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7章 幼豹再次出现…

    他们甚至连结婚的对象都物色好了,直接从S国带来了好友的女儿,想要促成这桩婚事。

    查玛听到欧蕾的抱怨,宽厚地笑了,“妈咪,国王是因为信任我才会让我去做事,他并不知道你们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”欧蕾不感兴趣地摆摆手,将站在自己身后的泳儿推倒查玛面前,“查玛,这是你伯伯家的女儿泳儿,是个特别可爱的女孩子,第一次来P国,你要好好照顾人家哟。”

    泳儿是个有大眼睛的消瘦女孩,长相不美艳,不过却有着小家碧玉的温婉。

    她羞涩地冲查玛点头,“查玛哥哥好,我是泳儿,以后请多多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好。”查玛尴尬地挠了下头,他最不擅长的就是这种客套,尤其是和陌生女人的。

    “你好什么呀,这孩子,”欧蕾不悦地瞪了查玛一眼,把他往泳儿身边推,“去吧,趁着还不忙,先带你泳儿妹妹在咱们府里转转,现在这种百年建筑可是不多见了。”

    查玛立即后退两步,跟泳儿拉开距离,“我还要忙着办事,还是让我妈咪带你逛逛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怎么这么……”

    欧蕾气得刚想发火,身后就传来一声轻咳声,“咳咳!”

    正在说话的几人转过头,就看到洛克站在开满紫藤花的长廊下,半眯着眼睛冲查玛说,“别墨迹了,要出发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查玛立即大步朝着洛克走去,心里暗自庆幸他来得及时。

    欧蕾急了,连忙追上去半步,“查玛,你记得晚上要回来吃饭!泳儿难得来一趟,不可以怠慢了人家。”

    查玛头也不回地摇手,“再说吧,我去忙了!”

    他怎么会不知道欧蕾的心思?只是毕竟是自己母亲,查玛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幸好洛克出现的及时,简直是解救他于危难之间啊!

    洛克默不作声跟查玛在长廊并肩前行,阳光从斑驳的枝叶间落下来,打在他的脸上,令他的表情有些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查玛虎步生风,边走边看向洛克,眼神有点不自然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刚才洛克看到那一幕,令查玛心里十分别扭。

    就像突然偷吃东西,被主人家给抓包了似得。

    查玛脑海里刚冒出这么个念头,立即猛摇头甩掉这个可怕的想法,他肯定是疯了,才会这么想!

    洛克一路沉着脸走到自己车旁,掏出钥匙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查玛跟着去拉副驾驶的门,洛克已经眼神冰冷看了过来,“大将军威风八面,坐我的车太委屈,还是开自己的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洛克也不等查玛回答,直接钻进去,踩下油门开走了。

    查玛愣怔站在原地,不知道洛克今天是不是吃了枪药,说话居然那么冲!

    他没趣地挠了下头,只好转身回到院子里,开车从偏门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开着车,差不多中午时,终于来到了神女峰。

    洛克始终黑沉着脸走在查玛前面,半点没有要停下来等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之前查玛习惯了洛克的嬉皮笑脸,这会儿他突然沉默下来,查玛反倒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再加上上山的路有些崎岖,查玛走了没多久,就没话找话道,“呃……那什么,这次只有我们俩上山来?”

    洛克就像没听到似得,脚步不停的继续往上走。

    查玛还以为洛克没听到,加快脚步跟他并肩,扬声问道,“我说,这次是不是只有我们俩到山上来?”

    洛克这才顿了下脚步,没好气地甩了句,“为了不引起恐慌,其他人会陆续赶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洛克大步往前走,很快就把查玛给远远甩在后面。

    查玛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洛克这副模样,不明就里地摇摇头,“说话那么冲,吃枪药了?”

    既然洛克拉着脸不肯多说,查玛也不想再问,跟他拉开距离,两人沿着荒乱的杂草继续往上走。

    神女峰地势崎岖,两人走了好一会儿,肚子咕噜噜叫起来,这才想到都没有吃午饭。

    洛克从背包里取出压缩饼干和水,眼角瞥到查玛两手空空啥也没有,没好气地先丢给他,“大将军,接好!”

    查玛连忙接住,不满道,“我说你今天是不是吃枪药了?大将军长大将军短的,累不累啊!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我该怎么叫你?”洛克脸臭的厉害,故意拉长尾音道,“难道也叫你查玛哥哥?”

    查玛被洛克拿腔拿调的喊声惊起一身的鸡皮疙瘩,连忙搓了下手臂,“你可真够恶心的!她愿意这么叫,我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那是,查玛哥哥呢,多好听啊!”洛克狠狠翻了个白眼,随意靠在树上啃压缩饼干,一脸的生人勿近,明显不想再多理会查玛。

    看到阴阳怪气的洛克,查玛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不知道自己这是从哪儿又得罪了这位主儿。

    洛克狠狠啃着手里的压缩饼干,心里已经把它看成了查玛,发泄似得咬着。

    木楞的查玛肯定不知道洛克这是在干嘛,唯有洛克心里跟明、镜似得,知道自己是因为看到了那个叫泳儿的女孩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泳儿甜甜喊着查玛哥哥时,洛克更是觉得心里被打翻了五味瓶。

    他之前总觉得还有很多很多时间跟查玛慢慢耗,可是却忘了,有些人比他还要心急,比如查玛的父母。

    他们肯定早就希望查玛结婚生子,这才特意从S国飞回来,想要硬塞给那闷油瓶个女人吧!

    真是可恶透顶啊!

    洛克越想越生气,一时却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,只能郁闷地啃着手里的饼干,用牙齿细细磨着。

    如果查玛敢跟那个女孩进一步接触的话,他发誓,一定会把查玛给揍到谁都不认识!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就在洛克正低头胡乱想着心思时,一枚石子夹杂着力道朝他弹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洛克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就有一条暗红色的蛇从他头顶的树枝摔下来,掉在洛克的脚旁。

    “看到你头上有条毒蛇,没出声直接砸了下来,不用谢。”查玛淡然笑了下,对自己刚才用石子直接砸中那条蛇十分自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