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09章 掉进深潭生死未卜…

    渐渐的,她不再好奇外面的世界,觉得就这么孤独终老也不错。

    只是她想到自己终究有老到走不动的那一天,就用桃花配着蟾毒,再加上十多种香料,调制了这款“醉魂”。

    本来醉魂是黎珊留到垂暮之年的自己用的,不过现在她改变了主意,认为自己一时的好心惹出这么多的风波,唯有一死才能够谢罪。

    反正人早晚都是要死的,至少她还有选择如何有尊严的死去,也不愿被无耻到极点的铁一羞辱折磨!

    铁一的头越来越重,终于支撑不住坐在那堆金银珠宝里。

    他看着几乎将自己埋住的那些财富,心有不甘地狠狠咬了自己手腕一口,那里立即涌出殷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铁一这才清醒了些,气恼地瞪着黎珊,“你这个疯子!活着不好么?为什么要这么做!”

    黎珊依旧站在原地,脸上没有半点波澜,”反正早晚都要死得,这样至少我可以选择有尊严的死去。“

    “可恶!你是不是因为我刚才那些话才做出这样的决定?”铁一恨不得狠狠给自己一巴掌,“我那是在威胁你啊!你怎么就信了呢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背信弃义的无耻小人,我怎么可能会不信?”黎珊不打算跟铁一争论这个,缓缓摇头,“现在说这些已经不重要了,醉魂会令你身体机能逐渐下降,直到因为无法呼吸而窒息死亡。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会孤零零死去,现在看来,至少我还不算太孤单。”

    看着黎珊风轻云淡的笑容,铁一终于意识到,自己这是遇到了彻头彻尾的疯子!

    他之前真是低估了黎珊,以为她是个温婉的女孩,却没想到有着这么烈的性子,甘愿赴死!

    “黎珊,你听我说,我刚才真的是在吓唬你而已。你还年轻,不应该死在这里。”铁一觉得自己疲累的不行,随时都可能倒下去起不来。

    他努力让自己维持着温和的笑容,冲黎珊挥手道,“你肯定有解药的,只要你把解药给我,我们一起走出这座深山,我保证会让你过上比现在更精彩有趣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黎珊也有些支撑不住,踉跄走到石壁前,盘坐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一直守着几百年前的教导,坐在那里就像古代的仕女,身影格外清雅。

    “没有解药,醉魂是我特意调制的,根本无药可解。

    黎珊靠在石壁旁闭上眼睛,“当初我救了你,造成现在这么多事出现,这是我必须要承担的后果。死亡并不可怕,远远比活着更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放弃!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做!我还没有推翻达尔贝,我还没有来得及娶卉儿,我还没有……”铁一情绪激动说着,突然剧烈咳嗽起来,“咳咳,咳咳咳,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省点力气吧,你情绪越激动,喊得越大声,醉魂就会在你体内扩散的越快。”黎珊虚弱地笑了下,“这些财富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被人发现,我们俩就留在这儿,静静守着它们,就像外面的那两具白骨。”

    黎珊的话令铁一毛骨悚然,他再次狠狠咬了下自己,强撑着站起来,摇摇晃晃朝洞穴别的通道走去,“不!我还有很多事没做,我还不能死!我要活下去!我一定要活下去!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,这里只有这一处入口,其它地方都是机关,走进去只会死得更快,你又何必白费功夫呢?”

    “闭嘴!闭嘴!你这个该死的女人!如果我有多余的力气,一定要杀了你!”铁一狠狠道,扶着山壁走向另一处洞穴。

    看着身影很快消失不见的铁一,黎珊虚弱地笑了下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终于,她要解脱了,彻彻底底离开这个困住她二十年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铁一踉跄着扶着洞穴前行,很快来到一处开阔的甬道。

    他的头重的厉害,随时都可能倒下似得。

    铁一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,他知道自己一旦摔倒,就再也站不起来!

    “不能死!我还有那么多事情没做,绝对不能就这么死掉!”铁一低声告诉自己,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就像突然笼上了层浓雾似得,令铁一看不到脚下的路。

    他狠狠咬了下舌尖,拼了命想要走出这里,“不能死!我绝对不能死!一定要活着,一定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铁一的话还没说完,脚下突然一空,身形直接摔倒下去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摔在硬邦邦的地上,而是直接栽进了山洞内的水渠里。

    冰冷的水令铁一的神智变得清醒了些,他努力睁开眼睛,对上的是一双空洞的眼睛,苍白的脸上毫无生机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铁一惨叫一声,怎么都想不到会看到一具被泡得肿、胀不堪的尸体!

    极度的惊恐过后,铁一脑海里突然闪过一抹灵光。

    刚才黎珊明明说过他们进来的路是唯一的入口,那这具尸体是怎么进来的?

    一定还有别的路可以出去!他一定能走出去这里!

    铁一欣喜若狂,迅速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然而醉魂的药劲悄然袭上来,令他好不容易清醒的神智再度变得萎靡。

    他的体力早已经透支的厉害,这会儿终于不堪重负闭上眼睛,栽进了水池里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的P国皇宫内,正是夕阳西斜,晚霞染红了半个天幕。

    达尔贝拥着陆卉儿走在湖边,身旁的平顺开怀地东奔西跑,高兴到不行。

    最近平顺很开心,因为他的爹地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忙碌了,只要一有时间就守在他和妈咪的身边。

    还有他那以严苛著称的查玛师傅,最近都没有亲自盯着他练武,布置完课业就匆忙离开了。

    至于洛克师傅好像还在养伤,他的文化课暂时由另一名大臣来指导,令平顺更是觉得自己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达尔贝并不知道平顺的这些小心思,他最近之所以一直陪在陆卉儿和平顺身边,就是想寸步不离的保护他们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达尔贝在山洞看到了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镜像人时,整个人的三观都被颠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