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04章 冷月杀人被云毅知道…
    第2104章 冷月杀人被云毅知道…

    云毅无奈地看向冷月,知道她是故意岔开话题,不想让自己再细问她受伤的事。

    小菲凡又拼命拽着他去玩躲猫猫,云毅只好将这件事压下,准备晚上的时候再仔细询问冷月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在偌大的别墅里玩起躲猫猫,小菲凡开心的笑声响个不停,直到晚饭开始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女佣抱走小菲凡给她洗澡,冷月已经拎着故事书在儿童房等着。

    在耐心讲过几个故事后,玩累了的小菲凡甜甜睡去,冷月这才来到自己和云毅的卧室。

    云毅已经洗浴过,眼神灼灼看向冷月,“宝贝,现在你可以告诉我,身上的伤口到底是怎么来的吧?”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虽然在陪着小菲凡玩,但是云毅并没有将这件事忘在脑后。

    他仔细想了下冷月手腕上的伤口,敢肯定那是被利刃划出来的痕迹。

    而且冷月还一副闭口不言的态度,令云毅更加担心起来,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,只是自己不知道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严肃的云毅,冷月走过去,揉了下他黑沉的脸,主动奉上一枚香吻,“阿毅,不要把事情想的那么严重,真的是不小心碰到的啦!”

    然而这招却明显没奏效,云毅执着想要看冷月的伤口。

    他右臂拥住冷月,左手扒开她身上的衣服,赫然看到冷月肩头报着块纱布,泛着隐隐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这是擦伤?”云毅根本不信,神情更加严肃起来,“宝贝,你告诉我啊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冷月不想让云毅担心,笑着遮掩了过去,“是我不小心摔倒碰伤的,怕你担心才没敢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云毅根本不信,但是他没有几组追问。

    第二天刚起床,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,是他的助理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云总,有件天大的事要告诉你!”向来沉稳的助理说话都喘着粗气,似乎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,“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!”

    云毅的眉头微微皱起来,还以为是公司又有了什么麻烦事,低声问道,“说吧,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云总,你赶紧打开电脑,看看我们公司的股权!”助理的声音明显仍处于震惊中,“它们全都回来了!都归在你的名下!”

    就在半个小时之前,这名助理一如既往查询那些流失的公司股权,却惊愕的发现,所有的股份都被一个神秘账户无偿赠予,全部归到了云毅的名下!

    这个发现令助理惊奇不已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硬是狠狠掐了自己一把。

    直到从震惊中缓过神来,助理才狂喜着给云毅打电话,告诉他这个天大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云毅听到这个消息,也惊讶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立即翻阅自己的股权账户,发现果然被神秘账号转入了百分之五十的股权。

    之前云毅只拥有百分之四十的股权,其余都在证券市场流通,还有些握在股东的手里,然后在不知不觉间,被有心人套取了百分之五十那么多!

    如今这些股权全部无偿归在云毅的名下,等于他坐拥了百分之九十的股权!

    云毅看着名下这些股权,脸上并没有笑容,而是冷声问道,“还有没有其它情况?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,云毅并没有陷入狂喜中,而是立即想到,肯定有异常状况发生。

    至于早就这些异常的原因,云毅的目光悄然看向坐在一旁的冷月,眼神有些幽深。

    “是的,云总,我追踪了这个馈赠的账号,发现它出现在S国当地的一家酒店里。”

    助理说着语气变得严肃起来,“而就在不久前,警方通报了一起命案,死者被不明物咬死,暂时没有目击者,被列为当地的悬案。”

    云毅的眼神再次看向冷月,笃定问着助理,“那名死者,就是秘密收购我们股权的人?”

    “对!云总,你实在是料事如神!”助理瞬间对云毅钦佩到不行,“他叫威廉姆,是中东财阀巨头,为人卑劣无耻,已经做空了数家公司的股权,逼得它们的老板跳楼自杀,警方却毫无办法。现在他莫名惨死,商界无不拍手称快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了,这件事不用多宣扬。”云毅说完挂断电话,立即在手机上搜寻起S国的命案来。

    威廉姆的命案已经上了当地新闻,死状清晰出现在新闻页面上,伤口一览无余,连马赛克都没打。

    下面是警方贴出的悬赏通告,只要有目击者能够提供线索,或者能够推断出伤口形成原因的,都有优渥的酬金。

    云毅将图片放大,看了眼威廉姆脖颈上的伤痕,上面有四枚深深的齿洞,中间是两排浅浅的平齿,这分明是野兽的咬痕!

    如果将咬痕缩小一倍,就可以清晰看出来,这是犬科猛兽独有的特征。

    警方不可能推测不出来,只是因为留下的咬痕比一般猛兽要巨大,所以才会列为悬案吧!

    毕竟在已知的猛兽里,暂时没能发现能留下这种咬痕的猛兽。

    云毅眼眸更加深沉起来,他关掉浏览器,将手机放在桌上,目光灼灼看向刚起床抱着小菲凡的冷月,“宝贝,你确定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?”

    冷月一直在旁边给小菲凡穿衣服,听到云毅接了电话后就没头没脑问自己,知道他应该是知道了威廉姆的死因。

    不过冷月却不打算承认,因为自己到底杀了人,她不想让云毅觉得自己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对冷月来说,云毅和小菲凡就是她的软肋,任何危及到他们的人或物,她都会毫不犹豫的清除!

    说她冷血也好,说她血腥也罢,这是她们狼人族有生以来的血性!

    如果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能保护,还有什么脸面配成为狼人?她们向来是所有种族中家庭的绝对捍卫者。

    “有啊,”冷月冲云毅露出抹浅浅的笑脸,来到他面前,轻轻靠在他怀里,“我每天都想告诉你,我有多爱你。”

    云毅眼神闪烁了下,他虽然敢断定威廉姆脖颈上的咬痕应该跟冷月有关,但是她既然否认,他也没再继续追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