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94章 慕容怀突然离开订婚宴…
    可恶的君梦瑶,等回去后,看她怎么收拾她!

    慕容怀正百无聊赖站在君梦云身边,他并没有像君梦云般注意着君梦瑶的一举一动,而是一脸不情愿地数着时间,等着这场典礼早早过去。

    身旁站着的君梦云并不能令慕容怀心情放松,他随意打量着会场,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道熟悉的身影,正远远离去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

    慕容怀的眼眸紧缩了下,心跟着狂跳起来!

    刚才那张匆忙转身的侧影,怎么那么像他找了多年小时候的瑶儿?

    那迈着步子的姿势,像极了瑶儿在森林看见能吃的蘑菇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他必须去弄清楚,说不定她就是瑶儿!

    慕容怀想到这儿,根本不管仍在主持订婚仪式的主持人,直接从台上跳了下来,大步朝着那道远去的背影追去。

    现场顿时哗然起来,宾客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纷纷低声议论着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怎么怀少爷突然就跳下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就算不喜欢商业联姻,可是仪式都已经进行到一半,也不该这么公然走开啊!”

    “可怜的君小姐,那么温柔知书达理,却就这么被撇下来,这算是个什么事儿啊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!唉,看来又多了双豪门怨偶,啧啧啧。”

    宾客们的议论声传到君梦云的耳中,她顾不上仪态,跟着从高台上跳下来,追上慕容怀挽住他的胳膊,“怀哥哥,你要去哪儿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慕容怀正急着去追那道熟悉的背影,却被君梦云给拽住,不悦地甩开她的手臂,“走开,我有事要忙!”

    “怀哥哥,我们正在举行订婚典礼啊,是多重要的事要让你必须现在就走?”君梦云委屈的泪光闪烁,无法接受自己被撇下的事实。

    慕容怀厌恶地推开又缠上来的君梦云,“都说有事了,你能不能不要烦!订婚仪式根本不重要,大不了下次补办个给你啦!”

    说完,慕容怀就大踏步离开,去追那道有些熟悉的倩影。

    那是他寻求了多年的身影,如今惊鸿般出现在他眼前,他怎么舍得就这么错过!

    慕容怀走得飞快,留下格外受伤的君梦云,委屈地恨咬着下唇,手指更是因为愤恨拧的根根泛白。

    她看着慕容怀离去的方向,真的很难不把这件事往君梦瑶身上带,心里对君梦瑶更加仇恨起来。

    都是可恶的君梦瑶!如果不是她,自己怎么可能会被怀哥哥给丢下!

    一定是因为她的中途离去,令怀哥哥觉得受到了嘲讽,这才跟着愤然离开的!

    这一切的错,都是君梦瑶在始做怂恿,都是她害得!

    宾客们完全没想到形式突变,谁也不敢多说什么,纷纷低头离场。

    齐宇和云毅也是满脸的不解,耸了下肩膀仍是无解,摇头跟着离去。

    很快,刚才还人声鼎沸的草坪上,就只剩下筹办婚礼的工作人员,以及满脸哀伤的君梦云。

    慕容弘从头到脚目睹了一切,他也不知道慕容怀是哪根筋不对,突然就做出这么没头脑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云儿啊,你不要生气,怀儿他肯定是昨晚喝得太醉,酒还没有醒。”慕容弘有些歉疚地看着君梦云,生怕她会掉眼泪。

    今天毕竟是订婚的好日子,慕容怀直接丢下君梦云离开,确实太不地道。

    君梦云早已经气得发狂,不过面对慕容弘的宽慰,仍是十分识大体地摇头,“没关系的,怀哥哥肯定是有急事,我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云儿懂事乖巧,怀儿那小子太不着调,等回来我一定好好训他。”慕容弘又安抚了君梦云好一会儿,这才摇着头去送那些离去的宾客。

    君梦云傻愣愣站在高台上,看着那些远去的宾客,羞愤交加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直接将舞台周围的花柱给推倒,又抓起摆台上的鲜花狠狠撕扯起来。

    丁嘉连忙走上来规劝,“云儿,注意你的仪态,无论遇到什么事,失了仪态你就彻底输了。”

    委屈的泪水自君梦云眼角滚落,她小声抽泣起来,“妈咪,这些都是君梦瑶害得,她故意提前离场,就是想要害我出糗!”

    刚才丁嘉忙着跟客人说话,并没有注意到君梦瑶,确切的说,在她眼里君梦瑶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。

    当年池欢搞砸了她的人生,现在她绝对不允许君梦瑶再来阻碍女儿的幸福!

    哪怕有半点这方面的迹象,她也绝对不允许!

    “那个小贱种,一回来就故意弄出这么多幺蛾子,真是该死!”丁嘉眼神变得狠戾起来,扶起哭得狼狈的君梦云柔声安抚,“云儿乖,这个公道妈咪一定会为你讨回来的!”

    “恩,妈咪,我不想见到她,她真的好讨厌。”君梦云仍在小声抽泣着,“如果不是她故意中途离场,怀哥哥就不会被激怒,根本不会抛下我走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哭不哭,你放心,妈咪一定会彻底解决掉这个麻烦!”丁嘉眼眸里泛起杀机,早在十多年前,她就想弄死君梦瑶那个眼中钉,只是碍于君爷爷阻拦,才不得不作罢。

    如今既然君梦瑶不知死活又来招惹自己女儿,那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了!

    “云儿,妈咪会为你讨回公道,你现在要做的,就是乖乖回家,让慕容怀知道你是多么的识大体。”

    丁嘉以过来人的身份说道,“只有你自己拿好姿态,就没有谁能威胁到你。那个小贱种,一回来就惹得我不顺心,离死也不远了!”

    听着丁嘉的安慰,君梦云悲戚的心情这才稍微好转了些,“恩,妈咪,我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,我丁嘉的女儿,永远都比池欢那个贱人的女儿高贵!”衣着华贵的丁嘉眯着眼,恶毒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君梦云跟着点头,没错,不管到了任何时候,她都是仪态大方的,绝对不会让君梦瑶那个贱人看笑话!

    丁嘉扶着君梦云离开,而追着君梦瑶出去的慕容怀,却愣怔站在川流不息的街道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