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11章 洛克VS查玛:相爱厮杀(2)
    第2111章 洛克VS查玛:相爱厮杀(2)

    洛克和查玛这才正色起来,认真听达尔贝讲了神女峰那座神秘山洞的事,脸色越来越凝重。

    等达尔贝讲完,查玛拧着眉头问道,“国王,需不需要我带人去炸掉那座山头?这种东西绝对不能让它继续留存。”

    没等达尔贝回答,洛克已经轻轻摇头,“不可,有山洞在他们还有可能被阻隔,一旦山洞被毁,那些水晶石却完好无损,到时候肯定会引发更多的骚乱。“

    “没错,我也有着跟洛克一样的顾虑。”达尔贝赞同地点头,“所以我想让你和查玛去神女峰调查,尽量找到那个洞口进去,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摧毁那些紫水晶。“

    “对了,上次你说翻阅镜像人的资料,有没有什么进展?”达尔贝问向洛克,意味深长提醒了句,“不要总顾着儿女情长,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。”

    查玛正走过去为洛克端中药,听到达尔贝的话脚下一软,差点就摔到在地。

    刚才国王话里是什么意思?这个儿女情长,总不是在说他和洛克吧?

    难道,他知道了那晚自己被洛克吃干抹净的事?

    查玛越想越心惊,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,觉得喉咙干渴的厉害,顺手就把端着的药送到了嘴边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洛克刚想喊住查玛,想到自己可以不用吃药,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查玛只顾着缓解心里的不安,咕嘟咕嘟往嘴里灌药,很快就干完了一碗苦到不行的中药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玩意儿?”查玛这才后知后觉发现嘴里苦到不行,低头才发现自己居然把给洛克熬的药给喝光了!

    洛克努力忍住笑,一本正经道,“既然药已经没了,我就不用再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屁话!我去给你熬!”查玛咬牙切齿端着空碗走了,剩下憋笑不已的达尔贝和洛克。

    两人努力维持住不笑,肩膀因为憋笑抖到不行,等到查玛走得没了人影,这才爆笑出声。

    等笑痛快了,达尔贝这才低声问向洛克,“你的伤应该也好得差不多了吧?我还等着你去办事呢。如果真不行,就让查玛和别人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洛克看了眼查玛离开的方向,确定他一时半会不会回来,立即从轮椅上站起来,“国王,我觉得没有问题,完全可以胜任去神女峰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达尔贝拉长尾音,他就知道洛克是故意夸大了伤势,不然怎么能引起查玛的负疚感呢。

    “咳咳,”洛克被达尔贝了然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,轻咳了两声笑道,“晚上我会让医官说伤势已经痊愈,明天早上就跟查玛去调查镜像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恩,明天能去最好,镜像人实在太诡异,绝对不能让它们再出现!”达尔贝说着,仔细叮嘱起洛克,“还有,你最好多查阅下陈年古籍,看看有没有记录这方面的资料。“

    “国王,我最近并没有闲着,已经翻阅了很多这方面的资料,但是都只有寥寥数语。”洛克说着,眼神犹豫了下,“不过有份宫史写到当年大将军李牧叛国时,被国王刺中而亡,然后尸体居然像蜡烛一样融化。小臣怀疑,当年的造反者李牧,根本就是镜像人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些天洛克也没有闲着,他被查玛推着翻阅了很多资料,看到这段记载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史书上记载的李牧死后的事情,不是跟那名镜像人死去的境况一模一样嘛!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?”达尔贝十分意外,“看来当年的李牧应该也是遇到了这种诡异的情况,真正的他应该早就死了,因为后面再没有关于他的记载。”

    史书上的李牧只有短短一行记载:李牧,P国大将军,后叛国,卒。

    “没错,所以真正的铁一,是不是也已经死了呢?”洛克轻声推测着,“或者说,镜像人一死,本体也会跟着死去?”

    “不会,因为我手刃了镜像我的那个东西,”达尔贝也拿不准这些,“总之你明早尽快和查玛去查探,遇到山洞不要鲁莽进去,立即回来通知我,商议后咱们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洛克沉稳点头,突然觉得脑后方传来呼啸的风声。

    他立即低头,却忘了提醒站在自己对面的达尔贝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洛克的眼角只看到一道黑影擦着自己的肩头闪过,直接撞在达尔贝的肩膀上,朝地上掉落。

    而达尔贝的肩头,已经被温热的药液打湿,看上去很是狼狈。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那只被丢过来的‘暗器’赫然是查玛端来的药碗,此刻已经落在地上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呃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洛克正尴尬地看着达尔贝被药液打湿的肩膀,查玛已经气势汹汹冲了过来,一把揪住洛克的衣领,“混蛋!你居然敢骗我?!”

    被衣领勒着的洛克立即满脸堆笑,讨好地看向查玛,“呵呵,误会,都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狗屁误会!”查玛咬牙切齿地瞪着洛克,“你这个混蛋,既然早就好了,为什么还赖在轮椅上?分明就是想耍我!看我被耍得团团转,你很开心对不对?!”

    “不是,这真的是误会,我……”一向牙尖嘴利的洛克突然有些词穷,“呃……我也是刚才才发现,自己居然能站起来了,不信……不信你问国王!你还是先考虑下自己的大不敬之罪吧!刚才那碗药都砸在国王肩膀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都是被你害得!”查玛狠狠瞪了洛克一眼,扭头看向满脸无奈的达尔贝,粗声粗气道歉,“对不起,那碗药我发誓是用来砸洛克的!”

    对于陷入暴怒中的查玛,达尔贝知道自己这会儿再站下去很无趣。

    他给了洛克个“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”的眼神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而在达尔贝身后,查玛依旧在暴怒地吼骂着洛克,高高扬起的拳头却到底没有落下去。

    皇宫的宁静被查玛的怒吼声给戳破,达尔贝笑着摇头,朝着湖边走去。

    那里有他最爱的女人和儿子在等着他,至于镜像人的危机,达尔贝并不觉得是什么大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