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宇刚才也是气急攻心,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行为。

    这会儿巴掌挥出去,心里到底是有些不忍的,毕竟他跟慕容雪不一样,是真的投入过感情的。

    “雪儿,我……”齐宇喃喃着想要道歉,可是看到慕容雪跟之前完全不一样的形象,这句话怎么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混蛋王八蛋!”慕容雪从小到大都是被宠坏的小公主,哪里受过这种气?

    她眼里噙着泪,捂着脸痛骂齐宇,“你为了一个女佣,竟然打我耳光,还敢说自己跟她没什么!齐宇,我恨你!这记耳光我一定会还回来的!”

    慕容雪骂完,生怕齐宇会再打自己,捂着脸跑出门外,“你等着,我会让我哥哥找你算账的,你这个混蛋!”

    齐宇目视着慕容雪跑走,低头看着自己刚才挥出去的手,怅然若失地倒在沙发上,长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不由想起婚礼上的自己,那是的他笑得格外灿烂,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帅气的新郎。

    又怎么能够想到,自己的婚姻,从头到尾,根本就是一场被利用的闹剧呢?

    缪春花抱着齐睿站在角落里,全程目睹了一切后十分不安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不知道刚才跑走的是齐少的正牌老婆,如果早知道,她根本不会给齐少打电话的。

    现在好像因为自己,害得人家小夫妻吵架闹不和睦,她觉得自己简直是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缪春花越想心里越愧疚,站在原地犹豫了会儿,抱着齐睿走到齐宇跟前,低声说道,“对不起齐少,刚才我是真的不知道少奶奶的身份,害得你们吵架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叫她少奶奶,她不配。”齐宇烦躁地抽了根烟,徐徐吐出烟圈,“这跟你没关系,我们本来就快要离婚的。你只要照顾好睿儿就好,其他的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看着满脸烦躁的齐宇,缪春花不敢再多说什么,抱着齐睿走出了客厅。

    她只是来这里帮忙照顾孩子的女佣,主人家里的事情,她是插不上话的。

    齐家别墅因为慕容雪的离去变得安静下来,气氛格外低沉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齐宇烦躁地吞云吐雾,整个人陷入在混沌的烟气中。

    而慕容雪哭着跑出别墅后,坐上车就给慕容怀打电话告状,哭得抽泣不已,“哥,你快来,齐宇他……他打我!”

    “什么?简直岂有此理!”慕容怀听到直接炸毛,他平时最疼爱慕容雪,不舍得让她受委屈。

    现在齐宇那小子居然打了他,这简直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!

    慕容怀气得立即从办公桌后站起来,大声问道,“你现在在哪儿?齐宇那小子呢?我现在就过来!”

    “嗯,哥,我怕他还打我,就坐在别墅外的车子里。”慕容雪哭着为自己找理由,“你赶紧过来给我做主,我不要再跟齐宇过下去了,我要跟他离婚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先别哭,离婚的事以后再说,我现在马上过来。”慕容怀说着挂断电话,朝着齐宇家赶来。

    他虽然心里很生气齐宇居然打了慕容雪,却没想过要让俩人离婚。

    毕竟在慕容怀看来,小夫妻俩就没有不闹矛盾的。齐宇打人不对,他肯定会狠狠教训一番给慕容雪出气。

    至于离婚这件事,必须得慎重,毕竟两人都已经有了孩子,又不是玩扮家家酒,说分就分了的。

    慕容怀一路将车子开得飞快,没多大会儿就来到了齐家别墅,隔得老远就看到慕容雪的那辆红色跑车。

    他停车下来,敲了下慕容雪的车窗,“雪儿?”

    慕容雪摇下车窗,给慕容怀看自己被齐宇打肿半边的脸,委屈万分向慕容怀诉苦,“哥,齐宇他为了个女佣打我!我长这么大都没被人打过,不想活了啦!”

    看着双眼哭得红肿的慕容雪,慕容怀心疼的不行,“好了,你先不要哭。我去找齐宇那小子问清楚,他是不是疯了,居然为了个小女佣对你动手!”

    慕容雪继续添油加醋地哭闹起来,“哥,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多混蛋,跟那个女佣混在一起不说,居然还对我动手。这个家我是一分钟都待不下去,必须要跟他离婚!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哭,我进去问清楚,”慕容怀安抚着自己妹妹,“离婚可不能那么草率,你不要动不动就挂在嘴边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赶紧又哭了两声,指着自己肿了半边的脸,“哥,你看看我的脸!难道你还想让我继续跟着齐宇这个家暴的渣男,让他把我另外半张脸也打肿么?”

    “他敢!”慕容怀立即急眼,“我这就进去问问,这小子是不是得了失心疯,居然连你都敢打,反了他了!”

    慕容怀撂下这句话,就转身朝齐家别墅走去,急着给慕容雪出气。

    且不说他自己跟齐宇好哥们的关系,就只说自己是齐宇的大舅哥,也绝对不允许齐宇对慕容雪动手。

    他今天一定要找齐宇要个说法,问问齐宇是不是疯了,怎么敢出手打人!

    慕容雪在车内犹豫了下,生怕齐宇会揭穿自己闹离婚的真相,连忙跟了上去,“哥,你等等我啊!别走那么快!”

    兄妹俩很快来到客厅,刚进门就被烟味给呛得不行,慕容雪直接咳嗽着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慕容怀挥了挥满屋子烟气,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齐宇,不满质问道,“齐宇,你是意识到出手打雪儿不对,这才抽起闷烟的吧?你小子不要太过分,赶紧给雪儿道歉!”

    齐宇心情沮丧地半靠在沙发上,地上早已经丢了一地的烟头。

    他从烟雾中抬起头,看到慕容怀站在自己不远处,嘴角扬起抹嘲讽,“怎么,你是来为雪儿讨公道的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慕容怀恶狠狠瞪了齐宇一眼,“你这个混蛋,当初我把妹妹嫁给你,可不是让你打她的!你在那么多人面前说要爱她保护她一辈子,这才多久而已,当初的誓言就全部被狗给吃了吧!”

    面对慕容怀的责难,齐宇并没有辩解,而是闷闷点了下头,“可能吧,当初那些誓言,大概真的全被狗吃了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