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9章 睿儿可以叫爸爸了…

    慕容雪黯然点头,没有再多说一句话,扭头走向自己的跑车,发动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绝尘而去的红色跑车,齐宇嘴角溢出抹苦笑,他的婚姻,就这么结束了。

    雪儿,祝你幸福……

    齐宇在心底无声为慕容雪祝福着,跟着跳上自己的车子,朝齐家别墅驶去。

    从今天起,他又恢复成了单身汉,只是身边多了个可爱的儿子。

    经过离婚事件,齐宇再也不愿意相信什么爱情,他觉得那都是骗小孩的把戏。

    往后余生,他只想带好自己的儿子,父子俩相依为命就好。

    慕容雪从离婚的那天起,就直接搭乘航班,消失在Y国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齐宇整个人比之前显得沉稳许多,每天往返在家和公司两点一线,过得十分充实。

    至于齐睿,齐宇放心得交给了缪春花照顾,细心的她将小齐睿养得白白胖胖。小家伙每天都开心笑个不停,整个人都胖了一圈。

    缪春花是个十分朴实的人,不仅照顾起齐睿来尽心尽力,别墅里更是打点的格外整洁。

    哪怕有女佣专门做这些事,闲不住的缪春花仍是做着各种力所能及的,洗衣做饭打扫卫生,她基本每天都会帮专门做卫生的女佣搭把手。

    少了慕容雪的齐家别墅变得格外融洽,欢声笑语比之前要多得多,根本不需要齐宇头疼半点。

    眼看着没了女主人的家反而越来越温暖,齐宇的心境也开始发生了些改变。

    他之前都是和慕容雪在外面吃饭,现在反而养成了回家吃饭的习惯,只为了那温馨的气氛。

    这天,齐宇像往常一样回到家,就看到小小的齐睿正被缪春花抱着,摇摇晃晃学着走路。

    小齐睿已经十个多月了,平日里格外乖巧听话,就是天性喜欢冒险,还没到一岁呢,就缠着缪春花教他走路。

    年幼的齐睿走得正开心,就看到齐宇站在门口,张开小手就朝他奔过去,都忘了自己还不怎么会走路的事。

    齐睿刚摇晃着迈了两步脚,就歪着往一旁倒去,吓得齐宇和缪春花连忙奔过去,生怕会摔倒年幼的他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赶到,一把捞起差点歪在带上的齐睿,逗得齐睿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胖乎乎的伸着小手去摸齐宇的下巴,奶声奶气道,“爹地,爹地!”

    这还是齐睿第一次开口,稚嫩的童音令齐宇瞬间蓄满泪花,感动得哽咽起来,“爹地在这儿呢!睿儿真乖!”

    齐宇鼻头有些酸酸的,第一次切身感觉到父亲这两个字重如千钧,同时又是那么的温暖。

    他看着酷似自己的儿子,抱着他朝客厅走去,缪春花浅笑着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她之前还在为齐宇抱不平,不明白那么优秀的他怎么就被离婚了。

    不过看着齐宇脸色比之前更加红润,缪春花就跟着放心下来。她知道齐宇是个好人,至于感情的事谁也说不清楚,或许是跟之前的少奶奶没有缘分吧!

    身为女佣,缪春花知道要恪守本分,照顾好小少爷就好,其它事也轮不到她来操心。

    等齐宇抱着齐睿进了客厅,缪春花赶紧来到厨房,将烧好的饭菜端过来摆在桌上,然后束手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齐宇抱着齐睿坐下来,拿起筷子准备吃饭,看到站在一旁的缪春花,笑着招呼道,“小缪,来,坐下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缪春花摇头拒绝,“不用了,主仆有别,齐少跟小少爷一起吃就好。”

    齐宇有些不好意思,“这些天都是你在照顾睿儿,不用那么客气的。来,大家一起吃饭,没有那么多讲究。”

    然而不管齐宇怎么让,缪春花都不同意,坚持要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齐宇喊了几次见缪春花执意坚持,就没再多劝,怕她会更加不自在。

    他一边吃饭一边耐心喂着齐睿,这时的齐睿已经可以吃些辅食,乖巧地吃得正香。

    等喂齐睿吃饱,缪春花立即走过去,冲齐睿伸出手,“小少爷吃饱了哦,来,到春花这边来,不要耽误你爹地吃饭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不影响。”齐宇冲缪春花斯文点头,让她不用过于担心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缪春花顺从的又站在一旁,等齐宇吃过饭后,和做清洁的女佣收拾了下桌面,才去厨房里吃晚饭。

    等缪春花吃饭出来,齐宇正陪着齐睿堆积木,父子俩玩得不亦乐乎,开心得像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缪春花走过去,冲齐睿拍拍手,指了下窗外,“小少爷,天已经黑了,要洗澡澡睡觉觉咯。”

    齐睿虽然还想再玩一会儿,不过他很听缪春花的话,伸手扑进她怀里,任由她带着自己去洗澡。

    缪春花格外麻利,很快帮齐睿洗完澡,又给他讲了两个故事,玩了一天的齐睿乖巧陷入梦乡。

    齐宇也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洗浴后换上了浴袍。

    今晚的夜格外静怡,齐宇随意来到阳台上,看着繁星满天的苍穹,抽出根烟点燃,缓缓吞云吐雾起来。

    缥缈的烟气将齐宇的脸庞笼罩起来,看不出他此时的表情是喜是忧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齐宇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走回卧室捞起手机,看也不看就摁下了接听键,“哪位?”

    电话里传来慕容怀的声音,“是我,齐宇,有没有空,出来喝两杯?”

    齐宇愣了两秒,嗓音有些干巴巴的,“不怎么想去,我刚洗过澡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因为和雪儿离婚的事,最近和我们疏远了很多。可是大兄弟一场,真的就这么渐行渐远么?”

    慕容怀的声音格外低落,“明天就是我订婚的日子,咱们三个出来聚聚,来个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既然慕容怀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,齐宇也不好再板着脸说不去,“好吧,一会儿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,齐宇就挂了电话,走回房间换了身衣服,开车去了三人经常去的酒吧。

    等齐宇到时,慕容怀早就等在来那里,云毅显然还没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次是阿毅垫底了,”慕容怀抄起桌上的酒抛给齐宇一瓶,“来,为了庆贺我终于走进了婚姻的坟墓,今晚咱们一定要来个不醉不归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