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错的呢,这位先生,你太太身体并没有任何问题,而是因为早孕反应才会引发的呕吐。”

    医生说着,手里已经开始写起龙飞凤舞的医嘱,“回去一定要多注意休息,补充足够的营养。对了,还要记得禁房事,孕早期尤其注意节制。”

    后面医生还说了些什么,达尔贝并没有听清,所有的思绪都停留在那句早孕反应上。

    直到陆卉儿轻轻拉了下他的袖口,他才如梦初醒般低下头,笑得眉不见眼,“宝贝,我是不是听错了?你真的怀孕了?还是我在做梦?你赶紧掐我一把!”

    陆卉儿同样有些惊讶,不过却远没有达尔贝那么夸张,因为她早就隐隐有些预感,只是还不敢确定而已。

    毕竟最近一直身体不适,恹恹地想睡,这些征兆跟之前怀着平顺时十分相像。

    因此面对达尔贝惊讶到不行的情绪,陆卉儿只是浅浅笑了起来,“看来我们的旅行要结束了,正好送给平顺一份小惊喜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都没有犹豫,直接点头,“没错,这小子如果知道真的有了妹妹,肯定会乐开花的!”

    陆卉儿有些哭笑不得,“这才三个月不到,你怎么就知道是女孩?”

    “必须必是女孩啊,而且是像你一样美丽的女孩!”达尔贝抱起陆卉儿离开医院,语气有些颓然,“好吧,现在我宣布,咱们的旅行正式结束,又要回到皇宫那座大牢笼了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心里比谁都清楚,陆卉儿根本就不喜欢待在皇宫里,完全是为了自己,才放弃一切跟自己住在里面的。

    而他忙里偷闲只带陆卉儿出来了两个月,就因为突然的身孕不得不提前结束行程。

    想到又要回去皇宫,达尔贝心里就有些歉疚,觉得是自己拖累了陆卉儿,让她不得不同样被困在里面。

    聪慧的陆卉儿自然知道达尔贝的想法,浅笑着靠在他肩头,“怎么能是牢笼呢?那里是我们的家呢!”

    虽然陆卉儿确实不喜欢皇宫里锦衣玉食的生活,可是那里毕竟是达尔贝放不掉的责任。

    她既然深爱着达尔贝,自然也就愿意无条件接受他的一切,包括他身份带来的各种优缺点。

    毕竟人生里除了风花雪月,更多的是责任和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两项取其轻,陆卉儿才不会自找烦恼,认为回去住有多么的不好。

    看着陆卉儿脸上善解人意的笑,达尔贝心里涌起满满的感动。

    这才是他达尔贝深爱着的女孩,在她面前,其他一切都是那么的无足轻重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让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达尔贝轻声说了句,抱着陆卉儿回到他们住着的酒店,简单收拾了下,踏上返回P国的行程。

    而远在地球那边的P国,洛克和查玛正头疼地对望着,为平顺即将到来的生日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达尔贝那个混蛋,居然直接关机,连电话都不接了!”洛克说着用手捶着桌面,“那个可恶的家伙,简直不要太过分!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明知道自己打不过达尔贝,洛克真想狠狠给他一顿!

    查玛无奈摇头,“他毕竟是国王,能不能不要张口闭口都是那个混蛋?估计是乐不思蜀,根本不想让我们打搅他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!可恶!居然给我下套!”洛克越想越气,“等他回来看我怎么反击!”

    查玛并没有用注意洛克说的反击,反而对他说的下套两个字十分感兴趣,”下套?他对你下了什么套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忽悠我帮他暂理政务,回来后就放给我们假期!”洛克不耐烦翻了个白眼,“谁知道那家伙这么不靠谱,出去就完全不想回来!说好的假期鬼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兑现呢!”

    “给我们假期?”查玛狐疑地看着洛克,“我什么时候答应跟你一起去度假的?”

    洛克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,不过既然已经说出来,索性就坦然说道,“我是真的想跟你一起去旅行,外面的世界那么美好,我们不能总是被困在P国,应该趁着年轻去领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”

    查玛对度假的事不怎么感兴趣,揉了下太阳下头疼道,“这个以后再说,现在还是研究下怎么联络上他吧!眼看着明天就是平顺的生日,我是不想看到他失望的小眼神。”

    洛克跟着叹气,“是啊,如果这两人明天还不回来,我也不忍心去看平顺的眼神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就听到门口传来平顺开心的询问声,“查玛师父,洛克师父,我爹地和妈咪是不是就要回来,陪我过生日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查玛不敢直视平顺澄清的眼眸,偏过头不自然地转移话题,“对了,你的布点呢?怎么没见跟来?”

    查玛向来不善于说话,脸上明明白白写着遗憾,令平顺瞬间心情低落起来,“查玛师父,我爹地和妈咪忘掉了我的生日,不会回来陪我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怎么可能呢?他们肯定记得呀,”查玛向来不善于说谎,没说两句就词穷地看向洛克,“洛克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洛克走向平顺,揉了下他的发顶,“放心吧,他们肯定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只是在安抚我罢了,我知道的。”平顺语气低落的厉害,“如果爹地和妈咪还记得,早就会回来了。现在天都黑了,还有几个小时就到明天,我还抱着什么幻想呢!”

    看着聪慧过人的平顺,洛克和查玛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。

    房间内气氛沉重下来,平顺开始无声抽、动肩膀,心里因为失落有些想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响起达尔贝清爽的声音,“谁说我们忘了?这不是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“爹地!”刚才还低落到想哭的平顺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立即快步朝门口跑去,看到身形高大的达尔贝抱着陆卉儿迎面走来,“妈咪!爹地!你们终于回来了!”

    之前平顺心情有多低落,这会儿就有多高兴,跑跳着朝达尔贝冲来,险些就撞到屋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