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95章 他对谁都没有兴趣了…
    第2095章 他对谁都没有兴趣了…

    他刚才只是惊鸿一瞥,觉得那个女孩的侧脸跟儿时的瑶儿有几分想象,可是等追出来,却不见了那女孩的身影。

    慕容怀并不知道,急着去面试的君梦瑶,出门就搜了共享单车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习惯了节俭,在这种别墅区也根本打不到车,等走出别墅就在转角处解锁了辆共享单车,按照导航离开了。

    坐惯了豪车的慕容怀压根不会去骑那些共享单车,甚至连他们的存在都不知道,更不要说知道它们的位置了。

    慕容怀站在街头四处张望,骑着共享单车的君梦瑶直接在他身后不远的小巷驶过,两人谁也没有发现对方的存在。

    有些错过,注定了是纠结的开端……

    云毅和齐宇从后面走过来,不明白慕容怀怎么会撇下君梦云突然离开,这是十分不礼貌的。

    “嗨哥们,你到底在做什么?”云毅抬手拍了下慕容怀的肩膀,不敢苟同地摇头,“今天可是你的订婚典礼,但是貌似你自己搞砸了。”

    齐宇跟着摇头,“是啊,就算你再不喜欢,也好歹给人家女方留些颜面吧!这样中途离场,让君梦云以后还怎么做人,岂不是要被那些贵妇给嘲讽?”

    慕容怀四处再看了眼,仍没有找到那道熟悉的倩影,这才灰心地转过身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眼神里的黯然,等面向云毅和齐宇时,慕容怀已经换上了玩世不恭的眼神,不在意道,“我之前已经跟她说了,婚姻对我来说就是腐朽的墓穴,是她自己非要跳进来,我也懒得阻拦。”

    齐宇深有感触地点头,无声叹了口气,想起了自己同样失败的婚姻,觉得他们这些人或许真的不配拥有真爱吧!

    云毅看着垂头丧气的两人,不赞同摇头,“你们呀,总觉得婚姻是负累,那是因为没有遇上对的人。等哪天真的遇到命中注定的另一半,就会巴不得用婚姻把她绑在身边才好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慕容怀嘲讽地笑了起来,“估计这辈子都等不到那天了,女人对我来说,根本就是件随时可以脱掉的衣服,不开心了就换,没什么大不了。”

    齐宇倒没有这么想过,不过他经历了离婚的风波,也早已经将感情看得很淡,认为是可有可无的。

    云毅哭笑不得地看着往日里意气风发的两人,尤其是把“女人如衣服”挂在嘴边的慕容怀,“不要这么铁齿,等真正的缘分到了,你遇见真爱的女孩,估计就知道什么叫牵肠挂肚,只想独占那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云毅的话,慕容怀只当耳旁风,“呵呵,我会爱上谁?除非天上下红雨!走,心情不爽,喝酒去!”

    云毅直接摆手,“今天不去,答应了要陪月儿带女儿去郊游,你们去喝吧,有事呼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云毅就匆忙走了,剩下心情低落的慕容怀和齐宇。

    齐宇挠了下头,“我公司还有事,先回去了。最近睿儿有些感冒,我不能在外面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”慕容怀不耐烦地摆摆手,“你们都有个奶娃要哄,就剩下我孤家寡人,乐得逍遥自在!”

    齐宇开车离去,慕容怀也没回别墅,他懒得听慕容弘唠叨,直接开车去了平日里的欢场,连身上的西装礼服都没有换。

    很快,慕容怀就来到了那家常去的夜店,白天里人不是很多,负责迎宾的妈妈桑看到慕容怀穿着西装礼服进来,连忙迎了上去,“怀少,这还没到晚上你就来了,可真是捧场啊!”

    慕容怀不咸不淡回了句,“怎么?不欢迎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会呢?怀少可是最受我们姑娘欢迎的啊!”妈妈桑立即恭敬领着慕容怀去了他经常到的包厢,“今天有新来的姑娘,还希望怀少能T教。”

    很快,就有两名女孩被领进来,妈妈桑立即冲她们挥手,“今天是你们的好日子,好好伺候怀少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转身走出去,离开时没忘了关好包厢的门。

    昏暗的包厢瞬间变得暧昧起来,慕容怀高高坐在软沙发上,任凭两名女孩伺候着自己,却怎么都投入不进去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里,始终闪过订婚典礼上惊鸿一瞥的女孩的脸庞,心里烦躁的厉害。

    那个女孩,究竟是不是他的瑶儿?还是他思念过度产生的幻觉呢?

    欢场的两名雏儿正卖力伺候着慕容怀,谁都知道他是这儿最多金的金主,只要能把他伺候舒服了,以后就不用再伺候别的客人。

    而且慕容怀英俊帅气,就算不给钱也是赚了的!

    慕容怀始终眉头紧皱着,不管两名女孩如何抚、摸自己,都无法进入状态。

    他还从没有遇到过这种事,心里更是戾气满满,毫不犹豫踢开半蹲在自己腿间卖弄唇舌的女孩,“走开!”

    女孩被踢得摔在地上,满脸惊慌又不甘心地看向慕容怀,“怀少,一定是我不够投入,请让我再试一次吧?”

    “滚!”慕容怀冷清系好皮带,大步走出欢场,烦躁地想要骂人。

    他这才发现,自己居然没有了欲、望!

    之前只要那些女人投怀送抱,他就能肆意求欢,现在却兴致全无,脑海里闪过的全是那张模糊的脸庞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慕容怀大步走进车内,心里正火大的厉害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皱眉拿起,发现是君梦云打来的,口气很冲地接听道,“什么事?!”

    君梦云已经回到了家,怀着忐忑的心情打给慕容怀,却没想到会换来他满腔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呃,怀哥哥,我……我只是有点想你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语气温柔又委屈。

    慕容怀眼神闪烁了下,嘴角扬起抹嘲讽,“想我?那就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君梦云有些愣怔,完全摸不透慕容怀此刻心里的想法,明明之前的订婚典礼上,他是那样毫无顾忌地把自己给丢下的。

    怎么这一会儿,又想见自己呢?

    难道刚才是因为有什么重要的事必须要离开?

    君梦云越想心里越开心,之前的不快全部消散,笑着冲电话点头起来,“好,在什么地方见,我马上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