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废物!你不是说你无所不能的么?!”慕容雪精致的脸庞有些扭曲,“我不管,睿儿是我的儿子,我这次回来一定要把他给带走!”

    眉尾有疤痕的男人目光痴迷地看着慕容雪,对她的话言听计从,“我知道,我知道,你先冷静一下,现在全城戒严,我们带着孩子肯定无法混出去,只能先找个地方落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回我家!”慕容雪稍微考虑了下,笃定道,“我哥哥最疼爱我,他绝对不会放任齐宇对付我不管的!”

    男人看了慕容雪一眼,无声点头,调转方向朝着慕容家的别墅驶去。

    很快,宝蓝色跑车在慕容家的别墅前停下。

    慕容雪正准备推开车门下来,远远就看到慕容怀的车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立即冲慕容怀招手,“哥!”

    慕容怀闻声扭头,看到慕容雪瞬间黑沉下来,停下车跟这辆跑车并排,“雪儿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怎么说都不说一声?”

    慕容雪把头探出车窗,“哥,我们先进去再说,我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暂时还不能回家,齐宇很快就能找来这里的,先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直接阻止了慕容雪回别墅的提议,摇上车窗往前开去。

    慕容雪这才意识到哥哥比自己沉稳,连忙跟着摇上车窗,追着慕容怀的车尾灯走。

    两辆车一前一后绕着慕容家的别墅转了大半圈,然后拐进一条人、流量相对较少的马路。

    慕容怀在前面领路,带着身后的宝蓝色跑车,居然避开了各路盘查的岗哨,来到了二环外的一处三层小楼前。

    “下来吧,这是我刚购置不久的私产,齐宇很难找到这里的。”慕容怀沉着脸走下车,拿出钥匙进了屋。

    慕容雪抱着仍睡着的齐睿走进小楼,负责开车的男人跟着走了进来,顺手关上了大门。

    房间明显刚装潢不久,墙壁一尘不染,就连里面的家具都是崭新的,有些还没有揭掉外面的包装膜。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段买房子?”慕容雪有些不解,“这可是二环外,什么都不方便,治安肯定也没有里面好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这个地方,你已经被齐宇给找到了吧?”慕容怀严厉地看着慕容雪,“说吧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为什么要把睿儿给带走?还有,他是谁?”

    慕容怀嘴里问得他,自然是站在慕容雪身后的那个眉尾有刀疤的男人。

    之前这个男人坐在车里慕容怀还没怎么注意,这会儿看到他跟着慕容雪进来,沉默不语地站在屋内,心中隐隐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慕容怀自认阅人无数,眼神很是毒辣,眼前这个男人肌肉线条紧绷,浑身剑拔弩张,而且明显不喜形于颜色,绝非泛泛之辈。

    “哦,他呀,哈哈,”慕容雪轻声笑了起来,“他是我在国外认识的朋友,叫洛哲,不怎么爱说话,不过十分值得信赖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慕容怀仔细打量了洛哲一眼,仍是觉得他是个危险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慕容雪怎么会认识这种,一看就带着危险气息的男人,不过当着洛哲的面,慕容怀就算再傻也不会说这些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谁,既然你是我妹妹的朋友,我就拿你当朋友。”慕容怀语气淡淡说着,隐隐带着几分威胁,“但是如果你做出半点伤害我妹妹的事,那就做好被拗断脖子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能这么说洛哲?他帮我做了很多事,真的是我的好朋友。”慕容雪不依地嘟起嘴,将怀里睡着的齐睿交给洛哲,这才继续问向慕容怀,“你说齐宇已经找过你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,雪儿,你可真是胡闹。当年你跟齐宇离婚时我就劝阻过,让你好好考虑,结果你一意孤行,离婚后就直接消失,一年多见不到人。现在又突然回来,还把睿儿给偷偷带走,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慕容怀边说边捏着胀痛的太阳穴,简直不知道该拿慕容雪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慕容怀一直很疼爱自己的这个妹妹,哪怕明知道她性格骄纵刁钻,也都尽量满足她的一切要求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,慕容怀明知道慕容雪偷偷带走齐睿不对,却并没有通知齐宇,反而替慕容雪打掩护,把她给带到了不容易被齐宇发现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哥,当年的事已经过去,就不要再提了,反正我嫁给齐宇就是个错误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脸上没有半点难为情,反而振振有词道,“睿儿是我的亲生儿子,我为什么不能带走他?齐宇喜欢孩子,可以再找别的女人生一个嘛,凭什么到处找警察通缉我?”

    本来慕容雪都没打算回来见慕容怀的,她本打算抱到睿儿就火速离开Y国,谁知道警察却封闭了各大出行枢纽,害得她只好暂时躲起来,想等风头过了再带走齐睿。

    “你们离婚时签署的有协议,睿儿归齐宇抚养,现在你不声不响把睿儿给带走,如果齐宇硬要给你扣帽子的话,这就算是绑架。”

    慕容怀没辙地看着自己这个想一出是一出的妹妹,“既然当年决定不要睿儿,现在为什么还要回来抱走他?”

    “当年我年纪小,做事冲动,现在想起自己怀胎十月才辛苦生下睿儿,我怎么可能会甘心把他留给齐宇呢?”慕容雪说着激动起来,“哥,你不知道生孩子有多么的艰难,这辈子我都只打算要睿儿一个孩子,再也不要再在鬼门关走一遭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,早知道这样,当年干嘛去了?都过去这么久了,又想来要孩子,我真是搞不懂你!”

    慕容怀重重叹了口气,对慕容雪的做法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不过说归说,看着满脸不甘愿的慕容雪,慕容怀还是下意识站在了自己妹妹这一边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先住在这里哪儿都不要去,我回去看看情况,然后找律师问下有没有什么胜算。”

    说着,慕容怀就朝门口走去,刚走两步定住脚,扭头叮嘱着慕容雪,“你最好是真心想要要回睿儿,而不是有别的目的,不然我第一个不会原谅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