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像此刻,洛克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那些文件,长叹口气揉了下太阳穴,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些东西给压垮。

    他实在想给当时的自己一巴掌,当时肯定是脑子抽风,才会答应达尔贝的吧?

    这会儿好了,自食其果!

    洛克烦躁抽出份文件,上面的蝇头小子实在是看得他眼睛酸痛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洛克火气蹿上来,摸出自己的手机,打电话给达尔贝,想要催他回来。

    电话硬是响了好几遍,才被达尔贝给接通,“洛克?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?”洛克几乎在咬牙切齿,阴森森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,“我的好国王,你也太乐不思蜀了么?”

    达尔贝正带着陆卉儿走向一片花海,灼灼的花儿五颜六色,令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他知道洛克肯定等急了,不过好不容易才撂下一切出来的他,怎么可能舍得取消假期呢?

    “哈哈,能者多劳,你再坚持一段时间,我很快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的笑声更加刺激了洛克,气冲冲质问道,“很快是多快?麻烦国王给个具体时间!”

    原本洛克还以为达尔贝最多在外面逍遥一个月,就得领着陆卉儿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谁知道他们都出去浪了两个月,整整两个月啊!居然还没有半点要折返的意思!

    “具体……”达尔贝憋笑两声,把手机拿的远远的,“呃……你说什么?信号不太好,我听不清呢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达尔贝就直接切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才出来透透气,想让他回去?门都没有!

    “shit!”

    洛克忍不住爆了句粗口,气到抓狂。

    可恶的达尔贝,分明就是故意的!

    这边洛克为着达尔贝迟迟不肯回来的事气恼不已,那边查玛正拍平顺在皇宫后面的丛林里练武。

    平顺将拳打得虎虎生风,脸上的表情却有些不好看,眉头微皱着,似乎有什么心事。

    查玛看在眼里,等平顺把这套拳打完,这才轻声问道,“平顺,你心情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平顺缓缓点头,伸手抚&摸着走过来的猎豹布点,不怎么开心道,“爹地和妈咪已经走了两个月,不知道后天能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后天?查玛眯起眼睛,仔细想了下后天的日子,瞬间恍然大悟,“哦,我想起来了,后天是你的生日。所以你想你爹地和妈咪回来,好跟你一起过生日对吧?”

    平顺抚&摸着猎豹的手一顿,再次点了点头,“嗯,不过爹地忙着跟妈咪游玩,估计已经忘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呢,说不定他们到时候会给你个惊喜呢!”查玛认为达尔贝和陆卉儿走了那么久,应该也快回来了的。

    “希望会吧,”平顺继续揉着猎豹脊背上的毛发,没什么底气说了句,“布点,爹地和妈咪肯定会回来跟我一起过生日的,对吧?”

    被抚&摸的猎豹温顺又安静,轻轻甩了下身后环状的尾巴,好像在点头说是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满脸期待的平顺,查玛觉得等下应该找个合适的时机,提醒来在外面玩到忘乎所以的达尔贝,免得他真给忘了。

    他又安抚了平顺几句,转身去找洛克,打算商量下后天平顺十岁生日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远在外面游玩的达尔贝,并没有忘掉宝贝儿子的生日,反而记得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他挂断洛克的电话后,就走到在赏花的陆卉儿跟前,亲声说道,“亲爱的,后天就是平顺十岁的生日,我觉得我们应该拍个视频为他庆贺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呀,你不提醒我差点都忘了!”陆卉儿讶然瞪大眼睛,“最近我真是玩疯了,居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,真是太不着调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这些有我记着呢,你只需要负责开心就好。”达尔贝说着,打开手机录像,笑着说道,“来吧,咱们录段视频发给平顺,祝他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陆卉儿却皱起眉头,“只是录段视频给他?不用赶回去跟他一起庆贺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用,我们家平顺已经大人了,根本不在乎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才不想这时回去,应该他知道,一旦自己回去,洛克肯定立马把皇宫的担子重新丢回来。

    他可是算计了好久才偷来的清闲,绝对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回去。

    陆卉儿却有些不忍心,“毕竟是平顺生日,不回去我总觉得说不过去,我…呕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涌,立即蹲下来干呕。

    这可吓坏了达尔贝,视频也不录了,连忙蹲下来为陆卉儿拍背,“你怎么了?吃坏了东西么?”

    陆卉儿吐了个天昏地暗,好不容易才止住翻涌的呕吐,白着脸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,就是觉得胃里难受的厉害,只想…吐…”

    眼看着陆卉儿又蹲在地上干呕不已,达尔贝瞬间慌了神,立即将她打横抱起,“走,我带你去看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应该是吃坏了东西,不用刻意去看医生……呕…”

    陆卉儿想要让达尔贝停住脚,可是话还没说完,又是阵翻江倒海的呕吐。

    达尔贝哪里肯停不下来,生怕陆卉儿是哪里不舒服,抱着她离开眼前的花海,朝着最近的医院赶去。

    等两人来到医院,陆卉儿基本已经停止了呕吐,整个人恹恹靠在达尔贝怀里,小脸苍白无力,好像随时都可能睡过去似得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老婆她到底是怎么了?”达尔贝不放心地追问着,一颗心担忧到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着急,我要详细为患者检查清楚,才能下结论。”急病慢先生,说的就是眼前负责任的医生。

    再没有查清楚所有的根源前,他并没有贸然下结论。

    达尔贝纵然着急的不行,也只能跺脚焦躁等着,心底的担忧始终没能消退。

    终于医生检查完后,笑着冲达尔贝点头,“恭喜你,太太她并没有生病,而是怀孕引起的呕吐不适,已经怀孕近三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达尔贝瞬间惊愕张大嘴巴,脸上的表情跟着垮掉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