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10章 洛克VS查码:相爱厮杀(1)
    第2110章 洛克VS查码:相爱厮杀(1)

    他怎么都想不到世上居然还有这么怪异的事情,可是再不愿意相信,也切切实实当着自己的面发生了的。

    后来达尔贝怎么都找不到那个入口,心里更是不安稳起来,生怕还会有别的镜像人出来,趁机对陆卉儿和平顺不利。

    他们是他幸福的全部,达尔贝宁愿自己受伤,也绝对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到陆卉儿和平顺!

    陆卉儿似乎感受到了达尔贝有些心事忡忡,仰头问向他,“你这是怎么了?好像有心事,是因为铁一的事么?”

    达尔贝并不打算隐瞒陆卉儿,而是一五一十将自己在山洞里遭遇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觉得唯有让陆卉儿了解所有的事情,才不会被突发状况搞得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啊?居然有这种事?”陆卉儿听了惊愕的不行,瞪大眼睛看向达尔贝,“那些水晶,居然会幻化出跟本人一样的人来?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!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也觉得无法接受,所以直接杀了那个镜像人。等我把他拖出去暴晒后,他就像蜡烛般消融了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紧皱着眉头,“可是等我转回去时,却怎么都找不到那个山洞,甚至怀疑是自己做了场玄幻的梦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愣了好一会儿,才终于消化掉达尔贝说的话。

    她有些担心地看向达尔贝,“那现在该怎么办?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,那些水晶会变成一模一样的人,那世界不乱套了?”

    “唉,我担心的也是这个。”达尔贝烦躁地叹了口气,“所以我刚才在考虑,要不要派查玛领支军队过去,直接炸掉神女峰。可是又怕那些水晶根本炸不碎,到时候军队再被镜像,那事情将更加严重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跟着皱起了眉头,“是啊,那该怎么办才好呢?”

    “这样,你先陪着平顺在这儿玩一会儿,我去找查玛商量下,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。”达尔贝想了下,觉得应该跟查玛商量下,至少问问活字典洛克,让他参谋下意见。

    陆卉儿点点头,“好,要不要我陪你一块儿去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用,这里可是我从小长大的皇宫,又不会迷路。”达尔贝怜爱地吻了下陆卉儿的额头,“你只要看好平顺,跟他在这里好好玩就好。这些事本来就不应该让你担心的,我只是不想隐瞒,才全部告诉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,我们在这里等你回来。”陆卉儿冲达尔贝浅笑了下,转身朝着在湖水边玩耍的平顺走去。

    达尔贝看了眼自己最深爱的女人和儿子,转身吩咐一旁的侍卫,“保护好王后和小王子,有任何事直接过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侍卫朗声点头,将脊梁挺得笔直。

    达尔贝这才放心地朝洛克养伤的医馆走去,这会儿夕阳正好,他推测查玛已经被洛克逼迫着在医馆后面的竹林漫步。

    自从洛克断了几根肋骨后,整个人就变成了肩不能提,手不能挑的大姑娘,娇滴滴柔弱弱,恨不得吃饭都要查玛喂才行。

    对此整个皇宫的人都装作视而不见,因为谁也不想成为大将军查玛的炮灰。

    要知道查玛的拳头那可是虎虎生威,一个不小心,头都能给打爆!

    再加上查玛被洛克捏得死死的,憋了满肚子火没处发,谁也不敢这时候找不自在。

    就连国王达尔贝,也默许了查玛和洛克相处的模式,全程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达尔贝仗着腿长走得飞快,很快就来到了医馆后面的竹林,还没走进去,就听到查玛那几乎震塌天的怒吼声,“妈的,你吃不吃?!信不信老子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来呀,我还怕你力气不够弄不死呢!”洛克的声音清凉悠闲,语气里藏着抹得意的笑,“就怕某些人舍不得,怕我再伤上加伤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!”查玛的火爆脾气登时被点燃,放下手里端着的药碗,转身来到洛克跟前,一把拎起他的衣领,“混蛋!你就说你到底吃还是不吃!”

    “不吃,”洛克有骨气地摇头,眉头皱成了川字型,眼角眉梢里都是嫌弃,“医官分明存心想整我,我才不要吃药!苦的不行,呕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蛋,仗着自己生病就作威作福!”查玛扬起拳头,真的想揍扁洛克那张笑成狐狸的脸,“你再不喝,老子直接给你灌下去!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除非你喂我,不然我肯定是不会喝的。”洛克拧着头,就是不肯喝药。

    要是论起无赖来,放眼整个P国,洛克说第一,没有人敢说第二。

    就连堂堂大将军查玛,那也是甘拜下风的。

    达尔贝站在远处看得脸都快笑抽筋了,他乐呵呵朝两人走过去,调侃道,“咳咳,这个药想喝多容易啊,来来来,我帮你撬开他的嘴,直接灌下去!”

    洛克立即凶狠瞪向达尔贝,“咳咳,没什么事的话,还请国王大人离开。”

    他正在跟查玛培养感情好伐,这家伙莫名其妙跑过来,简直是大煞风景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在达尔贝是国王的份上,伶牙俐齿的洛克早就不轻饶了。

    “嫌我当电灯泡了?”达尔贝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,看向因为气愤胸膛起伏不定的查玛,“呃,大将军难道也是这么想的?”

    查玛连忙摇头,“国王,请你不要把我跟这个无耻的家伙相提并论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洛克替自己受伤断了肋骨,查玛发誓他早就把洛克连带着轮椅一起推进水里了!天知道那个混蛋是多么的讨厌!

    洛克立即摆出抹受伤的表情,“我好像听到了有人说我无耻,唉既然活着让人嫌弃,还喝那么苦的药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嫌弃地看了眼那碗黑漆漆的中药,无比嫌弃道,“反正谁想喝谁喝,我是不会喝的!”

    查玛被气得跳脚,拳头捏得咔嚓作响,“你这个混蛋!到底喝不喝!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达尔贝觉得任由两人掰扯下去,估计再过两小时也不会有什么进展。

    他揉了下眉心,这才低声说道,“喝药的事你们先放放,我有重要的事要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