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8章 离婚:雪儿保重…

    她想到不久前自己还在指责齐宇,可是自己呢?

    痴恋了云毅那么久的她,先是傻乎乎嫁给了齐宇,现在居然跟个陌生人疯狂了一夜!

    之前她所有的修养和自爱,都被现实狠狠打了一巴掌,踩进了污泥里。

    这样的她,还有什么脸回去见齐宇?又怎么可能有脸出现在云毅的面前?

    慕容雪在酒店房间哭了整整一上午,直到再也没有力气,才擦干眼睛从房间走出来。

    她搭乘电梯来到大堂,刚准备走,就被前台的迎宾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迎宾笑得一脸不自然,“抱歉小姐,麻烦你结一下费用。住宿费单晚688元,还有里面的消耗品180元,共计868元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顿时觉得像被人狠狠甩了一记耳光,她不仅被人占了便宜,还要出住宿费?

    还有那个消耗品是什么东西?难道是套……

    慕容雪颤抖了下,就像被毒蛇咬了一口似得,心里作呕的厉害。

    她问都不敢多问,立即刷卡结清费用,逃也似得离开了。

    慕容雪踩着高跟鞋逃出酒店,身形踉跄到差点当场摔倒。

    等她好不容易逃出那个视同蛇蝎的酒店,看着头顶上明晃晃的太阳,差点虚脱在当场。

    她不知所措捂住自己滚烫的脸,觉得路上每一个从自己路过的人,都在冲她指指点点似得。

    慕容雪低着头走路,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。

    她曾经觉得自己处处高人一等,现在呢?呵呵,比最低级的J女都不如!

    慕容雪脚步虚浮走在街上,直到黄昏来临,才累得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脏极了,家都不敢回,随意找了路边的旅舍住了进去。

    现在酒店两个字对慕容雪来说最敏、感,她宁愿在外面冻死饿死,也绝对不会再住到酒店去!

    甚至于连慕容家,慕容雪都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脸回。

    直到夜幕降临,繁星挂满苍穹,慕容雪才终于接受自己被人占了便宜的事实。

    她坐在阳台上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,觉得那么大的世界,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地。

    慕容雪收拾了下心情,等心平气和后,给齐宇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传来齐宇不冷不热的声音,“说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慕容雪差点掉泪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齐宇都是用最温柔的声音跟她说话,现在却变得这么疏离冷淡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闹出来的,又怪得了谁呢?

    慕容雪深深吸了口气,尽量让声音听起来平稳,“齐宇,我们去办理离婚手续吧。”

    齐宇就知道慕容雪打电话过来时为了离婚的事,无奈叹了口气,“好,既然你坚持离婚,我也不会阻拦你去追求幸福。但是雪儿,睿儿我是不会给你的。如果你硬要睿儿,我不可能会同意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齐宇,我想通了,睿儿给你,我什么都不要。”慕容雪声音微弱的厉害,“明天你找个时间出来吧,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。”

    齐宇原本已经想好了无数种可能,没想到慕容雪竟然主动放弃了齐睿的抚养权。

    他听得惊愕了两秒,这才慢慢点头,“好,明天上午十点吧!你住在哪儿,到时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明天民政局门口见。”慕容雪说完就挂断了电话,早已经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对于齐宇,慕容雪之前是不屑的,可是自从上午的事情发生后,她觉得自己在对着齐宇说话时,已经毫无底气。

    慕容雪觉得自己愚蠢的厉害,这样的自己根本没有办法照顾好齐睿,倒不如主动选择放手。

    她决定不再跟齐宇耗下去,索性做个了断,两人各自安好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慕容雪早早就从旅舍起床,亦步亦趋朝民政局走去。

    上一次她来这里时,虽然脸上带着笑,心里却是有几分不情愿的。

    这会儿再度走向那个地方,慕容雪的心情格外的沉重。

    究根结底,这一切都是她的冲动造成的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不是她妄想着嫁给齐宇就能接近云毅,又怎么会把自己弄成今天这么的狼狈?

    等慕容雪好不容易来到民政局门口,顺着楼梯往上走,就看到齐宇居然早早就等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他穿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,腰线笔直挺拔,就是脸色有些憔悴,显然已经有很久没有休息好了。

    齐宇早早就来到民政局门前等着,看到慕容雪出现,淡淡点了下头,“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慕容雪跟着点头,心里却格外的别扭。

    上次她跟齐宇来这里是,两人是即将举行婚礼的新婚夫妇;而这一次,却要形同陌路。

    眼前的景物依旧,却早已经物是人非,这是何等的讽刺?!

    慕容雪心里苦笑了声,冲着齐宇道,“走吧,我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齐宇看着脸色难看的慕容雪,虽然心里很气她的所作所为,却仍是下意识关切问了句,“雪儿,你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事?怎么脸色这么难看?”

    “有吗?没有的事。”慕容雪心虚地别开视线,根本不想让齐宇发现自己的狼狈。

    她努力挤出抹笑容,怀着对齐宇的歉疚,真心祝福他道,“齐宇,换了证后我们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,祝你幸福。”

    齐宇黑色的眼眸里蓄满伤痛,看着自己曾经深爱过的慕容雪,轻叹了口气,“好,雪儿,我知道你爱的是阿毅,但是他已经结婚了。我可以放你自由,让你去追求幸福,但是阿毅你还是放弃吧,他并不适合你。好好再找个爱你的男人过日子,睿儿我会照顾好的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的慕容雪鼻头酸涩的厉害,根本不敢吭声,低着头率先走进民政局。

    齐宇看着不发一言的慕容雪,以为她仍旧在厌恶自己,再次叹了口气,抬脚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等慕容雪和齐宇从民政局出来,两人已经毫无婚姻关系,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齐宇感触地看着慕容雪,这个他曾经爱得痴狂的女孩,轻声道,“雪儿,保重。如果以后遇到什么困难,你可以打电话给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