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03章 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家…
    第2103章 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家…

    冷月无声冲他们比了个中指,直接踩着冲浪滑板,朝着海中央划去,身后留下一道道美丽的浪花。

    “妈的,又是个辣妞儿!”

    “划去海中央,怕不是想被浪打死哟!”

    “那么漂亮的妞儿,被浪拍死就可惜了,啧啧。”

    几艘摩托艇可惜地摇摇头,换了个方向开走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知道冷月的打算,她就是刻意往海中央划去,等到没人时弄破冲浪板,再重新游回岸边。

    冷月之所以这么做,是为了彻底销毁被拆散的电脑零件,和那把带着自己血的水果刀。

    大海能够掩埋一切的罪恶,而心思缜密的她刚才给威廉姆吃下的,是可以推迟死亡时间的药丸,这样就能够打一个时间差,就算以后警察追究起来,自己也有完美的不在现场的证据。

    冷月踩着冲浪板游到人烟稀少的海里,趁着海浪翻卷上来的时机,估计弄断了自己的冲浪板,将那些东西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她自己,则游着回到了岸边,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冷月脱掉身上的游泳衣,右肩和左手腕还留着被水果刀刺出来的伤口,不过她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,她拿回所有流失的股权才是最重要的,受点伤也值了。

    冷月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看了眼时间,已经到了自己预定返航的时候,这才退房去了机场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冷月已经坐在了飞回Y国的航班上。

    这件事完美解决,冷月心头的大石头终于落地,在飞机上打起盹儿来。

    等太阳西坠,云毅下班回到别墅,就看到冷月穿着碎花的连衣裙,正陪着小菲凡在玩耍。

    看着落日余晖下自己漂亮的小妻子,云毅走过去,抱住她纤细的腰身,“不是今天要去玩么?没去?”

    冷月安心靠在云毅怀里,笑得格外舒心,“当然去了,已经回来了呀,没发现我穿得是新买的裙子么?”

    云毅并没有注意到冷月身上穿得新衣服,对他来说,她无论穿什么都那么的好看,宛如翩然入梦的仙子。

    “这件衣服真漂亮,不过我还真没注意到,因为你才是最吸睛的焦点。”云毅说着,大手轻轻扳住冷月的肩膀,想要让她跟自己面对面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冷月倒抽了一口冷气,刚才云毅的手指,恰好摁在她伤口上,痛得她眉头都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毅这才发现不对,立即松开自己的手,发现她左肩上的碎花裙居然被血色给晕染了,而且面积仍在逐步扩大。

    “月儿!”云毅立即担心问着冷月,“你的肩膀怎么了?!怎么会有血迹?!”

    冷月等痛楚缓过去,这才笑着摇头,“不用那么紧张,是今天不小心碰到的,并不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还说不严重!这都把你的裙子给染红了!”云毅紧张到不行,立即将冷月打横抱起,“走,我带你去看医生。”

    冷月当然不会同意,一看医生自己的伤口肯定会被看出来是刀痕的。

    她窝在云毅怀里,冲他轻轻摇头,“要不要那么夸张?真的是碰伤而已,不用这么大惊小怪,人家会笑得。”

    看着故作轻松的冷月,云毅越发觉得事情很不对劲,“不行!必须去看医生,万一感染了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冷月挣扎着从云毅怀里跳下来,大步朝客厅走去,“真的没关系,只是普通的小擦伤,我有买碘酒和药棉回来擦拭。我现在就回去处理下,你别耽误了我消毒。”

    担心到不行的云毅立即跟了上去,“也行,先消毒,等好了再去看医生。”

    冷月无奈地大步走回房间,直接关门把云毅挡在门外,娇嗔着说道,“不许进来,伤口好丑,可不能被你看到。”

    云毅哭笑不得地被挡在门外,“月儿,我可以帮你处理伤口,怎么可能会笑你呢?”

    冷月却只管摇头,“不管,反正不许你看伤口,等好了你才能看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已经麻利地拆掉旧药棉,换上了新的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云毅太过担心,冷月换药的速度飞快,转瞬就处理好,换上了身宽松的衣服。

    云毅不安的在门外踱步,自责不已道,“我就说陪你一起去吧,你还不同意,现在搞得自己受了伤,宝宝,都怪我没照顾好你!都是我的错!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冷月笑着拉开门,无奈冲云毅摇头道,“都说了擦破的小伤,拜托你不要这么夸张,我又不是豆腐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月儿,你没事了吧?”云毅仔细看向冷月的肩膀,伸手想扒开她的肩头看清楚,“给我看看,到底伤的多严重。”

    冷月拂开他的手,“别闹,都说没事了啦!伤口我刚处理好,等下你的手上有细菌,碰到了容易发炎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不碰。”云毅立即收回自己的心,心疼地问着傻问题,“月儿,一定很疼吧?我宁愿自己受伤,也不想看你受半点伤。”

    说着,云毅伸手握住冷月的手,跟她十指相扣,放在自己唇边亲吻。

    突然,眼尖的他看到冷月手臂上有道已经结疤的伤痕,立即紧张低头看起来,“这里也受伤了?月儿,为什么这里看起来像被利刃划破的?”

    冷月的右臂上有道很浅的伤口,是跟威廉姆搏斗时被划到的。

    伤口并不深,已经结了浅浅的疤痕,远没有肩膀那处的严重。

    “没事,这里已经好了,都结疤了。”冷月浅浅笑起来,“都说了你不要这么大惊小怪,幸好凡凡没进来,不然又要笑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在?”说曹操,曹操到,小菲凡探着小脑袋从门后跳出来,笑得格外开心,“爹地,妈咪,你们在说什么?凡凡也要听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爹地说要陪你躲猫猫,要不要玩?”冷月弯腰捏了下小菲凡嫩嫩的脸蛋,“妈咪闭上眼睛,凡凡和爹地去藏,三十个数后我们就要去找你咯!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!”小菲凡果然还是小孩子,听到要玩躲猫猫,立即开心地拽着云毅,“爹地,我们快去藏起来,快点快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