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91章 君梦瑶,她是君家的私生女…
    且不多说别的,单单是爷爷订下的这门亲事,根本就没考虑过那个拖油瓶,而是特意留给自己,就能看出她正统的地位!

    君梦云想到这儿,侧目看向身旁坐着的女孩,嘴角满满都是嘲讽。

    那个坐在她身边当伴娘的,正是君梦云妈咪视为眼中钉的拖油瓶——君梦瑶。

    君梦瑶并不是君梦云的妹妹,相反年纪还比君梦云大了一岁。

    当年君梦云的父亲君之谦放、浪形骸,居然在外面爱上了个叫池欢的烟花女子,惹得君家老爷子差点气得当场去世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豪门世家,最看重的就是门当户对,君爷爷宁死也不同意让池欢进门,足足僵持了半年之久。

    后来,君之谦想到了个妥协的办法,央求多年的好友和自己形婚,做名义上的夫妻。

    当时君之谦这么做,是因为池欢已经怀孕,他无法让自己的孩子以私生子的身份出生。

    劝不动家里的老顽固,君之谦只好想出这个馊主意,等池欢生下孩子后,就立即抱回来续进族谱。

    谁知道后来的事却远远不是君之谦想的那么简单,他形婚的妻子丁嘉,并不是他以为的好友,而是单恋了他很多年。

    成功和君之谦拥有合法夫妻身份后,丁嘉就露出真面目,不仅在君爷爷面前煽风点火,还灌醉君之谦成功怀孕,之后挺着大肚子跑到池欢面前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刚生下孩子不久的池欢哪里受得了这种委屈?当即就搬出了君之谦为她购置的公寓,在夜黑风高的雨夜准备不辞而别。

    君之谦知道后飞车去追,两人在桥上好一番抱头痛哭,正准备回来好好处理这场危机,却遇上了百年难遇的洪水。

    呼啸的洪水冲垮了堤坝,也将君之谦和池欢一起盖在了泥沙下,等打捞上来时,他们的尸体遍布泥泞,紧紧抱在一起,分都分不开。

    这样的天灾令所有人都想不到,君爷爷更是后悔莫及,如果早知道会这样,当初怎么都不会阻挠池欢进门的。

    而彼时的丁嘉拖着大肚子,看着死了都要抱在一起的两具尸体,用仇恨的目光狠狠盯着刚学会走路的君梦瑶。

    她恨池欢,也恨君之谦,可是她们都死了,丁嘉只能把仇恨都投在君梦瑶的身上!

    不过丁嘉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,人前做的滴水不漏,比谁都疼爱君梦瑶。唯有没人时,她才会露出狰狞的面目,偷偷使坏。

    君梦瑶的成长可谓多灾多难,从小就遍体鳞伤不说,还被人拐卖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好在她足够聪明,每次都有惊无险跑了回来,惹得丁嘉更是左右看不顺眼。

    君梦瑶的多灾多难终于引起了君爷爷的注意,虽然他心里不喜欢这个孙女,认为是她的出生,导致了君子谦的过世。

    不过念在她毕竟是君家血脉的份上,君爷爷直接把不满十岁的君梦瑶送到了国外。

    他活了大半辈子,对于豪门里的那些蝇营狗苟,知道的比谁都清楚,

    君梦瑶这一走就是十多年,直到今天君梦云订婚,才终于从外面回来。

    盛装打扮的君梦云看着坐在身侧的君梦瑶,心中油然生出高贵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她的妈咪说的没错,男人的爱情根本分文不值,只要能保证自己是慕容怀的正妻,其他的自然有手段对付。

    君梦瑶穿着白色的小礼服坐在一旁,她的相貌有八成像过世的池欢,精致的小脸格外娇柔美丽,宛如一朵娇羞的水莲花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正浅笑着,发自内心的为君梦云感到高兴,唇侧的梨涡笑的格外动人,眼眸晶亮清澈。

    这些年君梦瑶一直生活在国外,虽然衣食无忧,可是无论做什么都孤零零的,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。

    明明她比君梦云还要大一岁,却顶着私生女的头衔,不被君家所接受,甚至君爷爷看到也没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并没有令君梦瑶自闭,她反而过得更加恣意洒脱。就像石缝里的小草,坚韧不拔迎接着风吹雨打,活出了独属于自己别样的精彩。

    君梦瑶今早才下飞机,都没休息就匆忙换上了礼服,陪着君梦云参加订婚宴。

    多年不见,君梦瑶早已经忘了当年那些不愉快,宽厚地冲君梦云笑了起来,“云儿,恭喜你订婚,你今天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自从君梦瑶回来后,君梦云就没有跟她说过话,这会儿听到她的声音竟然那么的婉转如黄莺,眼里流露出一抹妒恨。

    尤其是君梦瑶出门前特意在那身小礼服上加了层重叠的裙摆,更加衬得她的腰身宛如美人鱼般完美诱惑,整个人更加亭亭玉立。

    君梦云越看越不爽,今天明明自己才是这场订婚宴的主角,君梦瑶却故意在穿着上耍手段,根本就是想抢她的风头!

    哼,一个卑贱的私生女罢了,真是不要脸,故意穿那么浪干嘛!

    “谁知道你这恭喜是真心还是假意?”君梦云满脸的嘲讽,“诚心想要祝福我,就不会故意打扮来抢我的风头了!呵呵。”

    君梦瑶的笑容瞬间凝滞在脸上,她以为自己走了那么多年,当年那些不愉快已经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看来,还是她太天真,君梦云一如既往地排斥她,看她不顺眼。

    要知道今天就是为了不抢君梦云的风头,君梦瑶特意挑了条毫不出眼的白色小礼服,就连款式都早已经过时了好几年的。

    君梦瑶之前在海外主修设计,穿上那条过时的白色小礼服觉得实在太土,自行在下面缝了层重叠的蛋糕裙摆而已。

    她只是不想抢君梦云的风头,可也不想让自己穿得像个土包子。

    在君梦瑶的人生字典里,谦让是种美德,但是必须在不委屈自己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她可以相对隐藏自己的实力,但是让她刻意扮丑出糗,抱歉她远没有这种觉悟,根本就做不到!

    如今听到君梦云刻意挑刺的嘲讽声,君梦瑶终于认清了形势,这辈子只怕也不能跟君梦云成为朋友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她也不准备强求,收敛起脸上的笑容,转眼看向窗外,精致的脸庞上布满了寒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