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0章 慕容怀订婚…

    自从跟慕容雪离婚后,齐宇的心情都不怎么好,只是压在心底不说而已。

    这会儿慕容怀邀约喝酒,齐宇索性放开压抑许久的心情,仰头灌起酒来。

    他想着最好大醉一场,就当跟荒唐的过往告别。

    看着齐宇一语不发就猛灌酒,慕容怀想到自己即将结束单身生活,跟着拎起瓶酒肆意灌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俩默不作声对着酒瓶吹起酒来,转眼就一人喝光了两瓶,仍嫌不解恨得继续喝着。

    等云毅来到酒吧时,慕容怀和齐宇都喝得有些微醺,眼睛蒙上了层醉意沉沉的猩红。

    云毅刚一进来,慕容怀就不满地冲他嚷起来,“你又迟到,每次都是你迟到,罚酒!”

    “罚酒就罚酒,”云毅走进来坐在沙发上,拎起一瓶酒慢慢喝了口,“我可不像你们,仰头猛灌,酒可不是这么喝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我明天就要结束单身汉的黄金生涯,然后很快就会走进婚姻的坟墓,从此自由将跟我无关,我怎么可能会不愁!”慕容怀醉醺醺说着,满脸的不甘心,“我还没逍遥够,根本不想被女人绊住腿!”

    齐宇也喝得有些微醉,不开心地直摇头,“呵呵,感情这东西,根本就是毒药,沾上就非死即伤。”

    看着郁闷到极点的两人,云毅淡然笑了起来,“你们呀,非要庸人自扰,怎么会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呢?我和月儿就很简单,平淡的爱情,浅浅的安宁,日子过得还算舒心。然后有了小菲凡后,我们又多了份幸福。”

    齐宇正仰头灌酒,听到云毅的话,嘴角扬起抹讽刺的嘲讽,“阿毅,所以说我们很羡慕你,这份简单幸福的生活,是我根本求也求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苦笑了声,“今天我正式告诉你们,雪儿她已经和我离婚了。从今以后,她的人生和我无关,我们只是擦肩而过的路人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满脸沉郁的齐宇,慕容怀恨铁不成钢摇头道,“齐宇,我知道这件事是雪儿对不起你,拗着非要离婚不可。唉,兄弟,你好好养育睿儿,相信等她冷静过后,就知道谁才是最合适她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之前就知道慕容雪迷恋云毅,不过却不知道她这次离婚也是为着云毅,还以为慕容雪只是任性而已。

    他那刁蛮的妹妹脾气他最清楚不过,认为慕容雪等情绪沉淀下来就会回头,因此并没有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齐宇也不解释,这话他也根本说不出口,只是眼神淡淡看着云毅,心里难堪的厉害。

    大概再没有谁,会比他遇上的这种境况更加讽刺吧?

    妻子最爱的男人,居然是自己多年的铁哥们,呵呵,这操蛋的人生,真特么令他想大醉一场。

    云毅看着表情黯然的齐宇,这才知道他居然和慕容雪离了婚。

    他这才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,慕容怀倒无所谓,自己不应该在齐宇面前秀恩爱的。

    不过话已经说出口,想要收回也不可能,云毅只好拎起手里的酒瓶,陪着两人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三人一直喝到深夜,才各自醉醺醺离去,并没有留在酒吧里,因为第二天就是慕容怀订婚的日子。

    次日天刚大亮,慕容怀就被敲门声给吵醒。

    他昨晚喝得醉醺醺的,只想多睡会儿,听到吵闹的敲门声烦躁地低吼了声,“滚!别来烦我!”

    门外响起了道苍老的声音,是慕容怀爹地威严的训斥,“还睡!马上就要举行订婚仪式,不用起来换衣服么!”

    慕容怀这才想起来今天要忙订婚的事,这才心不甘情不愿从床上起来,哈欠连天拉开了房门,“知道了,爹地,有没有告诉过你,说你嗓门很大?”

    “我嗓门大还不是被你给气的?”慕容弘气得吹胡子瞪眼,“要不是你不听话,我用得着这么大早上就这么大火气么?”

    慕容怀扬天翻了个白眼,“好了好了,知道了,麻烦你出去,我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居然还轰我出门!在我面前你有什么好害羞的!”慕容弘虽然嘴里这么说着,人却已经走出门外,“快点,客人们都来了,别让云儿等太久,真是不争气,唉!”

    说完,慕容弘就直接下楼,去招待外面的宾客。

    慕容怀和君梦云的婚事,是二十年前就由君家爷爷和慕容家爷爷订下的娃娃亲。

    他们两家都是Y国的世家,商业联姻本是强强联合,并没有谁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由于慕容爷爷过时,今天的订婚仪式就由慕容怀的父亲慕容弘操办。

    慕容弘是个喜欢摆阔气的人,早早就让人把慕容家收拾的格外奢华,为了婚礼能够顺利举行,更是专门花花重金请来了司仪。

    庭院外充斥着喜庆的音乐声,慕容弘喜滋滋跟前来道喜的宾客们客套着,脸上的褶子笑的更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快到中午时,君家的花车徐徐开进院子,那是辆加长房车,车前盖用鲜花摆成心形玫瑰的样子,前面立着两只漂亮的水晶小人。

    盛装打扮的君梦云坐在车里,娇俏的小脸红的厉害,羞涩中带着期待,为即将到来的订婚仪式而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上次她被慕容怀丢在酒吧时,整个人都烦躁的厉害,回去更是长吁短叹个不停,被自己妈咪给发现。

    君梦云的妈咪精明能干,是雷厉风行的女强人,她立即意识到自己女儿状态不对,就仔细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等她弄明白君梦云担心的原因,竟然事因为慕容怀不是因为爱才订婚,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君梦云到现在还记得她妈咪大笑后说的话,“宝贝女儿,永远别指望男人只会爱一个女人!你只要保证自己是他正牌的妻子,就已经赢了一切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瞬间点醒了君梦云,她知道妈咪说的没错,毕竟他们这些豪门世家,哪里会有什么真正的爱情呢?

    当年母亲还不是被第三者插足,弄得家里到现在还有个拖油瓶,甩都甩不掉?

    不过就算甩不掉又如何?到最后那个拖油瓶也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罢了,根本无法跟她相提并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