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她要做的,就是照顾好年幼的齐睿就好,什么休假长短,她根本就舍不得离开可爱的小齐睿呢!

    “没事,不休假也可以的,我只是随便问问。”缪春花说着,弯腰将熟睡着的齐睿给抱起来,“齐少,没事的话我先去带小少爷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你先下去吧。如果真的有事要休假,也不是不可以的。你照顾睿儿十分尽心尽力,我一定会尽力满足你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齐宇目送缪春花离去,低头拿起自己的笔记本,专心处理起公司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刚才的事情齐宇并没有多放在心上,只是当成了晚饭后的一段小插曲,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缪春花支支吾吾时眼眸里的担心。

    自从慕容雪离开后,齐宇就一心扑在工作上,至于其它的事情只要跟齐睿无关,他根本就不会多管多问。

    别墅内很快恢复寂静,齐宇的身影从落地窗内清晰映出来,落入停靠在别墅外的一辆深蓝色跑车内。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的慕容雪定定看了齐宇一眼,冷声对驾驶位的人说道,“走吧,明天再行动!”

    车子立即无声滑出齐家别墅,很快消失在茫然夜色中。

    其实今天下午慕容雪见到齐睿后,就疯了似得想要带走自己的亲生儿子。

    可是齐睿严重的排斥伤透了慕容雪的心,再加上她想要做个齐睿心目中认为的温柔妈咪,就没有强硬带走他。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代表慕容雪放弃了,她只是在寻求合适的机会,能够令齐睿甘心情愿跟着她离开。

    至于这一年多来养大齐睿的缪春花,尽管她把慕容雪说成温柔的天使,慕容雪心里依旧是看不起她的。

    一个女佣而已,最多是善良些罢了,根本没什么值得理会的地方!

    而她也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儿子交给别人来抚养,那可是她怀胎十月才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宝贝!

    次日,天刚大亮,齐睿就早早醒来了。

    缪春花在外面听到声音,立即走进去帮齐睿换好衣服,帮他洗漱好后,立即到楼下去做饭。

    齐睿摇摇晃晃跟着下来,乖乖坐在客厅玩玩具,不哭也不闹的模样简直可爱到不行。

    等吃过早饭,齐宇亲了下齐睿,就拎着公文包去了公司,别墅内再度剩下了缪春花和齐睿两个。

    他们谁都没注意,昨晚那辆深蓝色的车又停在了别墅的落地窗外,坐在车内的慕容雪早就将这一切看到了眼底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看到齐宇跟缪春花亲亲我我的画面,不过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那么依赖信任缪春花,心里就像有猫爪子在挠似得,妒恨到不行。

    那可是她辛苦孕育的宝贝儿子,所有的笑容和依赖都应该给她自己的,怎么能让别的女人给夺了去呢?

    慕容雪的眼眸变得阴沉起来,手指捏得根根泛白,决定等下就寻找合适的时机,把齐睿给带走!

    她一分钟都不愿意再等下去,必须尽快带走自己的宝贝儿子!

    缪春花一直领着齐睿在别墅内玩耍,直到快中午时,才将齐睿抱进娃娃车,推着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跟上去。”

    坐在车内的慕容雪轻声说了句,深蓝色跑车立即悄无声息跟在缪春花身后。

    之前缪春花都会在半中午时推着齐睿去商场转转,买些新鲜的水果和蔬菜,瞬间带他出来转转。

    这条路缪春花已经走了一年多,人行道上向来格外安静,一路上的花花草草也令齐睿开心到笑得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慕容雪坐在车内静静看着自己笑得格外开心的宝贝儿子,心里更加妒恨的厉害。

    不过她并没有被妒恨冲昏头脑,而是静静坐在车内,等待着合适的时机。

    昨天她已经见到了缪春花的固执,并不想跟这个女佣起冲突拉低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只想寻找个合适的机会,不吵不闹地带走自己的宝贝儿子。

    很快,缪春花就推着齐睿来到商场里,带他采购起中午做饭要用的食材。

    此时正是半中午,很多家庭主妇和全职保姆都忙着在商超内采购食材,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“小睿中午想吃什么呢?花花阿姨给你做好不好?”缪春花笑着冲坐在娃娃车里的齐睿说着,心里想着中午要给他做些什么好吃的。

    齐睿伸出可爱的小手指,指向生鲜区,“鱼,睿儿想吃花花姨姨做的鱼。”

    “又想吃鱼,你这个小馋猫。”缪春花摇头轻笑起来,拿起捕鱼的网子朝鱼缸走去,“好吧,今天就捞一条鲈鱼,回去给你清蒸。”

    齐睿十分认真地点头,“嗯,清蒸,好吃。”

    缪春花被逗得笑起来,盯着鱼缸里的一条鲈鱼,很快就把它给捞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抓到了,小睿快看,花花阿姨是不是很厉害啊?”缪春花将那条鲜活的鲈鱼递给一旁的营业员,转头看向身后的齐睿,瞬间苍白了脸。

    只见她身后空荡荡的,哪里还有什么娃娃车?更不见了刚才还坐在娃娃车上的齐睿!

    “小睿?小睿?”

    缪春花瞬间慌了神,立即疯了似得在商场里寻找起来,“小睿,小睿你在哪儿?你不要吓花花阿姨啊!”

    然而商超内人声鼎沸,根本就看不到缪春花再也熟悉不过的那辆娃娃车。

    这下吓得缪春花腿都软了,疯了似得碰到人就问,“对不起,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辆蓝色的娃娃车,里面坐了个两岁的小男孩,他叫小睿?”

    “抱歉,请问你有没有看到有人推走我的娃娃车?车里坐了个叫小睿的孩子?”

    “你好,请问你看到有人推走我的娃娃车了没?我的小睿坐在里面啊!”

    缪春花疯了似得询问立即令商超内变得闹哄哄起来,前来采购的主妇和保姆们纷纷握紧手里推着的娃娃车,低声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呐,她该不会遇到人贩子了吧?怎么买个菜的功夫孩子就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现在人贩子也太嚣张了,还是看好自己孩子吧,买不买菜真的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,免得等下也遇到这种可怕的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