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多带孩子的主妇们立即丢下选购好的食材,纷纷朝出口涌出去,令刚才还宁静的商超变得吵杂起来。

    而吓到魂飞魄散的缪春花仍“在欲哭无泪地一个个问询着,“抱歉,请问你见到我的小睿了么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有没有看到别人推走我的娃娃车……”

    无助的缪春花很快引来了商超里安保的注意,他们也自发帮缪春花寻找起来,可是年幼的小睿就像凭空失踪了似得,谁也没有发现他的行踪。

    无奈的缪春花只好拨打了齐宇的电话,眼下齐宇就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齐宇正在开会,看到缪春花的来电十分奇怪,因为他知道缪春花是个十分有分寸的人,从来不会在他上班时来打搅他,除非有什么特殊的情况。

    难道,是小睿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齐宇的心一沉,也顾不上正在开会,拿起手机就往外大步走去,“我是齐宇,什么事,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齐少……我……我弄丢了小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缪春花的哭声从听筒内传来,听在齐宇的耳中,不亚于平地惊雷。

    他怎么都想不到,一向稳妥的缪春花,打电话过来居然说的是这件事!

    “缪春花!你给我冷静下来,把事情说清楚,什么叫弄丢了小少爷!”

    齐宇的语气变得严厉下来,已经迈着长腿朝地下停车场走去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都怪我,是我没有看好小少爷……”缪春花哭得泣不成声,根本就冷静不下来,“齐少,我带着小少爷来买菜,可是他连车一起消失不见了,我……我到处都找不到他……呜呜呜……都是我的错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缪春花悲痛的哭声,齐宇这才明白听到的并不是玩笑。

    他拉开车门走进去,冷声问道,“你在什么地方?我立即赶过去!”

    “就在别墅不远的那家无烟商场,我在一层选购食材……呜呜呜……齐少……对不起,是我没有照顾好小少爷。”

    缪春花对着电话泣不成声,心烦意乱的齐宇已经快速切断了电话,驱车朝着那家商场飞速赶去。

    等齐宇来到商场时,缪春花仍旧没能从丢失齐睿的恐慌中镇定下来,低头啜泣不已。

    “春花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齐宇大步来到缪春花跟前,表情格外严厉问道。

    “齐少,都怪我……呜呜……是我没有照顾好小睿,我就转身去捞鱼的空,他……他就不见了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缪春花的眼睛哭得红肿不已,脸上的表情格外内疚。

    看着哭成泪人的缪春花,齐宇并没有出声责备她,而是转身问向商超的值班经理,“监控你们调取了么?”

    值班经理擦了下额头的冷汗,支支吾吾道,“我们……我们的监控正在修整调试,暂时……暂时看不到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从齐睿失踪后,值班经理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,立即派人去调取当时的监控。

    谁知道平日那些运转正常的监控,却同时出了故障,根本看不到任何影像。

    做为市区内首屈一指的大型商场,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故,身为经理的他随时都会被免职追责。

    “看不到?”齐宇皱起眉头,眼神变得阴鹜起来,“我现在怀疑你们商场协同坏人拐走了我的孩子,跟我去警局一趟吧!”

    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凑巧的事,小睿在大型商场被抱走,里面的监控居然在调试修整。

    商超经理被齐宇森冷的语气吓得腿都软了,点头哈腰求饶起来,“齐少,这可不敢开玩笑啊!您就是借给我们一万个胆儿,我们也不敢做这种事啊!”

    “那就找到没有坏的监控,证明你们的清白!”齐宇的语气不容置疑,冷着脸道,“如果迟迟不能给我满意的答案,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说着,齐宇打电话给自己的助手,“立即联络警局,启动天网查询系统,派人全城搜索,一定要把睿儿给找回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助手这才明白齐宇匆忙从股东会议上离开的原因,丝毫不敢怠慢,立即按照齐宇的要求去做。

    而商场内也是忙得焦头烂额,值班经理疯了似得催促监控中心,要求他们务必找到运转良好的监控,找到有关齐睿失踪的线索。

    齐宇背着手站在经理室内,缪春花仍旧在低声自责着,脸上的泪水怎么都擦不干,“都怪我,都怪我没有照顾好小少爷,都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也不用太过自责,现在最重要的是快点把睿儿给找回来。”齐宇轻声问道,“这两天有没有什么异常发生,比如你们有没有被跟踪之类的?”

    齐宇认为齐睿在众目睽睽下消失,肯定是场事先就有预谋的阴谋,缪春花肯定早就被盯上了,只是她自己没有察觉而已。

    听齐宇这么说,缪春花猛地抬起头,“难道是她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立即下意识摇头,“不对,不可能是她,怎么可能是她呢!”

    齐宇不悦地看向缪春花,“有什么话好好说,不要吞吞吐吐的,你说的她是谁?”

    看着目光严厉的齐宇,缪春花低声说道,“昨天下午我带着小少爷回来时,在路边遇到了慕容小姐,她想要带走小少爷,被我给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慕容雪?”齐宇立即警觉起来,“她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昨天慕容小姐是想带走小少爷的……”缪春花详细将昨天遇到慕容雪的事给讲了出来,说完有些不确定道,“我认为这件事应该跟慕容小姐无关,她想要见小少爷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,不需要用这种下作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慕容雪!”齐宇冷哼了声,心里十分笃定,这件事跟慕容雪绝对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当时他们离婚时,慕容雪压根不想要睿儿,领到离婚证后就直接消失,谁也没有她的音讯。

    转眼间她已经离开了一年多,回来的第一件事却是想要带走睿儿!

    虽然齐宇跟慕容雪结婚的时间并不久,他却远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