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29章 洛克感受到无尽绝望和酸楚…
    如果等下见到洛克那个家伙,他一定会眯着桃花眼问自己来干嘛吧?

    查玛转身想走,没走两步又不甘心地停下来。

    真的不进去?就这么直接走掉,又好像有些做贼心虚似得。

    查玛烦躁地咬了下牙,为自己这荒唐的想法感到可笑。

    他只是顺便路过,然后顺路进去探望下许久不见的洛克而已,有什么好做贼心虚的!

    查玛又转过身,大跨步重新走回到门前,伸手想要推门进去,又犹豫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真的要进去?

    就在查玛举棋不定时,身后响起道清冷的声响,“你在这里走过来走过去,是在用脚步丈量我家门口的距离么?”

    查玛瞬间尴尬地转过身,觉得眼前的形势简直窘迫到不行。

    可恶,洛克那个混蛋,怎么从后面过来了?刚才他犹犹豫豫的模样肯定被他给看到了吧!

    好在查玛向来性格爽朗,只是尴尬了两秒,宽厚笑了起来,“我只是顺路路过,看看你这几天怎么没去皇宫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一时半会我好像还死不了。劳烦大将军挂念,没事请回吧!”

    洛克的脸色很不好,原本帅气的脸庞好像瘦了一圈,深深眼眸下挂着醒目的黑眼圈,一眼就是没睡好。

    查玛没想到洛克会用这种口气怼自己,不满说道,“好歹我也是过来看望你的,就不能好好说话?非得用这种口气?”

    “你只是顺路看我而已,半点诚意都没有,想听我说些什么?谢谢,我很好?”洛克的桃花眼忽闪忽闪,里面隐藏着伤痛,“好了大将军,没什么事的话请回吧!我这里庙小,装不下你这尊大佛。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真不能好好说话?”查玛不满地皱起眉头,“我当然要马上走,不过你能不能别阴死阳活的躲起来?弄得皇宫都不去了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怎么了呢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大将军这是在关心我么?真是受宠若惊啊。”洛克低声说了句,嘴角里满是嘲讽。

    自从查玛亲口告诉洛克他要结婚后,洛克的心就跟着碎成了靡沫。

    他之前以为只要自己坚持的够久,态度够强硬,就一定能够顺利赢得真心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错了,这世上千金易得,唯有真心难寻。

    尤其是直男大将军的心,更是金贵到匮乏,哪怕拼尽力气,撞到头破血流,也根本赢不回半点。

    这几天洛克一直睡不好,好几次都有冲进将军府,直接将查玛给绑走的冲动,都被仅存的理智给劝阻了。

    既然查玛心里根本没有自己,就算他绑走了他的人,又能怎么样呢?

    难道还能要求他像自己一样,把真心挖出来给他看么?

    因此洛克烦闷的闭门不出好几天,刚才憋闷到出门随意走走,回来就看到查玛站在门前举棋不定。

    这下更是气得洛克不行,走过来就是一通的嘲讽,想狠狠出口心里的恶气!

    看着全程阴阳怪气的洛克,查玛不爽地皱起眉头,“你是不是疯了,全程摆张臭脸给谁看?好像谁欠了你几百万似得。说吧,这几天干嘛躲起来不见人?”

    “谁会欠我呢?呵呵,”洛克眼里盛满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,“大将军,你可是马上就要当新郎官的人,哪里还有时间过来关心我这个无名小卒呢?我可不敢在你面前晃,因为怕自己一冲动,直接扭断某人的脖子。”

    这个“某人”,洛克说的是泳儿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躲在家里不出来,是真的担心自己控制不住冲动,直接冲进大将军府,扭断那个娇滴滴女孩的脖颈。

    不过查玛却显然回错了意,立即黑沉下来,“又不是老子想要结婚的!那是我爹地和妈咪的意思。这些年我一直待在P国,不能在他们身边孝敬,他们说什么我也不好反抗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查玛就是想解释清楚,自己真的不是想结婚,而是分外无奈。

    他希望洛克能明白,自己根本就不想结婚!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想让洛克明白这点,查玛自己心里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洛克已经嘲讽地怼了过来,“呵呵,真是孝感动天的大将军啊!很好啊,既然不好反抗,那就等着做新郎官不就好?祝你幸福,慢走不送!”

    说着,洛克就傲娇地推开大门,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查玛下意识想要跟进去,大门却在洛克进去后,重重关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响亮的关门声仿佛记警钟般醍醐灌顶,敲醒了脑海里一片混乱的查玛。

    他定定看着自己的脚尖,搞不懂自己这是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,不然怎么会上赶着跑来这儿,任由洛克冷嘲热讽呢?

    查玛重重拍了自己的额头一把,转身走回自己的车子,跳上去飞快驶离。

    洛克站在门口等了会儿,清晰听到查玛离去的脚步声,心里的酸楚又多了一分。

    他讨厌自己这伤春悲秋的模样,觉得自己简直弱爆了!

    不就是查玛那个混蛋要结婚了么?有什么大不了的?他干嘛要像个女人似得悲戚戚的?

    没关系的,世界那么大,谁离了谁都他妈活得下去,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!

    对!没他妈什么大不了!

    洛克垂头丧气朝自己房间走去,脚步虚浮的厉害。

    等回了房间,就整个人瘫倒在床上,觉得浑身没有半点力气,只想就这么睡过去,再也不要醒过来。

    查玛开车离开了洛克的家,心里更是烦躁的不行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些年他早已经习惯了洛克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,真的很少见到洛克阴阳怪气怼谁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却被洛克嘲讽了一通,令查玛觉得心里蹿起道无名火,简直烦躁到想要骂人。

    他狠狠踩下油门,将车子飙到最高速,妈的!自己真的是疯了,才会过来自取其辱!

    伴随着车子的驶离,两人之间悄然多了层谁也看不见的隔阂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在街上逛了半天的查玛刚准备开车回自己的住处,就接到了雷克的电话,让他回去吃晚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