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096章 慕容怀不敢相信这一切…
    第2096章 慕容怀不敢相信这一切…

    “不用去别的地方,就来我住着的别墅吧,之前我们共同待过的那里,”云毅笑的格外邪恶,“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的话令君梦云瞬间羞红了脸,她觉得脸颊滚烫的厉害,下意识就想到上次自己就在那处别墅,被慕容怀强行夺去了清白的事。

    难道,怀哥哥是想……

    “是不是不愿意来?不愿意就算了!”

    慕容怀久久听不到回声,正准备挂断电话,君梦云连忙回应了声,“不,怀哥哥,我马上到。”

    她的妈咪丁嘉说了,一定要稳住自己的地位,反正都已经跟慕容怀订了婚,身子也早已经给了他,一次跟无数次,又有什么分别呢?

    慕容怀得到君梦云的回答,立即挂断了电话,调转车头朝着自己的别墅开去。

    他刚才在欢场根本兴奋不起来,对自己的能力十分怀疑,正好君梦云又打开电话,那就用来她来试试好了。

    对慕容怀来说,君梦云根本就不是他的未婚妻,只不过是和别的女人一样,他开心时可以取乐的工具罢了。

    至于云毅之前说的遇到真爱之类的,呵呵,他这辈子浪、荡惯了,去他娘的真爱!

    慕容怀回到别墅没多久,君梦云就自己开车来了。

    她特意换了身鹅黄色的裙装,整个人看上去活力四射,更显娇柔动人。

    慕容怀坐在水池旁,看着朝他走过来的君梦云,邪肆冲她招手,“过来!”

    他的口气根本就不温柔,甚至带着几分颐指气使,可是看在君梦云的眼里,却格外的霸气,分外迷人。

    唯有这样蛮霸的男人,才是她君梦云的心头至爱啊!

    君梦云迈着小碎步,来到慕容怀跟前,羞涩到不敢直视他那双晶亮的眼睛,“怀哥哥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的脸上毫无表情,凉薄的唇里只突出一个字,“脱。”

    君梦云愕然瞪大了眼睛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怀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你脱,听不懂?”慕容怀脸上满是放肆的邪气,食指挑起君梦云的下巴,“反正又不是第一次,有什么好害羞的?”

    这话听在君梦云耳中,宛如惊雷般残忍可怕。

    她不敢置信地看向慕容怀,怎么都想不到,自己最喜欢的慕容怀,居然用这种口气对自己说话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在他的眼中,只是任他取乐的J女?

    “怀哥哥,你不能这么对我,”君梦云几乎都要哭出来了,“我是你的未婚妻,不是……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?嗯?”慕容怀用力捏着君梦云的下巴,眼眸里全是毫不遮掩的残忍,“对我来说,你跟她们并没有什么分别。我说过的,不要妄想在我这里找什么狗屁爱情!那根本不存在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君梦云的眼泪终于滚落下来,哽咽着掩唇后退,“怀哥哥,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,你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啊!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应该是什么样?嗯?”慕容怀懒得再多说,直接将君梦云拖过来,狠狠压在水池旁的躺椅上,大手粗暴撕开她身上鹅黄色的裙子,“男女之间除了这点东西,还有什么狗屁可笑的爱情!直接进入主题多好!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怀哥哥……求你不要……”君梦云哭得声音破碎,“求你不要这样对我……这样只会让我觉得低贱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慕容怀残忍地笑着,大手已经扯掉了君梦云最后一层遮掩。

    他急于证明自己是正常的,只要是个女人,他慕容怀想上就上,才不会被任何情绪给影响到!

    君梦云哭得凄惨,果露在外的肌肤感受到微冷的空气,再加上内心的恐惧,蹿起一连串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怀哥哥……求你……求你不要这样对云儿……”

    君梦云仍在哀戚着求饶,慕容怀已经粗暴的将她扒了个精、光,毫无半点怜惜之心。

    然而慕容怀并没有因此而高兴,脸色反而变得更加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他这才发现,自己面对全身光溜溜的君梦云,居然毫无反应!

    这个事实彻底打击到了慕容怀,无法接受的他转身跳入泳池内,直接下潜了下去,任由池水将自己覆盖。

    君梦云原本都做好了被侵犯的心理准备,哭得不能自己,却发现身后一直压着自己的慕容怀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愕然转身,这才透过清澈见底的池水,看到慕容怀正沉在泳池底部。

    仍停不下抽泣的君梦云疑惑地愣在原地,难道是怀哥哥听到自己的哭声,不忍心再继续伤害她,所以才跳了进去?

    她担忧地皱起眉头,这样强行压抑,不知道会不会对怀哥哥身体不好。

    而自己身上寸丝未着,又不好厚着脸皮跟慕容怀搭话,赶紧捡起被慕容怀扯掉的裙子穿上,匆忙离开了别墅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慕容怀一直在池底下潜了很久,直到肺里的空气全部用完,这才烦躁地冲出水面。

    外面早已经没有了君梦云的身影,不过慕容怀也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现在头疼的是,自己居然突然不能人道了!

    这个情况简直就像绝症般笼罩在慕容怀的心头,令他根本无法接受!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了!

    慕容怀挫败地靠在池水边,脑海里再次闪过那名女孩匆忙离去的侧影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她?

    慕容怀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测,可是又解释不了自己不能人道的根本原因,索性在泳池里仰游起来,发泄着内心的不安和愤懑。

    直到天色暗下来,他依旧在水池里游着不肯上来,烦躁到想要揍人。

    与慕容怀的烦躁不同,云毅白天带着冷月和小菲凡去郊游,一家三口到傍晚才回到家。

    云毅左手抱着小菲凡,右手揽着冷月纤细的腰身,笑得格外开心。

    最近冷月的心结似乎打开了些,脸上也渐渐有了些笑容,多少能接受小菲凡尖耳的事情。

    云毅对她的进步大加赞赏,一整天都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佣人很快做好晚饭端了上来,等云毅和冷月吃饱,小菲凡也搂着奶瓶打起了饱嗝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的小天使肯定喝得很香吧!洗澡澡去了!”云毅说着抱起小菲凡,带她去楼上洗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