过来的,它是幼兽思想纯净,只是顽皮时会跑去啃那块水晶。后来我发现,它只要情绪过于激动,就会顷刻间变成巨豹。等情绪恢复后就会恢复到原来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铁一根本不信,“胡说八道,刚才它都被我拎起来,也没见它变化!根本就是你操纵的,还在这里信口开河。”

    黎珊讥笑了声,“是吗?那是因为它太过靠近这块巨大水晶,你不信就带着我们走出这个山洞,我会证实给你看,事实究竟是不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哈,除非我大脑短路了才会去验证这个,它在这里不能变化更好。”铁一才没有那么蠢笨,他最忌惮的就是那只幼兽骤变,现在知道它无法变化,心里更是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铁一打量了眼山洞,发现那只幼豹早就跑得不见踪影,就没把它放在心上,指着最里侧一道石门道,“哪里是不是就是宝藏的真正入口?还有,门外那两具白骨又是谁的!”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”黎珊脸上的表情有几分犹豫,被绑在身后的手突然伸出来,冲铁一撒了把白色粉末。

    原来刚才黎珊跟铁一说了那么久,那只幼豹早已经偷偷溜到黎珊身后,咬开了绑住她的黑纱!

    铁一没有防备,连忙后退,仍是被呛得咳嗽连声,“咳咳,这是什么东西!是不是有毒?!”

    等他好不容易挥开那些白色的粉末,却发现黎珊已经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咳咳,可恶!”铁一气得直跺脚,快步朝山洞外追去,却始终没有找到跑走的黎珊,

    铁一不敢继续往外追,转身走回山洞,着急去复制镜像人。

    他相信黎珊逃走就不敢再回来,宝藏的事可以先放一放,目前最重要的是赶紧弄出镜像人,帮自己跟达尔贝对抗。

    神女峰早已经浸入暗夜中,四周一片漆黑,就像即将掀起狂风骤雨的永夜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Y国。

    自从福妈离开后,云毅除了偶尔去公司处理下事务,剩下的时间都在跟冷月一起照顾小菲凡。

    小小的她十分可爱,每天都笑脸迎人,根本没有哭闹过,照顾起来格外省心。

    闲暇的时候,云毅就会抱着小菲凡和冷月去外面走走,一家三口玩得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令人烦愁的时候,那就是小菲凡自从生下来就有一双尖耳朵,虽然上面没有兽毛,可是怪异的形状跟人类的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每次只要出门,冷月都会格外紧张小菲凡的耳朵,生怕她被人看到,总要给她戴上小帽子遮住。

    看着全程紧张兮兮的冷月,云毅十分无奈,他每次都劝说冷月不要太刻意留意小菲凡的耳朵,可是都没有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这样,云毅抱着小菲凡在海边的沙滩上漫步,冷月全程都在盯着小菲凡的耳朵,一秒都不敢放松。

    云毅无奈摇头,“宝贝,你可不可以不要去在意,没人会专门盯着我们小公主的耳朵看的。”

    冷月固执摇头,“不,不管人类还是别的种族,都会本能喜欢美好的事务。我希望我的宝贝是完美的,所有的人都喜欢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