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竟对缪春花来说,齐宇简直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,是绝对不会跟她这种平凡的女人有任何交集的。

    日子在齐睿的欢声笑语中悄然过去,已经两岁的齐睿跑起来格外可爱,胖嘟嘟的小脸蛋更是招人喜欢。

    这天,缪春花早早将齐睿从早教中心接回来,左手牵着齐睿往别墅走,右手还拎着个精致的小蛋糕。

    “睿儿,今天是你的生日,等下你的小蛋糕会分给花花阿姨一点么?”

    缪春花边走边逗、弄着齐睿,手里牵着他热乎乎的小手,觉得自己仿佛拥有了全世界似得。

    齐睿虽然人小,却格外的聪明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可谓是缪春花一点点养大的,跟缪春花的感情十分深厚。

    他仰起头看着缪春花,冲她露出抹灿烂的笑脸,“当然要给花花姨姨吃,因为姨姨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姨姨。”

    这声夸赞令缪春花心花怒放,虽然她明知道齐睿是因为喜欢自己才这样夸赞,可是心里依旧像抹了蜜似得甜。

    大概再也没有什么,比自己照顾大的孩子当面夸赞更加难能可贵的了吧?

    “哼!真是丑人多做怪!”

    就在缪春花的笑容刚浮现在脸上时,对面传来声尖利的讽刺声。

    缪春花抬起头,发现自己对面站着一位妆容精致的女人,她从头到脚一身名牌,看向缪春花的眼里满满都是不屑。

    面对这么果果的鄙视,缪春花并没有用觉得自己矮人一头,反而轻声问道,“抱歉,我一时想不起来你是谁,只是觉得你有些眼熟。”

    眼前这个女人一身珠光宝器,又站在齐宇家的别墅前等,应该不是什么陌生人。

    只是缪春花确实想不起来她是谁,只是觉得她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格外熟悉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真是贵人多忘事呢!”来人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,扬起下巴宣誓起主权来,“只是个照顾孩子的奶妈而已,居然也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?简直是不知死活!你忘了我是谁没关系,只要睿儿记得就行!”

    说着,这位说话夹枪带棒的女人已经伸出手,重重握住齐睿的手脖,“睿儿,跟我回家!”

    齐睿懵懂抬起头,看着拽着自己手腕的女人,不满地摇头,“放开我,你是个坏人!”

    听着稚嫩的声音说自己是坏人,刚才还笑得一脸得意的女人瞬间黑了脸。

    她惊愕地蹲下来,注视着眼神明显惧怕自己的齐睿,低声说道,“睿儿,你怎么能说妈咪是坏人呢?我是妈咪啊,你不记得妈咪了么?”

    之前缪春花还以为自己碰到了疯子,这会儿总算明白过来,难怪她看着这个衣着光鲜的女人有点面熟,原来她就是齐睿的亲生妈咪慕容雪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还真快,不知不觉的,距离慕容雪离开已经过去了快两年了。

    这一年多来,慕容雪整个人跟之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不仅眼眸里多了几分狠戾,就连身上也带着生人勿近的冷酷。

    这样的她令人很是陌生,再加上小孩子长得快忘得也快,如今的齐睿已经不太认得自己的亲生妈咪了。

    慕容雪走得时候齐睿才只有几个月而已,等她再度出现时,齐睿已经能走会跑,哪里可能记得始终在母爱位置上缺席的她呢?

    齐睿被慕容雪盯视着,眼眸里明显有几分惧怕,下意识扭头看向缪春花,想要寻求帮助,“花花姨姨,瑞瑞怕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像刀子般扎在慕容雪心上,令她本就黑沉的脸更加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她猛地扬起头,恶狠狠地瞪视着缪春花,厉声质问道,“是你!是你对不对?!一定是你给我儿子洗脑,让他疏远我,害怕我,你这个心如蛇蝎的坏女人!”

    慕容雪这样的指控缪春花可担不起,连连摆手否认,“不不不,小姐,你误会了,我怎么可能会教睿儿这些呢?”

    “住嘴!你只是一个下人,凭什么喊我儿子的R名?!”慕容雪嚣张地瞪视着缪春花,恶毒说道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!你是想哄住我的睿儿,然后顺便爬上齐宇的床,然后鸠占鹊巢,趁机嫁入豪门吧?呵呵,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?就凭你这副模样,你也配?!”

    缪春花被慕容雪骂的抬不起头,生性善良的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怼言语刻薄的慕容雪,只无力地摇头否认,“不是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,我没有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?没有你会在这里待了一年多不走?没有你会让睿儿喊你姨姨?哼哼,估计下一步就是喊妈咪了吧?!”慕容雪气得都快要疯了,“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,肯定不知道偷偷爬了多少次齐宇的床,现在被我戳穿不敢吭声,真是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真的没有,我只是很喜欢睿儿,想要照顾他……”缪春花低声解释着,心里冤屈的不行。

    天知道她真的是因为喜欢睿儿才留下来的,而且齐宇给她的佣金很优渥,她只是想做到尽职尽责,再没有什么别的非分之想的!

    然而缪春花的解释在慕容雪看来都是诡辩,她不屑地用白眼猛翻着缪春花,继续嘲讽起来,“我懒得管你是想飞上枝头变凤凰,还是想鸠占鹊巢!齐宇我是不稀罕的,但是你如果敢鼓动我儿子不认我,小心哪天我找人撕了你!”

    阴森彻骨的威胁令缪春花吓得抖了下肩头,根本不敢抬头去看满脸狰狞的缪春花,“我真没有,真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那么多废话,儿子是我的,现在我要带走,你给我走开!”慕容雪说着,用力将缪春花推到一边,伸手打算拽走齐睿。

    缪春花被推得后退两步,差点摔倒在地,不过她并没有被气势凌人的慕容雪给吓倒。

    她鼓起勇气走到慕容雪跟前,不卑不亢伸开手臂拦住慕容雪的去路,“抱歉,慕容小姐,如果你想带走齐睿小少爷,请你取得齐宇先生的许可,否则我是不可能让你把他给带走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