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26章 当年的事是他的禁忌…
    他埋葬了自戕的母亲,重金安抚了被自己枪杀的仆人家属。

    当时整个P国都认为查玛舅舅再也活不下去,他却依旧上朝堂下沙场,将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教导兵士和兴兵强国上。

    后来,欧蕾将自己的儿子查玛过继到了P国,就是生怕哪天自己哥哥自闭轻生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,其实早在那个仆人死的那天,查玛舅舅就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现在活着的,只是个躯壳而已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做错任何事,只是被世俗的眼光所困,爱上了不该爱的人。

    查玛来到P国时年纪还小,有些怕自己这个冷口黑面的舅舅,直到有一天他晚上睡不着起夜,却看到舅舅独自坐在凉亭里哭。

    那是怎样的哭泣?明明身体因为痛苦在剧烈颤抖,脸上也早已经被泪水打湿,却固执地死死咬紧牙关,不肯发出半点呜咽声。

    年幼的查玛当时就被这样的景象给震住,才明白原来世上还有这样的哭法。

    后来的后来,查玛看到这样的场景多了,渐渐就不觉得舅舅可怕了,反而觉得这个人人惧怕的舅舅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伴随着查玛一天天长大,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舅舅是那种面冷心热的人,对他更是格外疼爱,心里更是打定主意长大后要孝敬舅舅。

    只可惜查玛并没有等到愿望实现的那一天,就在查玛十八岁那年,他成功当上了右将军,意气奋发和舅舅喝了一整夜的酒。

    到现在查玛还记得那天晚上,月色很美,他的舅舅应该是喝多了,十分的健谈。

    他们谈论的内容早已经过去那么多年,查玛已经有些记不清,却始终忘不了舅舅眼里的笑。

    那是如释重负的笑,终于可以解脱的笑,带着一身轻松,令人有些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终于,我再也不用背负任何,可以去亲自找他去赎罪。”

    这是查玛舅舅留下的最后一句话,喝得醉醺醺的查玛当时没明白什么意思,一身酒气回房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等到第二天起来,他照常来给舅舅请安,才发现自己的舅舅穿着十多年前的那身白衣,硬邦邦躺在床上,早已经气绝多试。

    那时查玛才明白,舅舅就是为了当年外婆的那句话,不肯让家族断了延续,才硬撑着将他培育成新任的大将军。

    而他,也终于可以去找思念多年的爱人,穿着当年互许衷肠的那身白衣,无牵无挂地走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是查玛家的忌讳,从来都不曾提起的。

    今天欧蕾也是被查玛的态度给气疯了,才会这么口不择言。

    等话一出口,欧蕾就后悔了,懊恼不该在儿子面前讲自己哥哥的事。

    只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怎么都收不回来的。

    就像当年她将查玛过继出来,就注定了母子间必定会有隔阂。

    “查玛,对不起,妈咪不是这个意思,我……我……”欧蕾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觉得再多说什么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“妈咪,该说的你都说完了,我明白你的意思。如果这是你所期待的,我发誓绝对不会让你失望!”

    查玛黑沉着脸,咬牙切齿留下这几个字,转身走出大将军府。

    “儿子!查玛!”

    欧蕾急了,快步想追上去,却被雷克给拦了下来,“别追了,你戳到了他的禁忌,让他静一静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那么说的,我只是想让他早点成家立业,我并不是有意那么说的。”欧蕾懊恼的眼泪都滚落下来,“我怎么可能会对我哥哥有任何的看法?他这辈子过得那么苦,我死也不会让我儿子也走上这条不归路的!”

    就是因为害怕查玛会有这样的苗头,担惊受怕的欧蕾和雷克深思熟虑后,直接带着泳儿从S国飞到了P国,为的就是亲眼看到自己的儿子娶妻生子,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似乎有些操之过急,反而激发了查玛的逆反心理,搞砸了整个局面。

    雷克看了眼查玛越走越远的背影,只好无奈地柔声安抚着妻子,“没关系的,只是话赶话说到这儿而已,查玛会理解你的心情的。”

    泳儿可怜巴巴站在一边,觉得简直难堪极了。

    她一眼就看中了魁梧英勇的查玛哥哥,可是他对自己却根本没有半点意思。

    那她还留在这里做什么?继续被当成惹人讨厌的存在么?

    等欧蕾被雷克安抚好后,泳儿委屈的来到她面前,“阿姨,我觉得我还是回去S国比较好。你放心,我不会告诉爹地和妈咪半个字的,谢谢你们盛情款待了我,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,泳儿,你怎么可以走?”欧蕾之前费了不少精力,才说服泳儿的爹地和妈咪让泳儿跟着来到P国。

    如果泳儿就这么回去了,后面的计划肯定也全部泡汤了,一时间去哪儿找人给自己当儿媳妇呢?

    欧蕾生怕泳儿再说走这句话,立即握住她的手,“泳儿啊,刚才你查玛哥哥是气恼我事先没跟他说清楚,这才起了逆反心理,说话口不择言的。你不要放在心上,等过两天他就能缓过情绪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这样么?阿姨,我觉得查玛哥哥根本就不喜欢我。”泳儿的眼角红了起来,语气带着几分哽咽,“我觉得我还是回去比较好,免得留在这里惹人烦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谁敢烦你?你可是阿姨千挑万选的好女孩!刚才你也听到你查玛哥哥说了,他说你是个好女孩,只是暂时还没有结婚的打算而已。”

    欧蕾费尽三寸不烂之舌,竭力想要说服泳儿留下来,“等你查玛哥哥缓过来些,就是明白你的好。好泳儿,男孩总是成熟的比较晚,我们多给他们些耐心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这样么?”泳儿眼里仍有几分不确定,“查玛哥哥真的不讨厌我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讨厌,阿姨什么时候骗过你呢?”欧蕾说着,拉着泳儿的手坐在靠背椅上,“乖,一切都有阿姨为你做主。你只要乖乖留下来,等着做漂亮的新娘子就好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泳儿还想再说些什么,都被欧蕾给制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