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幼豹似乎没再注意自己,那名侍女心有余悸的向平顺道谢,“谢谢你小王子,如果不是你帮忙,我刚才差一点就被幼豹咬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不过以后尽量注意些,小豹是从山上下来的,肯定有些野性难驯。为了安全起见,你们没事还是不要靠近它的好。”

    平顺叮嘱了侍女后,走到正吃东西的幼豹身旁,伸手轻抚着它的毛发,“以后都要乖乖的,记住,不可以伤害皇宫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幼豹低头啃骨头啃得正香,毛绒绒的头跟着轻点,似乎答应了平顺的话。

    等幼豹吃饱喝足,平顺领着它在皇宫里溜达起来,所到之处引起侍女和侍卫们的连声轻叹,他们都格外喜欢外形软萌的幼豹。

    有几个人甚至想走过来抚摸幼豹,都被平顺给阻止了。

    在平顺眼里,幼豹就是他的好朋友,应该有这种自己独特的脾气和秉性,而不是供人取乐观赏的宠物。

    他可以约束它不去伤害皇宫里的人,但是绝对不会过分扼杀它身为猎豹兽血里凶猛的天性。

    看着侍卫和侍女们以猎奇的目光看着幼豹,甚至私下里戳戳点点,平顺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他决定为幼豹打造一处可以肆意释放天性的乐园,而不是像观赏宠物样任人肆意评论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后,次日清晨,平顺特意抱着幼豹,守在议政殿外等候大将军查玛,想让他帮助自己为幼豹打造一片丛林。

    快中午时,群臣们从议政殿走出,查玛和洛克殿后出来。

    “晚上一起吃饭。”洛克伸手拍了下查玛的肩头,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的霸气。

    查玛微微皱眉,抬手拍开洛克的手,拧眉看向站在墙角的平顺,大步走过去,“平顺,你是特意来等我的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平顺重重点头,“师父,我想让你帮我,为这只小豹子打造一片丛林。”

    “打造丛林?在皇宫里面?”查玛有些意外,他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,“平顺,豹子本来就应该生活在山里,你应该把它放回到大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师父,我喜欢它,而且它也喜欢我,皇宫这么大,难道为它建造一片丛林都不行么?”

    平顺说完,低头看向窝在怀里的幼豹,脸上的表情格外不舍。

    他真的很喜欢这头小豹子,根本不舍得跟他分开。

    查玛还没说话,洛克已经点头答应下来,“这个根本就不是问题,只要你爹地答应就好,正好皇宫后面有块大空地,再移栽些树木过来,轻松就能打造成天然的丛林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太好了!我这就去找爹地商量!”平顺开心地抱着幼豹跑了,留下一脸懵的查玛。

    洛克笑吟吟看向仍一脸蒙圈的查玛,“这下晚上可以跟我一起吃饭,再没有来打搅了。”

    查玛这才反应过来,洛克刚才只是顺手打发走平顺而已,根本就不是真心诚意帮平顺想主意。

    想到要跟这个家伙一起吃晚饭,查玛总觉得有几分别扭,随便找了个借口溜了,“晚上我答应要回去的,改天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大步流星地走了,脚步匆忙的厉害,生怕慢下来就会被洛克给拽住似得。

    洛克无所谓地耸肩吹了下口哨,他就知道,查玛暂时接受不了跟自己太过亲密。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的,他有足够的耐心等,等查玛肯正大光明跟自己在一起的那天。

    反正那个泳儿已经离开了P国,就连查玛的父母都无奈地飞走去劝慰伤心的泳儿,暂时没什么阻碍出现。

    平顺很快征得了达尔贝的同意,将皇宫后面的荒地圈起来给幼豹使用。

    在查玛和洛克的帮助下,许多树木被移栽到皇宫后面的荒地上,硬是用最短的时间,给幼豹做出了片丛林。

    眼看着人工栽种的丛林郁郁葱葱,平顺开心到不行,亲手为幼豹打造了个小木屋,让它住在里面。

    而只要一有闲暇,平顺就必定会来到丛林里,和幼豹一起玩耍。

    甚至只要有机会,他都会硬拽着查玛来到丛林,在幼豹的注目下认真练功。

    那块紫水晶达尔贝确认没什么危险,已经还给了平顺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因为紫水晶的缘故,还是平顺的天赋使然,他进步的很快,将查玛的本事学到了九成九,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平顺的力气越发大起来,纵跃时更是轻松就能追上达尔贝的高度,令查玛和陆卉儿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幼豹也在平顺的进步中一天天长大,一人一豹在朝阳中奔跑,在静夜中安眠,身心都以惊人的速度发生着变化,感情也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在平顺的精心照顾下,幼豹长得很快,转眼间脊背已经到了平顺的膝盖高,再也不是之前奶萌奶萌的小豹子。

    它身上的毛发威风凛凛,跑起来虎虎生威,赫然是这片丛林的王者,咆哮起来更是震得整个皇宫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平顺更加喜欢这样的猎豹,开心喊着布点的名字,跟它一起成长。

    看着快乐成长着的平顺,达尔贝和陆卉儿十分欣慰,也渐渐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自从神女峰那些诡异的水晶被粉碎后,他们一直很担心剩下那块心形水晶会对平顺造成什么伤害,如今一切正常,他们终于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P国重归宁静,闲暇下来的达尔贝十分无聊,觉得自己被困在皇宫里这么多年,委屈了陆卉儿。

    在某一天的清晨,刚睡醒的他脑海里突然跳出个大胆的想法,那就是想要带陆卉儿去环游世界。

    彼时陆卉儿还没睡醒,窝在达尔贝臂弯里睡得正香,泛着微红的晨曦打在她的脸颊上,散发出格外诱人的甜美。

    达尔贝低头凝视着仍在安眠的陆卉儿,心头满是宠溺的柔情。

    这个他最爱的小女人,已经嫁给他多年,无论外表和内在,都依旧如当年的少女。

    这些年她陪着自己被困在皇宫里,着实委屈了不少,眼下P国一片安定,确实应该弥补下,过下幸福的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想到可以抛下皇宫的事务,跟着卉儿去到处游玩,达尔贝的脸上的笑意就止不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