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去小说网 > 替嫁娇妻:偏执总裁宠上瘾(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) > 第2151章 一年前,慕容雪的遭遇(1)
    慕容雪立即高声抗议起来,“哥!我想要回自己的孩子,还需要什么别的目的?我有那么不堪么!”

    这次慕容怀没再说什么,没趣地摸了下自己的鼻子,拉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慕容雪终究都是他的妹妹,身为哥哥他只能无条件站在慕容雪这边。

    既然她想要回孩子,他就竭尽全力,帮她跟齐宇争一回吧!

    等慕容怀走后,始终没出声的洛哲这才敛眉说道,“你哥哥好像并不怎么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哥就是这样臭屁的性格,对谁都不假以辞色,唯有我他才会多看一眼。”慕容雪伸手拍了下洛哲的后背,眯眼笑起来,“幸好有你在,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把睿儿给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你的宝贝,只要是你想要得到的,我都会不遗余力去做到。我说过的,这辈子我的命都是你的。”洛哲目光炯炯看着慕容雪娇俏的脸庞,语气终于不再疏冷生硬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的慕容雪心情十分高兴,“很好,我现在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做饭。”洛哲将仍旧睡着的齐睿放在沙发上,转身去厨房找东西。

    他转了圈很快出来,语气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冰冷,“冰箱是空的,我去买食物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买现成的吧,我突然想吃麻辣的东西,”慕容雪目视洛哲走到门口,不放心问了句,“对了,睿儿他怎么还在睡?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醒过来?”

    之前为了能够顺利把齐睿从商场里偷抱出来,洛哲刻意用沾了蒙汗药的帕子蒙住了齐睿的嘴巴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齐睿果然都乖乖在睡着,没有发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找到能安心的地方,慕容雪见齐睿仍旧睡不醒,这才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洛哲扭头看向慕容雪,知道她心里的担忧,淡淡说道,“不用担心,他年纪小对麻醉药敏、感,这才会多睡了会儿。等再过一两个消失,应该就能醒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这才放心下来,“那好吧,我守着睿儿,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洛哲出门去买吃的,很快走得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慕容雪留在房间里看着仍睡着的齐睿,伸手捏了下他可爱的脸庞,笑得十分得意,“宝宝,妈咪终于把你接回来了!以后我们母子俩再也不分离!”

    对于迷昏齐睿的事,慕容雪心里并没有半点内疚。

    她认为齐睿还小,就是因为什么都不懂,才会被人误导,对她避而远之。

    当然,慕容雪认为的这个“别人”,自然是指照顾齐睿长大的缪春花。

    她认为缪春花肯定偷偷给齐睿灌输了些可怕的观念,不然自己的宝贝儿子不可能像陌生人似得对自己。

    慕容雪相信血浓于水,现在她已经把齐睿给偷了出来,只需要好好带一段时间,齐睿就会明白,自己才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依靠。

    窗外日渐西斜,慕容雪看着天边堆砌着的云朵,思绪恍惚被带回到一年前,自己刚离开Y国时的景象。

    一年前……

    慕容雪自从跟齐宇离婚后,觉得自己的人生格外的失败,心情差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她直接飞到了巴厘群岛散心,看着眼前美不胜收的异域风情,情绪始终低落到不行。

    孤零零的她信步在海边走着,看着不时拍打到脚边的浪花泡沫,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这些易碎的漂亮泡沫,被生活给狠狠拍的稀碎。

    她根本就不应该爱上一个不该爱上的人,然后又赌气嫁给齐宇,一步错步步错,把自己的生活过得一团糟。

    海边的风有些咸腥,慕容雪低头想着心事,根本没注意有人一直跟在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等她察觉后已经晚了,只觉得后脑勺被重重砸了一下,软绵无力地摔到在沙滩上。

    异国他乡的风景虽然诱人,但是治安却绝对堪忧。

    沙滩上虽然人来人往,但是很多人看到慕容雪被砸昏倒下,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选择视而不见,谁也不想给自己多找麻烦。

    等慕容雪幽幽醒来后,才发现眼前黑漆漆一片,后脑勺也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她努力想要看清周围的东西,然而四周没有任何光线,眼睛毫无用处,就像置身在令人窒息的黑暗地狱。

    慕容雪挣扎了下,才发现自己被绑着,根本就挪动不了分毫。

    她心里顿时惶恐的厉害,第一反应就是高声呼救,耳边却突然穿啦奇异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沙沙,沙沙沙……”

    这诡异的声音在黑暗的角落里响起,瞬间令慕容雪汗毛倒竖,脑海中跳出长满鳞片的冷血爬行动物——蛇!

    慕容雪最怕的就是这些东西,尤其是它们猩红的蛇芯子,和毫无温度的层层鳞片。

    她拼命想要在黑暗中看到那些可怕的东西,可是越是着急,越是看不到,胆怯扼住了她的喉咙,令她连高声呼救都忘了。

    “救命!救命!”

    就在慕容雪吓得浑身发抖时,身旁不远处却传来急促的低呼声。

    人总是这样,不管在什么样的境遇,只要有同伴就总会安心不少,慕容雪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她瞬间欣喜起来,低声问着黑暗里的人,“你是谁?我们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然而她的问话并没有得到回答,回应她的是越来越密集的沙沙声,以及痛不可当的低吼,“啊!啊——!”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言犹在耳,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匕首戳在慕容雪后背上,令她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她看不到发生了什么,却能够清楚猜出黑暗里的画面,角落里应该有个人跟她一样被绑了起来,现在正被数不清的毒蛇给噬咬!

    就在这时,慕容雪觉得脚下重重晃了一下,正头昏脑胀间,一缕月光似乎从什么地方投下来,令她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,渐渐能够看到东西。

    她这才看清楚,自己似乎被丢在一间货舱里,身上被粗暴的麻绳捆着,根本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而在她的不远处,正上演着如她猜想般的地狱般的一幕:在船舱的角落里,缩着个被五花大绑的金发白种女人。

    那女人身上穿着因为脏污看不出颜色的沙滩长裙,果露在外的胳膊和大腿上缠满了红绿相间的毒蛇。