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黑口恶面的铁一,黎珊冷笑起来,“你这意思是想让我谢谢你?呵呵,如果不是你贸然闯进来,根本就不会捅出这么多篓子!”

    面对黎珊的指责,铁一不屑冷哼了声,“女人懂什么?达尔贝根本不配当国王,我是为了人民推翻他的!每一朝的改朝换代,都必定会血流成河,当年你的先祖不也曾经叛乱过么?你又什么资格来嘲讽我?”

    铁一说的黎珊的先祖,就是传说中在神女峰藏了无数宝藏的李牧。当年他叛国失败,导致全族被屠杀殆尽,却留下了无穷的宝藏,等着有缘人发现。

    而铁一笃定的认为,自己就是那笔宝藏的有缘人!

    “你现在把我放了还来得及,等我大事做成,就会给你天大的好处。”铁一想要拉拢黎珊,“我会给你数不清的荣华富贵,还会封你为开国功臣!这是你改写家族史的好时机,千万不要错过这个机会!”

    “荣华富贵?开国功臣?呵呵,”黎珊不屑笑了起来,“你们不都说李牧有着富可敌国的宝藏么?以为我会稀罕什么荣华富贵?”

    铁一登时激动起来,“对了,你是李牧的后代,肯定知道藏宝的地点!快告诉我,等我拿到那笔宝藏,成功当上国王,就会给你更多的财富。”

    黎珊缓缓摇头,看向铁一时眼里满是怜悯,“你已经被你的欲、望遮住了眼,迷住了心。财富和权势,难道真的有那么重要?”

    “废话!只要当上国王,我就可以顺利娶到卉儿,她是我的仙子,如果不是达尔贝的存在,她原本应该是我最爱的小妻子!”

    铁一早已经偏执得厉害,总觉得自己之所以没能得到陆卉儿的青睐,是因为他的身份不如达尔贝。

    黎珊冷清的眼眸早已经看破一切,对执念深重的铁一十分同情。

    “很多东西并不是你想要就会有的,它们早就写在了你的命盘里。”黎珊说着,指向山洞内侧的石门,那里立着两具白骨,“你刚才不是说我的先祖当年就反叛过?如果我告诉你,那个叛国的人,根本就不是我的先祖李牧呢?”

    “狗屁!”铁一冷哼了声,“这是史书有载的,你不要想着否认,赖是赖不掉的!你们没有那个能力叛国,就把那滔天的财富交给我,我来改朝换代!”

    “史书有载是么?”黎珊笑得格外讽刺,“那刚才走出去的那个镜像人,无论他做了什么,大家都会把罪名记在你的头上吧?然后留在史书上遗臭万年?”

    铁一愣了下,很快听懂黎珊话里的意思,不敢苟同地摇头起来,“胡说八道,你是不是想说那个叛国的李牧是镜像人,根本就不是你真正的先祖?”

    这个说法简直匪夷所思,铁一都不用考虑,半点都不会相信!

    “信不信是你的事,我只是告诉你我知道的事实而已,”黎珊说着,简要给铁一讲述起几百年前那桩遗臭万年的公案来。

    原来她的先祖李牧是当年P国的大将军,为人孤傲正直,被朝中的大臣们所不喜欢,处处遭到排挤欺压。

    身为武将的李牧自然受不了这个气,索性直接辞官,携妻儿回到了自己的家乡,过起了归隐田园的生活。

    后来,在一次偶然的山间狩猎时,李牧发现了这个神秘的山洞,等出来后,整个人的眼神都变得邪恶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的他虽然孤傲,却有着一腔正气,对妻儿更是爱护有加。

    可是从山上回来后,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,变得邪恶阴鹜起来,甚至有了更加邪恶的念头。

    不久后,完全变了性情的李牧就不顾妻子的劝阻,直接纠结了一帮军队,打起旗号要推翻当时的国王。

    后来,叛军的军队一直打到皇城外,李牧的妻子以死相劝,却仍是没能阻止李牧撞开皇宫的大门。

    当时的国王不得以,只好亲自上阵和李牧对打,却根本不是李牧的对手,被打得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国王的手下拼死突袭刺中李牧的后心,李牧已经成功杀死国王,建立了新的王朝。

    那名衷心的手下以死殉国,被赐死的李牧尸体却发生了诡异的变化,居然在太阳下消融,令在场的人全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叛乱很快被平息,李牧全族无论男女老幼,都没有逃过被屠杀的命运。

    唯有当时为他留守神女峰的远亲一族存活下来,却再也不敢下山,惧怕地躲进了李牧严格勒令不许任何人进去的山洞里。

    等他们到了山洞内,才惊愕的发现,里面布满水晶,地上还倒卧着李牧的尸体,早已经僵硬。

    李牧的亲属联想到死在皇宫里的那个李牧,又看了下地上早已经死去足有半年的李牧,根本搞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亲眼看到那块紫水晶里幻化出跟自己一样的人后,才终于明白过来,原来当年的李牧走进这个山洞后就没有活着出来,领着军队叛国的,根本就是从紫水晶里幻化出来的邪恶化身!

    李牧亲属费尽心力才杀掉那些幻化出来的镜像人,也摸清了它们的属性,只要不去触摸那块巨大的水晶石,就不会触发镜像人的产生。

    而镜像人如果被刺中心脏,会像普通人一样死去,然后尸体在阳光下会像蜡烛一样消融。

    虽然直到现在也没人能解释清楚镜像人的形成,不过改姓为“黎”的李牧后人全都遵循着祖训,严格看守好山洞,不让任何人误入,免得再次引发新的动乱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现在知道了么?我们为什么要隐居在山里?就是为了守好这处山洞,不让任何人发现,免得邪恶的镜像人再掀起腥风血雨。”

    黎珊说着叹了口气,“没想到到了我这一代,却出了这么大的疏忽,居然被你误打误撞走了进来,而且摸到了那块邪恶的水晶原石。”

    铁一根本不相信黎珊的话,“呵呵,你这个故事编的不错,把你先祖的恶名声洗得分外白。只是也得有人信才行,你分明就是想劝我放弃那笔财富!我告诉你,办不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