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85章 爱情是什么?能吃么?
    第2085章 爱情是什么?能吃么?

    眼看着距离他们订婚的日子越来越近,君梦云的心跟着忐忑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她用了很久的时间,才说服自己接受那晚被慕容怀强、暴的噩梦,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意外的缘故。

    等好不容易说服自己,君梦云才鼓起勇气给慕容怀打了这个电话。

    原本拨号时君梦云心里还有几分慌乱,这会儿听到慕容怀温柔的声音,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怀哥哥,我……”君梦云犹豫了下,低声问道,“你有没有空,我想请你出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吃饭?”慕容怀看了眼手腕上的百达翡丽,距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而已,“可以,约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喜悦的红晕爬上君梦云的脸颊,她喜滋滋报出餐厅地址,耐心等着慕容怀的到来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慕容怀出现在餐厅的单间内,一身宝蓝色的西服被他穿得格外笔挺,看得君梦云差点忘了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慕容怀嘴角扬起抹轻笑,“怎么,我的脸上有东西?”

    君梦云被问得俏脸更加红润了几分,低下头端起果汁喝了一小口,遮掩自己的慌乱。

    看着满脸娇羞的君梦云,慕容怀拉开椅子坐下,打了个响指唤来站在门外的服务生,“把你们这里的特色美食都上来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恭敬离开,独立的单间内气氛有些过于安静,君梦云觉得都能听到自己如擂鼓般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慕容怀为自己倒了杯红酒,刚端起来浅抿了口,就听到君梦云疑惑的询问声,“怀哥哥,你……你有没有爱过我?”

    这句话君梦云问得格外轻,如果不是房间过于静寂的话,甚至都听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慕容怀端着红酒的手一顿,迷人的桃花眼深深凝视着君梦云,直到她不敢与自己对视,这才低声笑了起来,“爱?爱是什么东西?能吃吗?”

    他的回答显然出乎君梦云的意料,她难堪地咬紧下唇,心里闷闷的有些想哭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喜爱自己,当初怀哥哥为什么会对自己做出那种事?

    就在君梦云想不通时,慕容怀似乎已经猜出了她的心思,笑得更加肆意,“云儿,你只要做了慕容家的少奶奶,每天把我伺候舒服就好了,其他根本不用多想。”

    君梦云低垂着头不敢去看慕容怀那双晶亮无情的眼眸,心里梗的厉害,很是后悔自己今天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不应该请慕容怀出来吃饭的,现在弄得局面如此狼狈……

    原本是想趁着订婚前给自己吃个定心丸,可是现在却弄得自己更加不堪起来。

    君梦云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,爷爷让她一定要嫁给慕容怀,可是眼前坐着的慕容怀,跟她儿时记忆里那个温暖的怀哥哥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对君梦云来说,她不仅仅只想做慕容家的少奶奶,更渴望得到慕容怀的爱,成为他心目中最爱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看上去,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……

    至少在慕容怀看向自己的眼眸里,君梦云完全看不到爱怜两个字。

    她心里低叹一声,眼神黯然问道,“怀哥哥,你是不是已经有了爱的女孩?”

    刚才慕容怀还在悠然品酒,听到这句问话,脸上的浅笑瞬间冷凝下来。

    他抬眼看向窗外,眼神虚浮到令人捉摸不透,久久才开口道,“对我来说,女人只是件衣服罢了。云儿,如果你想要嫁给爱情,我绝对不是良配。你可以让你爷爷解除婚约,我不强求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慕容怀将手里的高脚杯放在桌上,站起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刚打开包间门,服务生正好推着餐车走进来,态度无比恭敬道,“怀少,饭菜已经做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上了,直接记在我账上就好。”慕容怀撂下这句话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服务生瞬间傻眼,要知道他推过来的这些菜肴,可是西餐厅的顶配,价值8888元,就这还不包括里面的红酒。

    可怜的服务生看了眼一脸呆滞坐在包厢里的君梦云,轻声问道,“君小姐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摆上来吧。”君梦云优雅点头,心里的苦楚只有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原本她是想跟慕容怀共进午餐的,现在却搞得如此狼狈。心痛到不能呼吸也就算了,不能再亏待自己的胃。

    君梦云努力告诉自己,这是在公共场合,一定要保持好端庄的仪态,哪怕此刻她想要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服务生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乖巧上好菜,立即推着餐车离开。

    等单间里恢复到宁静,君梦云看着摆的满满的精致菜肴,想着慕容怀刚才说过的话,眼泪终于无声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怀哥哥来说,她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,只是繁衍后代的工具吧……

    君梦云独自在西餐厅的房间内低泣,慕容怀已经扫兴地回到自己车内。

    他拉开车内侧的置物盒,里面放着条浅蓝色的方巾,颜色已经有些泛黄,显然是很多年前的。

    慕容怀眼神变得深邃起来,伸手拿起那条方巾,思绪跟着飘回到当年……

    那时的他和年幼的瑶儿迷失在崖底,毫无野外生存经验的两人互相照顾,努力想要走出困境。

    只是连惊带吓再加上目睹亲生母亲死去的惨痛,当晚慕容怀就发起高烧,难受的快要死掉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崖底格外渗人,彼时年幼的两人毫无依附,就像随时会被怪兽吞噬的猎物。

    慕容怀烧得浑身都是痛的,身上滚烫的厉害,脑子昏沉沉到想要呕吐,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死去。

    在他最艰难的时刻,是瘦弱的瑶儿跑到不远处的溪水畔,用掉落的野果壳端来水,然后用方巾帮他擦拭身体降温。

    慕容怀至今还记得那一幕,沉寂的夜色里,虚弱的他被善良的瑶儿抱在怀里,一边为他擦汗,一边轻声鼓励着他,“怀哥哥别怕,我们一定可以走出这里的!我妈咪曾经说过,所有的磨难都是成长,我们这是要长成大人了呢!”

    当年的瑶儿还絮絮叨叨说了些什么,当时高烧厉害的慕容怀已经有些记不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