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86章 当年的女孩,她叫瑶儿…
    他只记得自己在冰凉方巾的擦拭下,滚烫的身体终于稍稍降温了些,然后在瑶儿的低喃声中终于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第二天醒来时,他的高烧终于退了,看着抱了他整晚的瑶儿通红的眼睛,慕容怀当时感动的差点流泪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里,瑶儿根本就是天上派下来的小天使,是来拯救他的!

    如果没有瑶儿的出现,他可能早就已经葬身在这片陌生的崖底!

    “怀哥哥,你醒了?”年幼的瑶儿看到慕容怀醒过来十分高兴,有些脏的小手拼命揉自己困到不行的眼睛。

    慕容怀知道她的手是因为照顾自己弄脏的,接过她手里还湿着的方巾洗了下,帮瑶儿擦干净手和笑脸,“昨晚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呢,怀哥哥,我们还要一起走出去。你答应过的,等出去后带瑶儿去看海。”瑶儿的眼里满是希冀,之前两人赶路时她说自己没有见过大海,慕容怀就答应她,等走出这里,就带她去看大海。

    慕容怀看着瑶儿的笑脸,心里暗暗发誓,这辈子都要保护好这抹纯真的笑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,取下脖子里挂着的琥珀吊坠,戴在瑶儿的脖子上,“放心,我说话算话。你收好这枚琥珀吊坠,如果我忘了就拿它来找我。到时候我一定会兑现诺言!”

    “嗯,”瑶儿重重点头,看了眼自己身上,发现没有什么能送给慕容怀的,想了下把那块用过的方巾递给他,“怀哥哥,我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,只有这块方巾,送给你作为回礼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至今还记得,当时他无比珍视地收起那块方巾,把它当成了他和瑶儿友谊的见证,等着走出去后兑现许下的承诺。

    可是后来……

    慕容怀幽幽叹了口气,后来脱险后,他就彻底跟瑶儿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她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似得,再也找不到踪迹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眼前这块方巾,慕容怀甚至怀疑,自己在崖底和瑶儿的偶遇,是不是自己幻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每次慕容怀想要放弃寻找瑶儿时,这块方巾都会跳出来,提醒他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,他还欠着某个女孩承诺。

    瑶儿,你到底去了哪儿?

    我一直都在等着你突然出现,拿着那块琥珀来让我兑现当年的承诺!

    瑶儿,你知道我一直都在等你吗?

    为了你,我还需要游戏人生多久你才出现。

    慕容怀好看的眉峰皱起,诉说着无声的挂牵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童年时与瑶儿的相遇,是他晦暗时光里最灰寂的一抹彩虹。

    她照亮了他黯淡的人生,然后像流星般悄然消失,无论他用尽多少气力,都找寻不到她的踪迹……

    这些年来,慕容怀都一直在等着有人拿着琥珀吊坠来找他,可是年复一年过去,他却始终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眼看着他就要订婚,那个照亮他晦暗童年的小天使却再也没有出现过!

    慕容怀幽冷的黑眸里泛着绝望,眸底藏着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深情。

    这种深情像沉重的石块,压得慕容怀几乎快要窒息。

    他的心头蹿起股无名火,越来越烦躁起来,索性调转车头,看向酒吧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慕容怀只想用最烈的酒来麻痹自己,消除心头那发狂般的渴盼。

    车子像离弦的箭般射出去,很快载着慕容怀来到酒吧。

    他轻车熟路推开门,走向自己专用的包厢,身形带着几分落寞。

    正在吧台喝酒的灵儿看到他走过来,立即眼前一亮,放下高脚杯风情万种走过来,“怀少,今天怎么有空来了?”

    慕容怀大手将灵儿搂进怀里,想到她上次伺候自己的乖巧,捏着她的翘、臀走向包厢,“你说呢?当然是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啦,”灵儿拍开慕容怀作怪的手,娇嗔横了他一眼,“人家才不信呢,怀少有那么多红颜知己,怎么可能会想灵儿。”

    灵儿长着一双酷似童年瑶儿的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“不信?”慕容怀一脚带上包厢门,拽着灵儿倒在软沙发上,握着她的手往下拽,笑得格外邪肆,“不信你摸摸,他早就急不可耐了。”

    “怀少真会捉弄人,讨厌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娇嗔着任由慕容怀上下其手,两人在昏黄的灯光下直入主题,响起悉悉索索的脱衣声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包厢的地上就丢满了灵儿的衣服,慕容怀高傲半靠在软沙发上,眯眼享受着灵儿的服务。

    忙碌着的慕容怀并不知道,就在同一间酒吧的角落里,自己的亲妹妹慕容雪,正在一杯杯喝着闷酒。

    自从跟齐宇闹翻后,慕容雪就再也没有回去过。

    反正她是打定了主意要跟齐宇离婚的,又怎么可能会主动回去看齐宇的黑口恶面!

    酒吧里的灯光旋转滚动着,迷醉的光影落在慕容雪身上,映衬的灯下的她更显妖娆妩媚。

    慕容雪一直长得很精致,上挑的眉眼风情万种,尤其是在精致的妆容下,整个人更具风情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生育后的她,身上褪去了少女的青涩,多了层成熟的诱惑,就像熟透了的八月仙桃,令每一个路过她身旁的男人都忍不住侧目。

    慕容雪是知道自己美丽的外貌和诱人风情的,她借着喝酒,把身上的无肩抹裙往下拉了下,呼之欲出的春、光更是吸引了不少色狼的目光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虎视眈眈的目光,慕容雪心里更多的是得意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的长处,更乐意见到那些男人为自己神魂颠倒,却又自卑地不敢过来搭讪。

    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,每每都让慕容雪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慕容雪得意地扬起喝了口红酒,甜滋滋的酒香令她惬意眯上眼睛,跟着酒吧震天响的音乐摇晃起身体。

    几首劲爆的舞曲过后,慕容雪已经渐渐有了几分醉意,视野远不如之前清晰,看上去都变得朦胧起来。

    她晕乎乎站起来,准备离开酒吧,眼前突然晃过去道人影。

    那道人影身形挺拔,帅气的五官英俊逼人,冷漠的脸上不苟言笑,好像正是慕容雪心心念念的云毅!

    “毅哥哥!”慕容雪摇摇晃晃朝那道身影追去,好几次都差点被擦肩而过的酒客给撞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