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着数着,她就靠着冰冷的石壁睡过去,醒来时身上的衣服被露水打得湿漉漉的,只能自己却换了晒干。

    黎珊真的很讨厌自己的职责,无数次希望眼前的山洞消失,再也不要存在在这个世上。

    后来山里突然来了一波又一波的人类,黎珊虽然心里不安,却很是开心,因为最起码山上再不是只有她自己。

    再后来,黎珊看到了铁一,发现他居然那么勇猛,居然敢帮那个漂亮的叫卉儿的女孩吸取蛇毒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是冒着生命的危险,很可能会因为沾染蛇毒丧命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铁一后来中毒倒地,那个叫卉儿的女孩跟另一个男人走了,丢下濒死的铁一。

    黎珊自铁一进山时就知道他的存在,她讨厌贪恋着山洞宝藏的人,但是在铁一为卉儿吸蛇毒时,黎珊突然看到了他身上人性的光芒。

    孤单了很久的黎珊才发现,原来人并不仅仅只有好坏之分。

    黎珊觉得那个铁一虽然有着对贪婪的执着,却也有着勇于牺牲的大无畏精神。

    只可惜他的好,却注定不是对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爹地,我好累,终于可以放下这下负累和责任,不用再守护这里,可以舒心地走了。”

    黎珊的眼睛再也睁不开,她虚弱地笑了下,脸上带着抹轻松的笑,悄然停止了呼吸。

    而山洞的另一处水潭里,铁一掉进去后就再也没有上来,里面只剩下那具浮尸,在水里浮浮沉沉。

    夜色浓郁黑沉,就像恐怖片的前奏。

    铁府内亮着灯,铁木和铁鸢还没睡,心里为铁一的安全担心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铁鸢离开神女峰后,他们就格外忐忑不安,生怕铁一会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“鸢儿,你确实听你哥哥说,那山洞里的水晶可以变成他的模样?”

    铁木眉头深皱着,他做了这么些年的太尉,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怪诞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是的爹地,哥哥让我跟他一起去,可是我们却怎么都找不到山洞入口。”

    铁鸢的脸上带着份惶恐,“后来我看怎么都找不到,就直接离开了神女峰,哥哥却执意不肯回来,非要留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“糊涂!你应该把他给劝回来的!”铁木不赞同地摇头,“什么水晶能变成、人?这根本就是胡说八道,你哥哥肯定被人给骗了。那晚他回家时,你就应该把我叫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铁木根本不相信铁鸢的话,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石头变成、人呢?

    他怀疑铁一是受了什么东西的蛊惑,正在训斥铁鸢,没能当时就喊醒他,把铁一给留下来。

    被训斥的铁鸢有些不服气,“爹地,我反倒相信哥哥说的,毕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。之前我们亲眼看到了疑似哥哥的尸体,还眼睁睁看着他被太阳晒得融化。如果真的是人类的尸体,怎么会被晒融化呢?而且哥哥那晚确实回到了家的!”

    “根本是一派胡言!”铁木根本就不相信铁鸢说的,正准备厉声再训斥几句,眼睛突然愕然睁大。

    他看到在黑漆漆的门外,一道身影正逆光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虽然因为距离远暂时还看不清楚那人的脸,铁木却知道,那是自己的儿子铁一。

    再没有谁比他更能从黑暗中一眼认出自己的儿子了,那是他从小费心养大的孩子,哪怕只看走路的姿势,他也知道是铁一回来了!

    铁木愣怔看着那道身影从外面走进来,铁鸢发现异样,立即回头,正对上铁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。

    “哥,你回来了?”铁鸢开心到不行,快步朝铁一走了过去,“你找到那个山洞没有?里面的水晶是不是真的能变成、人?我也好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跟你无关。”铁一依旧呆板着脸,眼里看不到半点别后重逢的欣喜,“我知道你是他,呃,是我的妹妹。但是你最好不要惹到我,因为我有重要的事要去做,根本没时间理会你!”

    铁一生硬的口气令铁鸢奇怪地皱起眉头,“哥,你这是怎么了?之前你可是最疼爱我的,今天这么变这么凶?”

    铁木也看不过去地训斥铁一,“你身为哥哥,理应谦让妹妹,听听你刚才那是什么口气!什么叫最好不要惹到你?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?!有什么事那么重要?!”

    铁一眼神冰冷地看着铁木,口气并没有缓和下来,“我很忙,根本没有时间跟你们周旋。你们也不要来招惹我,阻挠我推翻达尔贝的大业!“

    撂下这句话,铁一就径直朝内侧的卧室走去,留下面面相觑的铁木和铁鸢。

    直到铁一的脚步声听不到,铁鸢才后怕地走到铁木跟前,低声说道,“爹地,你说刚才那个人,他是不是我的哥哥铁一?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不是你哥还会有谁?!”铁木狠狠瞪了铁鸢一眼。

    铁鸢咽了下口水,似乎生怕被别人听到似得,将声音压得更低,“可能……可能这个是复制了我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荒诞至极,以后不准你再说这种胡话!”铁木重重训斥着女儿,根本无法接受刚才跟他对话的不是自己儿子的事。

    铁一是他从小养大的,他怎么可能会认不出自己儿子呢?

    再说了,这世界上根本不可能会有石头变成、人的怪事,那怕那块石头是紫水晶也不可能!

    “可是爹地,你真的没觉得他有些不一样么?”

    铁鸢依旧不死心,她何止觉得刚才走进来的铁一不一样,根本是半点都不一样!她的哥哥铁一才不会用那种完全陌生的眼神看向自己的。

    铁木怒瞪着铁鸢,“好啦,这种事不要乱说!赶紧回去睡你的觉,或许你哥哥就是疲累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铁鸢这才不情愿地低下头,“好吧,可是爹地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都说了让你回去睡觉,听不懂么?”铁木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,拂袖离去。

    看到铁木气冲冲走远,铁鸢不敢再多说什么,委屈巴巴低头,走回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她敢肯定,刚才回来的那个人,根本就不是她的哥哥铁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