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雪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,她既然这趟回来是想要带走睿儿的,就绝对不会轻易放弃。

    “立即搜寻慕容雪出入境记录,以及她现在很可能入住的地方。”齐宇再次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,“所有有关慕容雪的资料,务必在最短的时间里发给我!”

    助理人还在警局忙着,听到齐宇的新吩咐压根不敢多问,还以为齐宇是要跟慕容雪复合,只知道点头应承,“是,好的。”

    吩咐完助理后,齐宇立即拨通了慕容怀的电话,想要通过他询问有关慕容雪的下落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响起慕容怀清冷的声音,“齐宇?打电话给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自从齐宇跟慕容雪离婚后,齐宇跟慕容怀的关系就没有之前那么热络了,毕竟有些事一旦发生,关系就很那再回到从前。

    慕容怀对齐宇的突然致电有些奇怪,因此问得也直截了当,他向来不是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人。

    齐宇也没多寒暄,直接问道,“阿怀,慕容雪是不是在你那里?她偷偷带走了睿儿,我希望你转达她,不要挑战我的耐性,赶紧把睿儿给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听得满头雾水,“齐宇,你在乱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?什么雪儿带走了睿儿?雪儿不是早就离开了么?我很久都没有她的消息,等等,你的意思是说,雪儿她回来了?什么时候的事?还有睿儿他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面对慕容怀一连串的疑问,齐宇这才知道,慕容怀并不知道慕容雪回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睿儿在商场里被人给带走,目前下落不明。昨天慕容雪有去别墅想要抱走睿儿,被春华给制止了。我现在怀疑慕容雪偷偷抱走了睿儿。”

    齐宇冷声将目前的情况说了遍,这才格外郑重说道,“阿怀,如果你遇到慕容雪一定要转达我的态度,睿儿是我的儿子,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偷偷带走他!”

    之前的离婚事件令齐宇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,如今他好不容易平复了内心的抑郁恢复到正常生活,睿儿却突然失踪。

    齐宇已经释怀了之前慕容雪对自己的伤害,但是如果她把主意打在睿儿的身上,他一定第一个不放过她!

    慕容怀听出了齐宇话里的危险,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连忙打起圆场,“齐宇,你先不要激动,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睿儿。我会试着联系雪儿,她毕竟是睿儿的亲妈咪,应该不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来得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是这样,我言尽于此。”齐宇说完,就撂下了电话。

    慕容怀神色复杂地收起电话,试着去拨打慕容雪的电话,然后那边提示却是空号。

    这下慕容怀坐不住了,他知道齐宇不会无的放矢,雪儿肯定已经回来了,只是她为什么不回家呢?

    还有睿儿,真的是被雪儿带走的么?

    慕容怀越想越无法淡定,在办公室走了几个来回后,直接驱车往家里赶去。

    他要回去看看,雪儿是不是真的带着睿儿回到了别墅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那家商场内,负责监控的工作人员终于在停车场的监控处发现了线索,立即向值班经理汇报,“经理,你看下,他是不是那个失踪的孩子?”

    这句话像惊雷般将困顿的值班经理给喊醒,他还没来得及跑过去,缪春花已经一阵风般冲到了监控前。

    回放视频内的像素并不是太清晰,不够却足够缪春花看清楚了,她欣喜若狂地指着角落里的画面,大声点头道,“没错,就是睿儿,他就是睿儿!”

    齐宇也已经走了过来,看到画面里有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正抱着年幼的齐睿坐进车内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明显早有准备,不但带着帽子,还带着宽大的墨镜和口罩,根本看不到长相。

    “锁定这辆车,追踪到他的位置!”齐宇用手点向监控里的车牌,表情格外严肃。

    之前他以为睿儿是被慕容雪给抱走的,至少不用太担心睿儿的安全,毕竟慕容雪再过分也是睿儿的亲妈咪,不可能做出伤害睿儿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出现在监控里的却是个陌生男人,这令齐宇的心瞬间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个陌生男人是谁,绑走睿儿的目的又是什么,目前唯一能做的,就是尽快把这个男人给找出来!

    商超立即联系警方,提供了嫌疑男人的车牌,开始了全城通缉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度过,齐宇拧着眉头焦灼等待着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是串陌生的号码。

    齐宇立即接听,里面传出慕容雪熟悉的声音,“齐宇,睿儿是我找人带走的,你有必要搞这么大的阵仗,全城通缉他么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齐宇担忧的心终于落了地,语气冷肃道,“慕容雪,你偷偷带走睿儿是犯法的,这是绑架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睿儿是我的孩子,我有权利带走他!你最好撤掉全城通缉,不然我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睿儿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的语气有些气急败坏,她筹划了一晚上顺利跟踪缪春花抱走了齐睿,却没想到根本离不开Y国。

    “你想带着睿儿偷偷离开?”齐宇轻易就猜中了慕容雪的小心机,冷声说道,“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立即把睿儿给送回来,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齐宇,你不要欺人太甚!睿儿你带了这么久,也该我来带了!我是他的妈咪,带走他是理所当然的,你又没有什么损失,完全可以跟那个小保姆再结婚生个小的。”

    “慕容雪!”齐宇气愤到咬牙切齿,“我说过的,不要再来挑战我的耐性!立即,马上,把睿儿给送回来,否则你将因此踉跄入狱!”

    “那就拭目以待吧!当年是我太年轻把睿儿丢给你,现在既然我回来了,就一定会带走他!”说着,慕容雪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坐在驾驶位上的高大男人将脸上的墨镜取下来,眉尾有道浅浅的伤疤,低声问道,“现在到处都是在盘查的警察,我们带着孩子没那么容易离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