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12章 真正的铁一已死,以后出现的一定是镜像人…
    不管真正的铁一是死了还是活着,只要他的卉儿和平顺在身边,这些都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陆卉儿陪着平顺在湖边玩,昏黄的灯光已经亮起。

    她远远看到达尔贝走过来,立即快步迎了上去,“怎么样,找到洛克和查玛没有?咦,你肩膀这里怎么湿淋淋的?”

    达尔贝哭笑不得地摇头,“我说这是中药你信么?查玛跟洛克干起来了,这两人简直是绝配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惊讶的不行,不明白好好的中药怎么就砸在了达尔贝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过看达尔贝举止轻松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,她也就没有多在意,伸手挽住达尔贝的手臂,“那是他们之间的纠葛,咱们还是别掺和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只要照顾好你和平顺,其它的才不要瞎掺和。”达尔贝说着将陆卉儿拥入怀里,“走吧,也已经深了,我们也该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,”陆卉儿靠在达尔贝肩头,伸手喊着平顺的名字,“平顺,走吧,我们该回去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平顺蹦跳着来到陆卉儿面前递出左手,右手拉住达尔贝的手,开心朝着寝宫走去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和睦地离开湖边,谁也没有注意到,那里躲着一道鬼魅的身影,正悄无声息地注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那道身影的眼眸直直凝视着陆卉儿,眼神里写满了狂热和邪恶,他正是从神女峰下来的铁一的镜像人。

    达尔贝和陆卉儿越走越远,并不知道假铁一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们很快回到寝宫,达尔贝低声说道,“卉儿,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,铁一他很可能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陆卉儿有些迷糊,“不是说上次死得是镜像人么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当时死的是镜像人,”达尔贝点点头,继续说道,“我只是想让你心里有个准备,真正的铁一,很可能已经死了。洛克已经找到资料,当年的叛军李牧根本就是镜像人。我认为李牧就是受到了邪恶思想的召唤,镜像出他的假人才会做出叛国的行径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倒抽一口冷气,“难道真正的铁一早就死了很久?后来出现的都是假人?”

    她的脑海里有些混乱起来,有些分不清虚拟和现实的差距。

    在陆卉儿的记忆中,铁一的形象始终都是初遇时一身白衣的翩然少年,后面的功利与心机,应该都是邪恶的镜像人吧!

    达尔贝也说不清这些,烦躁地挥挥手,“我们不要细究这个,我只是想让你心里有个准备,真正的铁一很可能已经死了。如果以后你再遇到铁一,一定要小心他是镜像人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立即皱起眉头,“难道还会有镜像人出现?他还敢来皇宫?”

    “这个谁也说不清楚,总之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。”达尔贝有种强烈的预感,他肯定还会跟铁一再见面的。

    至于见到的是真正的铁一还是镜像出来的铁一,这就说不准了。

    之前达尔贝是不准备告诉陆卉儿这件事的,可是仔细斟酌了下,还是认为应该仔细跟陆卉儿说说,免得她被蒙蔽,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平顺还没有去睡,听着两人的对话听得格外入迷,托着腮帮子问道,“爹地,你说的镜像人,到底是什么东西?他真的跟本人长得一模一样吗?总会有不同之处吧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厉害了,”达尔贝笑着揉了下平顺的头,“你还小,不能完全明白这些。不过爹地希望你能铭记,这世上从来没有绝对的东西,在你眼睛看不到的地方,每时每刻都有各种各样的奇闻异事发生。等你长大了,眼界自然会跟着开阔,也自然会懂得更多。”

    平顺轻轻点头,仰头问道,“就像我那块紫水晶是吗?它也是大自然神奇的产物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对,”达尔贝认真地点头,“有些东西可能你的眼睛看不到,但是不见得它就不存在。对于那些未知的东西,我们要抱着敬畏之心。好了,很晚了,快回你房间去睡吧!”

    平顺点头离开,达尔贝这才拥着陆卉儿相继躺下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知道,在宫殿外的黑暗角落里,那个镜像出来的铁一,正伺机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P国的夜深沉凝重,神女峰更是整个陷入在黑暗中,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密闭的藏宝山洞内,黎珊虚弱靠在山洞前,连勾手指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的瞳孔已经快要开始发散,喉头的甜腥味越来越重,眼皮子更是沉支撑不住,随时可能垂下。

    黎珊努力支撑着睁着眼睛,然而体力耗尽的她勉强只能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而已。

    眼前的金银珠宝在摇曳火光的照耀下,依旧泛着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黎珊苦笑了下,眼前闪过的,却是自己儿时的一些记忆。

    年幼的她穿着粗布麻衣,赤脚跑向正在砍柴的爹地,奶声奶气央求着,“爹地,我们可不可以离开这里?珊儿不喜欢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珊儿喜欢哪里呢?”那时黎珊的爹地还年轻,明明长得英武不凡,却穿着同样粗布麻衣,脚上穿着自制的草鞋,看向黎珊的眼神晶亮,里面还藏着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珊儿想下山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珊儿相信除了我们一家三口,一定还有别的人,珊儿想和他们做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爹地的好珊儿,我可以偷偷带珊儿去玩一下,但是最终还是要回来的,可是我们的责任就是守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珊儿不喜欢这个责任,我们可以换个责任吗?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行呢珊儿,因为我们身上不仅背负着职责,还要赎罪……”

    彼时的黎珊天真的厉害,偏头看着他满脸尴尬的脸庞,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躲避自己的眼神。

    后来黎珊终于明白,爹地的脸上和眼里都写着的,是种叫愧疚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惜等黎珊明白这些后,她已经变成了孤身一人。陪伴她的只有山间的飞鸟走兽,还有随着季节凋谢的繁花。

    没有了爹地和妈咪的陪伴,黎珊觉得日子更加无聊孤寂,无数个失眠的夜晚,她就孤零零坐在山洞口数天上的星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