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山洞被毁更好,这样就完全不用担心会再冒出其余的镜像人了。

    陆卉儿的心刚稍稍安稳些,平顺已经满头大汗走了进来,“爹地,我妈咪醒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平顺!”陆卉儿连忙看向自己的宝贝儿子,从达尔贝怀里站起身,朝着平顺走过去,“醒了,妈咪已经醒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陆卉儿醒来的平顺非常高兴,大步冲过来,牢牢抱住陆卉儿的腰身,“妈咪,你醒了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用手抚摸了下平顺的发顶,轻声笑起来,“乖,练拳是不是很累很渴?我让侍女煮酸梅汤给你喝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平顺重重点头,仰头看向陆卉儿,眼睛眯眯笑起来,“妈咪,我可不可以有一个心愿?”

    陆卉儿吩咐侍女去煮酸梅汤,这才转过身看向平顺,“心愿?什么心愿?”

    “妈咪,你稍微弯下腰。”平顺神秘兮兮冲陆卉儿招手,踮起脚尖凑近她耳畔道,“妈咪,平顺可不可以也要个小妹妹?她一定会比所有人的小妹妹都要可爱一百倍!”

    陆卉儿完全没想到平顺会这么说,伸手揉着平顺的小脑袋,跟着笑起来,“你呀,这是又听到谁家有小妹妹了?”

    “是照顾我起居的小侍女春玲,她说她又有了个小妹妹,粉嘟嘟软绵绵,简直可爱到爆。”平顺说着,眼里流露出抹向往,“妈咪,平顺也想有个可爱到爆的妹妹,好不好,好不好嘛?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陆卉儿被问的笑出声,“平顺,小宝宝可不能用可爱到爆来形容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妈咪,反正平顺想要个全世界最可爱的妹妹!”平顺不依不饶起来,郑重其事将达尔贝和陆卉儿的手握在一起,“爹地,妈咪,你们要努力哟,平顺看好你们!”

    达尔贝和陆卉儿都被平顺稚气的话给逗得哭笑不得,相视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准笑!”平顺以为自己的提议被否决,立即挥舞起小拳头,“爹地,妈咪,你们到底有没有听到平顺的心愿?平顺不管,一定要有个漂亮乖巧可爱的小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被平顺认真的小表情给逗乐,低声长笑起来,就连她身旁的达尔贝也跟着轻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寝殿里飞扬着他们的笑声,这是危机被解除后的愉悦。

    神女峰的山洞坍塌,宝藏和镜像人的事也终于跟着划上了句点。

    没有这些流言蜚语,P国终于慢慢恢复到了往日的宁静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镜像人铁一,达尔贝并没有多理会,因为根本就没有把假铁一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而那个假铁一自从上次被平顺给打走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,一直窝在家里足不出户。

    达尔贝派人盯梢了几天,确定那个假铁一每天都足不出户,认为他更是不足为惧,没几天就把人给撤了回来。

    假铁一对此并不是一无所知,他早就发现了躲在暗处盯梢自己的人,更是惶恐的厉害,犹如惊弓之鸟。

    之前假铁一还做着得到陆卉儿的美梦,直到他明白自己和达尔贝之间的差距,甚至自己远远不是年幼的平顺的对手,不得不暂时打消了对陆卉儿的渴望。

    在所有的欲、望面前,活下去才是实现这些心愿的唯一保障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夜幕悄然降临,大将军府内此刻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查玛自从从神女峰回来后,就被父母催着每天陪伴泳儿。

    虽然查玛明里暗里都抗议了很多次,但是都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尤其是泳儿,自从看到高大俊朗的查玛后,就俨然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心上人,每次看到他都含羞带怯的,根本听不懂查玛话里的拒绝。

    就像此刻,大家本来应该坐在将军府的餐厅里吃晚饭,查玛的妈咪欧蕾却不知道怎么想的,非要让佣人把吃的都挪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还说什么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妈咪是资深诗歌迷呢。

    欧蕾命令佣人把晚餐摆满府中的石桌,伸出手指不时吩咐着,“对,这个放在这儿,还有那个,把那个端过来,那可是我们家泳儿最喜欢吃的。”

    泳儿羞得小脸红红,声音低柔的像蚊子嗡嗡似得,“阿姨,真不用这么麻烦,随便吃点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自从来到P国后,欧蕾简直是把泳儿捧成了掌上明珠,简直是要星星不给月亮,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搬到泳儿的面前。

    欧蕾是看着泳儿长大的,对这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十分喜欢,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儿媳妇。

    这会儿更是毫不见外地挥手,“有什么好麻烦的?泳儿,以后这就是你的家,可不能见外啊!”

    泳儿这下脸红的更加厉害了,“阿姨,看你说的,查玛哥哥听到会笑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泳儿用眼角偷偷瞄了查玛一眼,眼里藏满了期待的小惊喜。

    查玛立即转过身看向别处,眼观鼻鼻观口的权当没看到。

    看到查玛的姿态,泳儿轻轻咬了下下唇,慌乱错开目光,心头有点酸酸的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喜欢的查玛哥哥,好像并不怎么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这边泳儿的心情瞬间低落,忙碌指挥佣人的欧蕾却全然不知,拉着泳儿的手笑得格外开心,“叫什么阿姨?以后就得改口叫妈咪了!不然现在先改口,让妈咪听听?”

    泳儿原本消沉的情绪瞬间从眼眸里消散,抬头看向欧蕾时满是甜甜的笑,“阿姨,你又来取笑泳儿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怎么能叫取笑呢?这算提前享受特权。”欧蕾笑得格外开心,“你呀,可是我们家预定了的儿媳妇,早晚得进我家的门,喊我声妈咪!”

    泳儿无声笑了,心里开心的像喝了口蜜糖,暗自想道:查玛哥哥不喜欢自己没关系,至少还有阿姨喜欢。只要她肯付出,总有一天会打动查玛哥哥的。

    查玛站在一旁,听自己的妈咪越说越过火,瞬间胃口全无。

    他转身准备离开,连晚饭也不想吃了,这样的晚餐查玛觉得不吃也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