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79章 阿毅,为什么我是你的替身?
    第2079章 阿毅,为什么我是你的替身?

    冷月纠结的不行,脸上的表情左右为难,看着仍趴在云毅怀里抽泣个不停的云菲凡,最终悠悠叹了口气,“可能真的是我错了吧,我真的太在意别人的看法,不想让我们的宝贝女儿承受半点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并没有,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们,才会让你对我如此的不自信。”云毅说着将冷月搂进怀里,然后转身看向一旁的院长,“矫正术取消,忘掉今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云总放心,我绝对守口如瓶。”院长恭敬点头,然后低声说道,“云总,我刚才为小小姐查验血样时,发现她跟我们的身体机能似乎大大不同。我认为她小小姐现在还小,耳朵的事暂时不用担心。等她长大些,说不定会自动隐藏起那双尖耳。”

    院长说得笃定,因为他刚才从血液检测结果里已经看出来,云菲凡居然带着猛兽的基因。

    这份基因图谱跟狼十分相像,院长虽然不明白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,不过他却隐隐有种直觉,云菲凡的耳朵以后应该会主动隐藏起来,这是动物趋吉避凶的生存本能。“

    院长的话令云毅惊喜瞪大眼睛,“你刚才说的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“三分,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。”院长据实回答,“小公主现在还小,我建议云总耐心观察,不用着急给她做手术。”

    云毅早就打消了做手术的想法,这会儿又听院长这么说,更是彻底将为云菲凡做矫正手术的想法给踹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“嗯,她本来就跟常人不同,你的猜测是对的!”云毅赞许点头,“今天的事到此为止,你可以领着助手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院长点点头,挥手示意助手跟着自己离开,那名年轻的助手再次看了眼小菲凡的尖耳朵,这才跟着院长匆忙走出无菌室。

    倚在云毅怀里的小菲凡看着穿白大褂的医生离开,终于停止了抽泣,小脸窝在云毅肩头不停磨蹭着,乖得格外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云毅左手抱着小菲凡,右手拦住冷月消瘦的肩,一家三口离开无菌室,坐上来时开的房车。

    一路上,云毅都在耐心哄着冷月,直到她脸上终于露出抹笑容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对云毅来说,他根本就不在意小菲凡的尖耳朵,真正在意的是冷月脸上的担忧。

    之前他为了让冷月放心答应为小菲凡做手术,可看到嚎啕大哭的小菲凡,顿时心疼地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只是冷月的情绪仍然需要安抚好,云毅实在不想再看她为这件事烦神费心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把心放心肚里,我相信凡凡长大后肯定能自由收起她的尖耳的。”云毅的语气格外温和,“她可是你的女儿啊!你都能自由切换形态,我相信凡凡肯定也不会差!”

    冷月心里根本没什么底气,可是她也不舍得再让小菲凡哭泣,只好无奈点头,“希望如此吧!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这样不会错的,如果福妈在就好了,还能给我们些参考意见。”云毅说完就后悔了,不该在这时提起福妈的,那只会令冷月心情更加低落。

    果然,冷月目光幽幽投向窗外,无声叹了口气,半句话都没再多说。

    云毅连忙转移她的注意力,“月儿,凡凡好像饿了呢。”

    冷月低下头,可爱的小菲凡正咬着小手指玩得开心。

    看着宝宝无邪的笑脸,冷月郁郁的心情豁然晴朗,她伸手把小菲凡的手指拉出来,柔声哄起来,“不可以吃手指哟,是不是饿了?妈咪冲奶粉给你。”

    车内沉郁的气氛终于缓和了不少,云毅总算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载着冷月和小菲凡回到家,冷月脸上的表情才终于缓和过来,只是眉宇间仍有几分疲惫。

    眼看着已经快到黄昏,云毅生怕冷月坐了那么久的车会累到,陪着她躺在卧室休息。

    小菲凡之前在无菌室内哭了好久,这会儿一捱到床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冷月心情反反复复的,疲惫的厉害,在云毅温暖的怀抱里,很快陷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云毅睡下没多久,手机就响了起来,他生怕吵到睡得正香的冷月,小心从床上下来,走到外面去接。

    “齐宇?什么事?”云毅看了眼外面,发现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听筒内传来嘈杂声,齐宇的声音有些熏醉,显然是喝了酒,“阿毅!你来,赶紧过来陪我喝酒!”

    云毅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头,“我要陪月儿照顾女儿,最近晚上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一杯!就喝一杯也不行么!我都快要死了!”齐宇大声嚷起来,“你要是不来,我就把酒吧搬去你家,吵得你们晚上都睡不好!快过来,喝一杯就行!”

    云毅知道齐宇还真有这个本事,无奈摇了下头,“你在哪个酒吧?”

    他并不想去喝酒,而是想看看齐宇遇到了什么事,怎么喝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齐宇报了个地址,云毅看了眼仍睡得很沉的冷月和小菲凡,转身走出卧室,开车消失在夜色里。

    他很快来到那间酒吧,里面人声鼎沸,打碟声震得耳朵跟着嗡鸣。

    云毅从人群中穿过去,很快来到齐宇所在的包厢,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包厢里只有齐宇自己,半躺着靠在软沙发上,正扬手往喉咙里灌酒,地上滚了一堆的酒瓶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喝那么多?”云毅从满地的空酒瓶中走过,来到齐宇跟前,伸手想要拿走他手里的那瓶洋酒。

    齐宇躲开云毅的手,咕嘟咕嘟又怼了好几口,这才将喝空的酒瓶丢在地上,醉醺醺拍了下身边的位置,“来,陪我,一起喝酒!”

    云毅压根就不是过来陪齐宇喝酒的,皱眉问道,“你到底是怎么了,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?”

    “嗝——”齐宇打了个酒嗝,抬头看向云毅,喝得猩红的眼里满是困惑不解,“阿毅,你告诉我,我到底哪一点不好?为什么要做你的影子你的替身!”

    云毅的眉头皱得更高,“你说的什么鬼话?我是我,你是你,怎么可能是我影子替身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