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33章 混蛋,别撕我的衣服…
    “又偷偷溜走?”查玛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完全没明白洛克话里的意思,还以为他是喝多了胡说的。

    洛克伸手勾住查玛的脖子,生怕他会跑掉一样,“是啊,每次你都会出现在我梦里,然后再偷偷溜走,以为我不知道么?你这个混蛋,今天我要牢牢箍住你,看你还往哪儿跑!”

    查玛这才明白过来,心里不免有些唏嘘,原来洛克是把自己的出现当成了梦境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等洛克睡了,自己再悄然离开,也免得以后两人见面尴尬。

    “快躺下!陪我睡觉!”洛克虽然喝醉了酒,劲儿却不小,直接拽着查玛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两人重重摔在床上,差点就脸贴脸嘴帖嘴地啃在一起!

    查玛下意识想要起来,还没来得及坐起来,洛克的腿已经霸道压在了他身上,“给老子躺好,虽然在梦里你才是属于老子的,但是老子他妈不在乎!”

    看着醉成烂泥的洛克,查玛放弃了准备离开的想法,决定等洛克睡着后再偷偷离开。

    谁知道洛克不仅把腿压在洛克身上,还十分不客气抽过查玛的手臂枕在脖子下,这才满意地砸吧嘴陷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等洛克终于响起均匀的鼾声,查玛自己也变得困乏起来,昏沉沉跟着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平日别扭的两人第一次相拥而眠,一夜无梦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洛克首先醒来,觉得宿醉过后的头昏沉沉的。

    他刚伸手揉向太阳穴,就觉得有些不对,身边似乎多了个人!

    难道,昨晚喝得断了线,把酒吧那个庸俗的女人给带回了家?

    真特么荒唐!

    洛克的心情瞬间阴沉下来,皱眉扭过去看向身旁躺着的人,却在看清是谁时,愕然睁大了眼睛!

    他怎么都想不到,睡在自己身边的,居然会是查玛那个不开窍的榆木疙瘩!

    难道是昨晚喝得太醉,居然把查玛给绑了过来?

    或者是自己根本还没睡醒,现在仍旧是在做梦?

    洛克忍不住狠狠拧向自己大腿一把,痛的他呲牙咧嘴,这才确认眼前的一切都不是梦。

    他愣怔看着睡着的查玛,心头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自己的心早就已经掏给了他,可是这个无情的家伙,却很快就要结婚了!

    这个事实刺痛了洛克,令他不爽的从床上坐起来,也彻底惊醒了睡着的查玛。

    查玛愣怔睁开眼睛,这才发现自己昨晚居然就这么睡了过去,而且睡的那么香,竟然到现在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跟洛克对视,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,两人的目光在无声中交至炸裂,缠绕出一道道火花。

    洛克很快收回愣怔的眼神,直接从床上下来,嘴毒的嘲讽着查玛,“大将军马上就快要结婚了,却还跟我睡在一起,不怕你美丽的小妻子看到伤心么?”

    查玛看着一脸傲娇的洛克,跟着坐起来搓了把脸,“少特么摆臭脸子给我看,我不欠你的!还有,泳儿已经被我拒绝了,她今天就要离开P国。”

    洛克正左右纠结着,听到查玛的话脸上瞬间绽放出明媚的笑,“你刚才说什么?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“我结不结婚,跟你没多大关系吧?”查玛语气变得冷凝下来,“昨晚是因为看你喝醉了,我才顺路过来看看,你不要多想。”

    这两天洛克几乎快要被自己给逼疯,这会儿听到查玛居然退了亲事,早已经开心到快要跳起来!

    他根本就不相信查玛说的话,明明他住的地方跟查玛住的地方背道而驰,根本半点都不顺路!

    看来这个家伙只是心里别扭,一时半会儿还不能直视自己的内心,那么他不介意引导查玛去面对!

    洛克脸上浮起狐狸般算计的笑,转身朝床铺逼近,语气森然得意,“所以,你根本就是看我喝醉担心我,才会不由自主跟过来的吧?你分明就关心我,为什么不肯承认?”

    查玛被洛克灼热的目光鄙视的无所遁形,只好下意识偏头避过,“根本没有的事,你不要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胡说八道?”洛克危险地靠近床边,直接扑了上去,“那我们就好好理理,到底是谁口不对心!”

    “混蛋!别撕我衣服!”

    “滚开啊!可恶!”

    房间里响起查玛暴跳如雷的声音,却颇有几分外强中干,渐渐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有些感情说不得,一旦开了口,动了念,半点都不由人。

    就像此刻,某个向来自持直男的铁血纯爷们,已经自食其果,被狐狸般狡黠的家伙狠狠教训起来。

    窗外春日正好,而室内,也是相同的春、色无边,羞得人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这场纠缠足足持续到黄昏才结束,被索取无度的查玛沉沉睡去,洛克满脸惬意,跟着相拥入眠。

    P国皇宫内,平顺最近多了件任务,就是照顾从神女峰带回来的小豹子。

    他对那头幼豹格外的上心,专门给小豹子做了个窝,每天喂食也由平顺亲自进行,从来不假手他人。

    而那只幼豹自从山上下来后,只在平顺面前温顺,如果有别的侍卫或者侍女靠近,它立即就会炸毛。

    这天,平顺像往常一样为幼豹切了细肉,端到它面前放下,“小布点,快来吃呀!”

    幼豹立即冲过来,有滋有味低头大吃特吃。

    一旁的侍女看着幼豹乖巧的模样,忍不住凑过去,伸手想摸下它身上的毛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

    幼豹立即炸毛起来,伏下身形低吼,兽瞳格外凶狠,似乎下一秒就会扑过来咬人似得。

    那名侍女被吓得惊呼起来,连忙朝平顺跑去,“小王子,快救救我,那头小豹子好像要咬人!”

    平顺立即挡在侍女身前,板着脸教训幼豹,“不可以这样,她只是因为喜欢你才想摸摸你,你不可以伤害这里的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幼豹似乎听懂了平顺的话,刚才还张牙舞爪准备扑过来,等平顺的话音落后瞬间温顺,之前根根倒立的毛发也跟着服帖柔顺下来。

    “真乖,来,奖励你一根大骨头!”平顺将手里捧着的骨头丢了过去,幼豹立即走了过来,低头专心啃起骨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