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5章 小平顺碾压镜像人…

    这句话登时令假铁一脸色变得不善起来,大步朝着陆卉儿迈过来,“什么是真?什么是假?!你根本就不懂!我分明有血有肉,怎么会是假的?!”

    说着,铁一的手已经握住了陆卉儿的手腕,“你感受下,我有体温有心跳,怎么会是假的?!”

    陆卉儿登时有些迷糊起来,她也说不清眼前的铁一是真是假,只想尽快甩开被箍住的手腕,“有事说事,你先放开我!”

    铁一却用力一带,将陆卉儿带进自己怀里,激动到差点浑身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他低头嗅着陆卉儿的发香,满脸陶醉,“卉儿,真是太好了,我又能跟你在一起了!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陆卉儿奋力挣扎起来,“放开!铁一,不要让我瞧不起你!”

    之前的铁一对陆卉儿始终彬彬有礼,这会儿突然变了模样,令陆卉儿气恼不易。

    “不!我不会放开的,我要让你做我的女人!”铁一说着,伸手捏住陆卉儿的下巴,低头就想吻上她的樱唇。

    那两瓣殷红,是他这两天午夜梦回的眷恋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妈咪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赫然是从花房深处走出来的平顺。

    他听到声音走出来,就看到铁一正强迫将陆卉儿拉入怀里,似乎还想要低头吻下去。

    “平顺,你快离开这儿!”陆卉儿生怕平顺会受到伤害,努力侧头让他离开,下巴被铁一攥得发白。

    铁一轻蔑地看了平顺一眼,根本没把这个小孩子给放在眼里,只甩下轻飘飘一个字,“滚!”

    说完,铁一就强迫陆卉儿看向自己,疯了似得往她樱唇上凑,“卉儿,你知道我有多爱你么?你是我这辈子的最爱,我一定要得到你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铁一的话音刚落,左侧的腰间就挨了重重一脚,身形不稳地踉跄两步,最终摔在了地上,砸起一片尘埃。

    等他爬起来,就看到小平顺正一脸轻蔑看着他,“哼!你还是赶紧滚才对!别让我对你下杀手!”

    原来平顺刚才被铁一藐视,又看到陆卉儿危险,立即弹跳起来,狠狠踹向铁一。

    这一记重踹平顺使足了力气,直接将铁一给踹倒在地,也彻底震撼了铁一和陆卉儿。

    其实连平顺自己都不知道,他体内的力量一天比一天强大,虽然还只是个小孩子,却已经比很多大人都还要厉害百倍。

    “平顺,你有没有事?”陆卉儿惊愕了两秒,连忙跑到平顺跟前仔细打量,生怕他会受伤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妈咪,”平顺直接将陆卉儿拽在自己身后,俨然一副保护她的小大人模样,“爹地说了,男孩子要保护女孩,我已经可以保护妈咪了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刚才见识到了平顺那一脚,这才知道自己的儿子确实厉害,不过仍是有些不放心地叮咛着,“还是小心谨慎些好,打不过我们可以跑。”

    平顺有些啼笑皆非,“妈咪,你也太小看我了,我能一脚踹倒他,自然有的是办法对付他!你放心好了,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!”

    等安慰了陆卉儿后,平顺这才冷眉瞪着眼前的铁一,厉声道,“回你的世界去,不要再来这里害人!不然的话,我会让你再次融化!”

    虽然平顺年纪小,个子看起来也不高,可是眼里却风起云涌,带着不可一世的霸气。

    他早已经看出来眼前的铁一是镜像人,虽然说不清是怎么分辨出来的,可是心里就是格外清楚。

    被踹倒的铁一怎么可能服气,他站起来拍了下身上的灰尘,大步朝着平顺走过来,眼里蓄满杀机,“你这个R臭未干的臭小子,刚才我只是没有防备!少在这里嘚瑟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说着,铁一已经扬起攥紧的拳头,朝着平顺的头顶砸了下来!

    “平顺,小心!”陆卉儿吓得尖叫出声,本能想要档护在平顺身前。

    “不用怕妈咪,想要伤害我,他还没这个本事。”平顺举重若轻说了句,左手拦住想要冲出去的陆卉儿,右手已经稳稳接住了铁一的拳头。

    平顺的手很小,可是却稳稳托住铁一的拳头,令他无法移动分毫。

    “你!”铁一没想到自己的重拳会被平顺接住,用尽全身的力气往下压,“该死!你别想躲过去!”

    平顺嘲讽地看向铁一,一脚踹向他的小腹,“躲不过去的是你才对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看似轻松的一脚踹向铁一的小腹,直接将他踹得飞出去三米多,重重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咳,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铁一狼狈摔倒在地,重咳起来,觉得自己的肠子都快要被绞断了似得疼,嘴角更是溢出血迹,明显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平顺居高临下看着灰头土脸的铁一,不屑道,“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,想要杀你简直易如反掌!告诉你,上次我已经结果了个同样的你,如果不怕死的话,你尽管来挑衅好了!”

    假铁一这才知道,自己是真的踢到了铁板,眼前这个小男孩绝对不能轻视,他根本就不是对手!

    强烈的求生欲令假铁一爬起来,立即转身往外跑去,因为他刚才切切实实感受到了平顺眼里的杀机。

    如果再留下来,假铁一相信自己很可能会丢掉性命。

    负伤的铁一很快跑得没了人影,陆卉儿则忧心忡忡蹲在平顺面前,轻声问道,“宝贝,你告诉妈咪,什么叫做上次结果了同样的他?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陆卉儿没有说出口,心里依旧不敢相信,自己的儿子居然做出了杀人的事!

    她的心里担忧的厉害,不管死去的是真铁一还是假铁一,那都是条鲜活的生命。

    而且,陆卉儿明明记得,上次达尔贝说人是他杀的,到底是达尔贝在说谎,还是平顺故意这么说想要吓走假铁一呢?

    面对陆卉儿的询问,平顺并没有说谎,而是一五一十将当时的事说了出来,“妈咪,当时他想要杀我,然后我猛地一推,他就被树枝戳死了。”

    平顺的声音越来越低,这始终是他心里躲不过的心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